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的兩難》:廣島原爆後,許多人開始考慮建立「世界政府」

《囚犯的兩難》:廣島原爆後,許多人開始考慮建立「世界政府」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子彈改變了戰爭的面目,對此很少人比英國數學家、哲學家和神祕主義者羅素(Bertrand Russell)有更深刻的認識。在廣島轟炸之後幾個星期內,世界上有許多人開始考慮建立世界政府,羅素是其中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威廉・龐士東(William Poundstone)

羅素

原子彈改變了戰爭的面目,對此很少人比英國數學家、哲學家和神祕主義者羅素(Bertrand Russell)有更深刻的認識。在許多方面,馮紐曼和羅素是相同的,雖然也有許多明顯的不同。兩人都是當時最受尊敬的思想家,在他們事業的關鍵階段,都關心數學的公理化。在他們生命的後半段,馮紐曼和羅素又都部分放棄了數學,把大部分時間花在戰爭與和平的事務上。羅素不是賽局方面的理論家,但他取名的「膽小鬼困境」是賽局理論分析得最多的一種賽局。

羅素生於一個貴族家庭。十一歲時他聽哥哥說,幾何學的公理是不能被證明的,因此大為失望。後來他在劍橋的三一學院開始數理邏輯的研究事業。

羅素身上帶有一種強烈的神祕主義色彩——在數學家身上並非罕見的特性。一九○一年,他二十八歲,一段神祕的經歷使他變為和平主義者。羅素在自傳中寫道:「突然我腳下的地面沉沒了,我發現自己處於完全不同的世界……五分鐘過去,我變成了完全不同的人。有一陣子,一種神祕的光芒籠罩著我……在這五分鐘內,我從一個帝制擁護者變成了一個親波爾人士與和平主義者。」

在一次大戰期間,羅素仍然是堅定的和平主義者。他由於宣揚反戰的觀點而被處以罰金,後來又被判入獄六個月。和平主義的政治立場也使他失去了在劍橋的職位。

一九二○年,羅素訪問了新誕生的蘇維埃聯邦,但很不喜歡他在那裡見到的一切。他寫了一本書《布爾什維克的理論與實踐》譴責布爾什維克的極權主義統治。這是政治自由主義者對共產主義的最早批評之一。

羅素在他中年時已經家喻戶曉:不僅是哲學家兼數學家,也是相對論、婚姻和教育理論暢銷書的作家。他常在公眾前拋頭露面,報章雜誌常引用他的話。一九三○年代末和一九四○年代初,羅素在美國度過。他被紐約城市學院聘為教授,但被法院的一紙命令撤銷,部分是由於他對性抱持自由派觀點:他認為婚外性行為沒有什麼錯。費城的百萬富翁巴恩斯在他面臨失業困境時救了他,提供一份巴恩斯基金會屬下的一個相當「實驗性」的藝術學校和博物館講課的合約。但是兩人後來發生衝突,一九四四年羅素回到英國,在劍橋重新謀得職位。

日本投降以後,羅素同馮紐曼一樣相信與蘇聯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廣島轟炸之後沒幾天,羅素在《格拉斯哥先驅報》上發表一篇文章:

蘇聯肯定將學會如何製造它(原子彈)。我認為史達林已經繼承了希特勒統治世界的野心。人們將會看到美國和蘇聯之間的戰爭,這場戰爭將以倫敦完全毀滅開始。我認為這場戰爭將持續三十年,留下的世界將不再存有文明人,一切將從頭開始,其過程將需要(比如)五百年……只有一件事,而且只有一件,可以挽救世界,但這件事我不應該夢想實現,那就是美國在今後兩年內對蘇聯宣戰,利用原子彈建立世界帝國。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羅素在英國上議院發表演說,再次提出同樣的觀點。他說:「當我走在街上看到聖保羅大教堂、大英博物館、國會大廈以及代表我們文明的其他建築時,我透過心靈的眼睛看到這些建築物夢魘般的景象:變成一堆破磚碎瓦,周圍滿是屍體。」

羅素預測原子彈將會愈來愈便宜,而且會擴散。他甚至預測氫彈也總有一天會做出來。這些預言在歷史回顧中也許被認為理所當然,但在當時,許多真的研究氫彈的人說的正相反——氫彈太貴太貴了,在可預見的未來是做不出來的;蘇聯擁有自己的原子彈恐怕得等十年、二十年;氫彈也許永遠做不出來。

世界政府

在廣島轟炸之後幾個星期內,世界上有許多人開始考慮建立世界政府,羅素是其中之一。一九四五年十月,羅伯茲法官在新罕布夏州的都柏林召集了一群著名的科學家、文藝人士和政治家,創立一個名為「現在就建立世界政府」的組織。原已存在的「世界組織美國聯合會」更直截了當更名為「世界政府美國聯合會」,公開宣稱其目的是「把聯合國憲章的精神注入一個適當的世界機構,讓它有維持和平的主權」。芝加哥大學的一個小組代表該機構起草了世界憲法。

