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從容優雅的「游牧性格」,公務體系也對遲到習以為常

蒙古人從容優雅的「游牧性格」,公務體系也對遲到習以為常
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蒙古的台商或非營利組織,亦常抱怨蒙古行政機關的效率低落,且與地狹人稠的台灣相反,地廣人稀的蒙古,當然會有不同的發展策略,即便是要勉力自給自足,抑或要獨立發展經濟,都有待官僚體制進行長遠的規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離開首都烏蘭巴托,途經依然塞車得水洩不通的市區後,直接南行往鄰近的中央省邁進,視野截然不同,以柵欄圈住一小片草原,中央建有自成一格的平房甚至蒙古包的民居比比皆是。

電線桿則規律矗立其間,並有馬匹牛羊在大道或民居附近安逸地吃草踱步。原野中偶見以數個橡皮輪胎半埋土中圍成邊界,原來圈出一塊土地便代表此地已有主。途中尚經過大轉彎的西伯利亞大鐵路蒙古支線,鐵道穿過無際草原也消失在地平線,這正是蒙古的日常景觀。

蒙古,自成吉思汗統一蒙古高原,以三次西征創建之蒙古帝國揚名全球。後在1990年和平轉型為民主國家,與台灣相同實行「半總統制」,並仰賴地下豐富的礦產,曾於2011年締造驚人經濟成長率,但由此而生的國內貪腐與操之在人的國際價格崩盤,重創國內經濟,終在2016年蒙圖大規模貶值,經濟出現危機,失業率高漲,政治動盪不安,徒留2016年舉辦之亞歐會議塑像見證榮景時的意氣風發。

2016亞歐會議雕像
2016亞歐會議雕像|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商業氣息濃郁的「總統級」景點

2017年6月進行的總統大選,國會第二大黨民主黨、知名國手巴特圖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當選總統,形成總統與總理不同黨的格局,相當程度映照出蒙古人民對現狀的不滿。但沒想到此行也能與高高在上的蒙古總統搭上關聯,因中央省最重要兩大景點恰恰便是現任總統的產業,堪稱是「總統級」景點。

其一是成吉思汗騎馬塑像。

此景點名列金氏世界紀錄,為全球最大成吉思汗雕像,近景區碩大無與倫比的成吉思汗騎馬雕像遠望即現。穿過蒙古騎兵凱旋門,雕像的巨大威望更盛,各國遊客如織,連蒙古雄鷹也傲立在園區廣場旁,一副伴著成吉思汗狩獵的英姿。

成吉思汗騎馬塑像
成吉思汗騎馬塑像|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但此處是我認為商業氣息最濃郁的蒙古景點,一入雕像底座,專業的紀念品商店、蒙古郵票明信片販售處、蒙古傳統服飾租借處環繞而設,中間巨型馬靴、腰刀皆配合雕像大小傲視於大廳,加上傳統蒙文書法揮灑,登時吸引遊客目光,馬上就有韓國妹子改換皇后高帽禮服合影。

不過我們先行電梯換樓梯,從雕像馬身內躍出,登上於馬鞍的雕像展望台,成吉思汗騎馬雕像以不鏽鋼建成,走沉著穩重風格,成吉思汗端坐馬上,沒有虛華的模樣,直接以睥睨一切的姿態,展現成吉思汗的帝王風範。

展望台上除廣袤草原與無邊視野迷人外,更重要的是能與成吉思汗進行跨越百年的近距離自拍!大家簡直拍到忘我,花招百出,笑得無比開心。自拍完後便繼續到地下樓層小型博物館參觀,再回大廳商店大肆採購,這景點的魅力實在無窮!

「總統級」景點背後蘊含的意義

其二是十三世紀民族風情園。

本景點佔地相當廣大,也有牛羊放牧其間,以眾多十三世紀蒙古帝國時期復原營地,來介紹蒙古的軍事、宗教、文化各層面。

十三世紀民族風情園
十三世紀民族風情園|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營地間相隔頗遠,首站為護衛營,雖名為護衛,卻是蒙古帝國得以稱霸高原,乃蒙古大汗功臣貴族後裔方能擔任的「怯薛」組成之精銳禁衛軍團,實力不容小覷。護衛營最重要的特色是讓遊客能換上當時蒙古軍裝,體驗蒙古騎兵征服世界的精強,但層層軟甲,厚重頭盔,手持彎刀、盾牌或長矛卻讓大夥模樣逗趣好玩,沖淡不少肅殺氣氛。

再驅車至成吉思汗大帳宴飲,伴著馬頭琴演奏,食材雖簡單,僅是羊肉湯麵與烤餅,但既有蒙古西征簡易樸實的戰地野餐概念,又有羊肉鮮甜美味,反倒讓連日大魚大肉的我們讚嘆不已。

