美術、體育不好好上也沒關係?長大之後我才知道這些「非主科」的重要性

美術、體育不好好上也沒關係?長大之後我才知道這些「非主科」的重要性
Photo Credit: telmo32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我們都覺得沒關係,反正這又不是主科,多時間還可以拿來背單字、寫數學。但是,真的沒關係嗎?

「我要捏爆你的XX體!」這句不能在大雅之堂公開說的話,是我對高中美術課唯一的印象。

高中畢業多年後,我認識一個大學女生,注意到她非常擅長以圖像表達,隨時能以各種色筆在紙上作圖,將正在討論的概念圖像化,甚至畫可愛的動物吸引大家的目光。

每次當她想說話時,一亮出充滿圖畫的思維紀錄,還沒開口就得到眾人「哇噢」一聲讚嘆。她並沒有讀過美術班,也沒花大錢學過畫,只是在高中時有個美術老師,曾經用心教導學生用圖像表達,而她又本身有興趣,就不斷練習與運用這個技術,大學時就很擅長了。

我高中的美術課呢?我只記得,我的美術老師(也許是之一)是一個莫約50餘歲的阿伯,我們當時用的課本,主編正是他。他沒有一次上課準時到達,有時遲到20多分鐘。到達課堂時,就在學生桌椅之間遊走,和同學說些瘋話。

真的是瘋話。例如,可能問了某同學體重,然後大喊:「你太瘦了!我要捏爆你的XX體!」10~20分鐘後,自顧自揚長而去。留下全班同學面面相覷,覺得荒唐又好笑。我們都覺得沒關係,反正這又不是主科,多時間還可以拿來背單字、寫數學。

真的沒關係嗎?

膚淺空洞的教學,日後發現大吃虧

在高中畢業多年之後,才發現過往以為沒關係的科目,關係都很大。

原來美術所培養的直覺與品味會影響了我們的工作成果,因為我們日後需要架設個人網站、製做投影片,都會用到色彩、圖像、空間配置。更不用說,我們和重要人物(例如心儀的對象)見面時,挑選與搭配衣物會影響我們的人際關係。

在高中之前,這部分的神經元都沒有被開啟運作,後來也就日漸萎縮,我直到今日才想彌補這些弱點,實在事倍功半。

這樣的情況其實不只發生在美術。

例如體育課,有些老師上課的方式就是帶個操,之後讓學生自己組隊打籃球。而多數不想流汗的女生和想偷懶的男生 — 其實也正是特別需要運動的那群,就坐在樹下聊天。

直到多年之後,我們自己會發現,當初體育課沒有幫助我們找到適合自己的運動習慣、找到愛好的運動方式,是自己吃了大虧。

Photo Credit: JD Hancock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JD Hancock @Flickr CC BY 2.0

責難教師?責難學生?也許都不是

我曾經和任職教師的朋友談過這件事,雖然我沒有責難意圖,但他還是很認真地解釋教學上的難處:

「這些非主科,學生不見得想學,有時候教得認真、對學生有所要求,某些學生或家長還會和校長抱怨,希望學校在這些非主科少上點課呢。許多老師就這樣心灰意冷了。」

也許真正的問題,出在老師和學生無法自由相互選擇的教育制度

因為學生沒有機會選擇老師,所以不會意識到同一個科目,可以有不同的教學深度、不同教學目標與風格。

因爲沒有機會選擇,所以「什麼樣的教學適合我?」「這門課目在未來有沒有價值?」這些問題從未在腦中出現。因為沒有機會選擇,所以在上課時沒有收獲的時候,也覺得無可奈何,聽任時光流逝,自己的潛力在無所作為、空洞學習中枯萎。

因為老師們所教的學生都是被排定的,所以不用去爭取學生上課,不用和學生討論這門課的價值。因為老師面對的學生都不是自願選擇的,所以期待、想法、需求各不相同、難以統一,也難以因材施教,所以有些老師乾脆自我放逐,以阻力最小、期待最小的方式上課,反正沒人在乎的話,就混日子等退休。

今天,翻轉教室已成風潮,何時何日,我們可以(開始嘗試)「翻轉校園」呢?

不同教學特長的老師,可以各自爭取在思維、特質上合適的學生 — 想學深學精的,和那些想淺嘗即止的學生可以分開;想學習精深技能力學生和想自由創造的學生也可以分開。至少,和升學無關的科目:美術、體育、工藝、家政…似乎沒有不這麼做的理由。

今日多數校園,還是被僵硬的班級制度主宰,僅有少數高中稍微開始嘗試選課制度。期待學習的自由更多交到學生手中,教課的創造力也能更多回歸教師手中。

本文獲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商周網站專欄部落格。
出處聯結:學與業壯遊(作者網誌)

Photo Credit: telmo32 @Flickr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