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大台化」的進步與建制派的落後

「去大台化」的進步與建制派的落後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眾過去中心化時的持份者,諸如政治組織或者議員,沒有在活動過程中嘗試再建大台去掌握指揮權,而是靈活機動,運用自己的身份在運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莫梓俊

隨著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以及其後的大撤退,這一輪的大型社會運動看似暫告一段落。但是主策已完,副策又生,衝擊過後,又是雙方一浪接一浪的輿論戰。曾經認為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社會不可能在短期內再次聚集足夠民氣又一次發動大型群眾運動,結果卻是令人驚喜,群眾不但達成了跨陣營的和解,更以新的形式回歸,與之相映的,則是部份建制陣營人士的落後意識與觀點。

今次運動的最大進步可說是其組織性。在雨傘運動中後期,對部份人士或者組織的「大台」行為的批評逐準浮上水面,更有意見認為正是「大台」令到運動的戰果被限制或者「膠化」,驅使運動失敗及產生其後諸如退聯等一連串「拆大台」的行動。在當時反對「拆大台」的意見當中,就包括質疑「拆大台」後是否還有能力能夠聚集群眾及有效指揮,今次的運動似乎就證明這個「去大台化」的可能未來。

在運動中,群眾透過各個社交軟件或平台自發組成不同群組,去組織、商討、執行,無論是信息的收發或是意見的發表,真正做到了一呼百應。相比起2014年,民眾不再是等待著指揮的個體,而是可以參與整個決策過程,對於下一步給予意見。另一方面亦要讚賞一眾過去中心化時的持份者,諸如政治組織或者議員,沒有在活動過程中嘗試再建大台去掌握指揮權,而是靈活機動,運用自己的身份在運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例如鄺俊宇及譚文豪,他們今次的表現受人稱許,除了是因為相當落力外,亦關乎他們為自己在運動中找到一個適合的角色。

sipaphotosnine589378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泛民議員為自己在運動中找到一個適合的角色。

文宣工作亦是一大進步。脫離了雨傘運動時的黃藍兩極,今次的文宣組嘗試爭取更多求安定、沒甚立場的中間甚至淺藍民眾的支持,透過強調送中帶來的經濟衝擊等論點,反過來利用大眾求安穩、對衝突反感的特點,游說他們支持反送中。而手法上更是「師夷之長技以制夷」,按年長一輩的閱讀習慣,制作「長輩圖」或其他長輩溝通口吻去包裝文宣,打破了年長一輩被建制文宣壟斷的局面,由過往長幼兩輩因立場反面變成如何爭取長輩改變立場。

最難得可貴的,是看到過往因行動信念而見分歧的各個派系,能夠打出「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不譴責」的名號下共同合作。「和理非」與「勇武抗爭」也許是過去五年民主運動其中一個最大的討論,兩個派別互相指對方的行動將會破壞整場民主運動的努力。然而也許有林鄭這位最大的敵人,這兩個派系終於願意彼此合作,無論是教徒們於中信橋淨化克警,還是抗爭者於前線與克警多次交手,事實證明了這兩種行動方式互相支援,缺一不可,確實活出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精神。

而與之對比的,卻是部份建制成員過時與落後的觀念。整個運動中,建制派議員諸如何君堯、梁美芬等流當然盡心盡力去批評抗爭者,但觀乎其最常用的理由不外乎是民眾被煽動、有境外勢力的參與、背後有金主。觀乎整個建制陣營,似乎不分高低都保持著這個統一口徑,例如導演高志森就引述一位「 北京前新華社的朋友」的消息,咬定抗爭者召集了末期病患者當死士,有高人背後教路文宣創作。浸大協理副校長楊志剛表示抗爭者擲磚時手法純熟,衝擊時冷靜兇狠,絕非日常在大學遇見的學生,又咬定是有「訓練有素的黑手」有預謀地衝擊警隊。

sipaphotosnine634372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此情此景,是否相當熟識?時間回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一班建制派就是用同樣的理由質疑當時的抗爭者,最知名的要數葉劉淑儀力數當時的學生都「不是省油的燈」,因為他們會推鐵馬水馬,又指示威者利用通訊軟件溝通,證明他們有「精密部署」。五年過去,似乎一眾建制派似乎並無與時並進,甚至連進步都無。新鮮出爐的代表則是前行政長官、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指部份衝擊者「手法專業」,必須徹查背後受到甚麼人指使。

在抗爭者的手法不斷改進的同時,建制派卻時落後了最少五年的光景,打算以其過時的觀點爭取支持,恐怕成效甚微,若說這只是北大人要求的統一口徑,恐怕各位大人不斷重覆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話是無法說服他人的,而如果各位是真心相信,我倒是擔心起各位的智商。

筆者執筆之時,網絡上正宣傳著7月7日的遊行,會否演變另一大型民眾衝突尚在未知之數,但有幾點是各位抗爭者需要小心,一是處理「和理非」與「勇武抗爭」的平衡,觀乎不同平台,兩者予盾依然存在,只是在「四不」的口號下維持合作。其二是在不分化的原則下,許多對行動的質疑聲音都被壓下了,但這些質疑的聲音亦可以是幫助行動更有效的意見,不應全部禁絕。行百里者半於九十,香港人的民主路仍需慢慢前行,大家共勉之。

相關文章:

衝嚟做咩?——衝擊立法會示威者的心態

譚詠麟其實不是藍絲,你知唔知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