羊肉湯麵
羊肉湯麵|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不過景區道路頗為顛簸,所幸蒙古司機身經百戰,精通閃躲巨石,迴避水道,才能順利讓我們持續往下個營帳挺進,其他營地中有提供傳統蒙文書寫遊客姓名服務,蒙文書法秀麗飄逸,被我視為珍寶護攜回台灣裱框。

另有罕見的薩滿營地,見證迄今猶存的蒙古薩滿信仰,該營地仍偶有薩滿巫師至此祈福,保留獻祭場地與蒙古各地不同如布里亞特、查坦族薩滿巫師帳篷及服飾等。我們多了許多敬畏之意,也不敢造次。

最後營地以奇岩為特色,蒙古高原地形平坦,但偶有風化巨石裸露堆積,因其形狀便穿鑿附會出許多人物或動物的奇幻故事。只是遊玩整天,連導遊都有些疲憊,帶我們穿過一線天巨石步道後,一行人便慵懶斜躺巨石上,眺望峽谷風光閒聊。

薩滿信仰
薩滿營地|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有效能的官僚制度在發展中國家的重要

言談之間,我驚覺總統的產業不只此處,甚至遍及麵粉工廠與我們在市區品嘗過的餐廳,而且蒙古富者亦富,貧者亦貧的狀況比比皆是。烏蘭巴托市區中紳士名車川流、名媛穿金戴銀、高檔圍巾大衣與郊區雜亂無章、難以自給的民居、牧區遇寒害牛羊一夜凍死、身家一夕無存的牧民都在顯示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

綜觀歷史,後共產國家無論是以「震盪療法」或和平轉型為民主國家,在轉型期間總會有國營企業迅速私有化的階段,財富會被當時幸運又有慧眼之少數人掌握,財富快速集中後,貧富差距急速拉開,此時唯有國家機器介入,依賴有力的官僚體制設法透過法規制度弭平,往往陷入無盡深淵,難以翻身。

求學時期,授課業師更曾講述一個理論:「波拿巴國家」,波拿巴正是鼎鼎大名的法皇拿破崙之姓氏。而粗淺來說,便是如同拿破崙般軍閥出身政權,最終以軍事為根基,大幅掌握國家機器,形成獨裁統治。

但我此處要提到的重點並非獨裁,而是波拿巴國家透過持續擴張的官僚體系與公務人員,以國家資本主義出發,往往在初期可達到可觀的經濟成果。如同台灣早年諸多菁英官僚輩出,推行「十大建設」、進口替代,創造出「台灣奇蹟」。

再者,蒙古的「游牧性格」深植人心。意即蒙古雖然志在成為「亞洲的瑞士」,卻仍以牧區鬆散的生活習慣,走慢步調進入現代社會。無論是商業行為或公務往來,皆「優雅從容」,不以遲到為忤。

在蒙古的台商或非營利組織,亦常抱怨蒙古行政機關的效率低落,且與地狹人稠的台灣相反,地廣人稀的蒙古,當然會有不同的發展策略,即便是要勉力自給自足,抑或要獨立發展經濟,都有待官僚體制進行長遠的規劃。

因此在我看來,既便從「現代化理論」或「依賴理論」,邁向已開發國家的關鍵應該都是「清廉有效能」的官僚體系及公務人員。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陷阱」往往就落在許多大而無當或無遠見的規劃。更甚者,直接陷入貪腐惡性循環的可怕困境,萬劫不復。且貧富差距縮小與社會階層流動,以及讓蒙古的游牧性格如何適應商業社會的變動,政府機關的擘劃經營與行政效率必有風行草偃之功,無疑是重中之重。

台灣與蒙古:也是能互補的市場

最後,台灣與蒙古的官方淵源,除了文化面的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與政治面的駐蒙古代表處(駐烏蘭巴托台北貿易經濟代表處)外,經貿的交流不算頻繁,但蒙古高等教育似乎有「台灣化」傾向,簡言之就是大學林立,致使蒙古人力資源不差,或許是未來台灣能考慮引進勞工的對象。

另外,旅遊業是蒙古的支柱產業,也推薦到蒙古一遊。當行走於草原,每每有牛羊馬群悠哉橫過路面,待我們緩緩逼近驅趕,便如潮水般向兩旁退去,我們穿行於羊群間,徐徐趕完牛羊後,再自圓滾滾的可愛雪白綿羊旁呼嘯而過,壞心地感受牠們驚慌的神情,也親自體驗蒙古牧羊人的日常。

就這樣幾次流轉,「千里黃雲白日曛」的黃昏景致便浮現眼前。在蒙古,常體會到原來人生不過如此,只有一種且行且珍惜的豁達!不過受限於季節,「大漠窮秋塞草腓」的邊塞風光只能留待下次再訪蒙古了,在我心中,真的永遠只有蒙古,能超越蒙古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高紹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