柯辛斯的書《退化的現代人》清晰描繪了人們對於世界政府的觀點。其他許多知識份子,包括那些在理論科學領域的人,頗為同意這個構想。天文學家謝普利和物理學家康普頓發言支持世界政府。當時最著名的科學家愛因斯坦呼籲建立一個「超國家」的實體以管控原子能。泰勒和歐本海默也如此呼籲,他們常表現出直接的強硬立場。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六日,美國陸軍頒發感謝證書給洛斯阿拉莫斯的工作人員。歐本海默在接受證書時說:

如果把原子彈加進充滿戰爭威脅的世界的武器庫裡,或者加進正在準備戰爭的國家的武器庫裡,那麼洛斯阿拉莫斯和廣島這兩個名字被人類詛咒的年代將要來臨。

全世界的人民必須團結起來,否則就會滅亡。這場嚴重蹂躪地球的戰爭已經寫下了這句話。原子彈已經為所有人闡明了這句話。過去有些人在其他時間、在別的戰爭中或別的武器對抗中,也曾經體現這句話,但是沒有成功。有些人由於誤解人類歷史,認為這句話今天也許不會實現。我們不該相信這一點。在共同的危險面前,我們承諾透過我們的工作,獻身於以法律和人道主義團結起來的世界。

並不是只有知識份子鼓吹建立世界政府。一些政治領袖、甚至是杜魯門總統,也小心翼翼談到這方面的問題。在戰爭即將結束前,杜魯門總統在堪薩斯城說:「就像我們在美利堅合眾國很容易和睦相處一樣,各個國家也可以在世界共和國容易地和睦相處。」

有一陣子,美國參議院十分嚴肅地辯論過世界政府的問題。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四日,愛達荷州參議員格倫・台樂提出了建立世界共和國的一份決議案。

鑑於原子彈及其他新式可怕武器的出現,如果世界被捲入另一場戰爭,人類及文明可能被毀滅;鑑於在參加這場戰爭的士兵們回家之前,一些國家之間早已開始另一場競賽,訓練出更龐大的軍隊,生產更科學、更恐怖的武器,數量愈多愈好,因此,美利堅合眾國參議院決定,指派其駐聯合國的代表團以加倍的努力,虔誠和熱切地促成全球協議,以達到以下目標:

立即限制和壓縮、最終要廢除軍備,宣布所有軍事訓練和徵兵為非法,只有聯合國安理會為維護世界和平而認為必需的警察部隊除外;宣布不管因何目的生產和使用原子彈及其他所有原子武器為非法;宣布生產和使用任何種類和性質的其他武器和戰爭工具為非法,只有聯合國安理會為維護世界和平而認為必需的這類武器除外……為此,我們強烈要求我們駐聯合國的代表團盡一切可能的努力,促成一個不分種族、膚色、宗教信仰,基於民主原則和普選權的世界共和國。

格倫・台樂在參議院影響力不大。他是愛達荷州一個牧師和農場主的兒子。在競選參議員之前,他因為在一個西部牛仔樂隊中當過巡迴演出的演員和樂手,而使輿論一片困惑。他這個冒失的建議是他當參議員以後提出的第一個提案。

格倫・台樂十分憂慮原子彈突襲,認為其威脅若成為常態會毀滅道德。他告訴國會:「如果一個人感到他也許不會活著看到另一個早晨的曙光,他可能決定今天晚上就出去狂飲和尋歡作樂。如果這種宿命論的態度蔓延開來,天知道世界會發生什麼。」

相關書摘 ▶《囚犯的兩難》:美國海軍部長不排除對蘇聯動武,參議員拍手說棒極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囚犯的兩難:賽局理論、數學天才馮紐曼,以及原子彈的謎題》,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威廉・龐士東(William Poundstone)
譯者:葉家興

賽局理論是一門「衝突的科學」,戰爭是人類最激烈的衝突
馮紐曼從對遊戲的洞察中,創建了影響深遠的賽局理論
為了贏得賽局,你必須考慮對手的選擇,而對手同時也在考慮你的選擇

出身奧匈帝國的馮紐曼,很早就在純數學和數理物理學的領域贏得天才的聲譽,他在二戰期間為曼哈頓計畫效力,冷戰開始之後為蘭德機構服務;他是賽局理論的主要創始人,試圖探索:在每一種利益衝突的情境下,是否都存在著合乎理性的行動方針?

「囚犯的兩難」是最經典的賽局,在冷戰高峰的一九五○年代由蘭德機構提出,美蘇核武競賽即是典型案例。由於和人類的生存緊密相關,「囚犯的兩難」旋即成為二十世紀最基本的哲學和科學課題,並廣泛應用於生物演化、社會組織、政治決策等涉及利益衝突的領域。

暢銷作家龐士東以淺顯易懂的語言解說賽局理論的精要,並穿插馮紐曼的個人軼事,以及理論誕生的時代脈絡。賽局理論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衝突情境的本質,進而擬定合理的決策;如何突破「囚犯的兩難」困境,創造促成共同利益的方法,則是當代賽局理論應用者尋求的目標。

(左岸)0GGK0287囚犯的兩難-立體_300dpi
Photo credit: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