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韓粉」變成保守派代名詞,北漂青年們開始「遇韓不投」

當「韓粉」變成保守派代名詞,北漂青年們開始「遇韓不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韓粉」的眼中,韓國瑜除了可以拿回自己失去的利益,還能教訓民進黨拿回政權,基於「能贏就好」的信念,韓國瑜能力、人品如何顯然都不是重點——但當時那些北漂青年已不那麼想。

韓國瑜之所以可以無視市政空轉的批判,同時將責任轉移到中央身上,憑藉的就是韓粉胳臂往內彎、不分是非的內聚力與排他性。

不可否認的是,從去年選戰迄今,韓國瑜透過仇恨與二元對立的邏輯與自身操弄民粹政治的天分,成功將韓粉動員起來並成為一股新的政治勢力,不僅夷平了民進黨執政以來政治板塊,同時也摧毀了國民黨菁英政治的建制。隨著韓國瑜的政治誠信與執政能力備受質疑後,同時也催化各類傳統菁英藍的反撲力量,這股浪潮隨著郭台銘參選以及資深媒體人的表態批判,達到最高峰。

面對輿論的批判、高雄市民不滿以及藍營支持者的反彈,韓國瑜的支持率與民調開始下滑,在危機感之下,韓國瑜索性放下登革熱蔓延的風險,啟動在全台各地的造勢,規格之高、地方派系動員之強、韓粉向心力之高可能是任何政黨初選未曾見過的景象。

韓粉的支持動力為何?他們內心世界有何想法?他們如何看待韓國瑜的人格特質,成為研究台灣政治的重要課題。

凝聚韓粉的真正力量:保守勢力

深入觀察,「痛恨民進黨」可能是韓粉最大的情感交集,即便討厭民進黨的理由不盡相同,但是保守主義應該是共同的語境邏輯,而韓國瑜對於這群人不僅是主持正義的代理人,更是回到國民黨統治「那個美好年代」的救世主。

有些軍公教因為年金改革產生相對剝奪感,因此韓提出檢討年改甚至恢復十八趴就讓他們感激不已;一些人認為民進黨大搞文化台獨要毀滅中華民國,所謂的公民社會就是對黨國體制的解構,婚姻平權無異傳統價值塌陷,揚棄九二共識象徵兩岸關係走向戰爭,這些人活在彼時的威權的政經體制,崇拜權威而且痛恨多元開放的平等精神,一首夜襲就把黨國的基因給激化出來。

韓國瑜的肢體語言、講話的口吻、文宣的調性與美學大致符合這些人的感官品味,回歸到1980年代的時空情境滿足了「沒有民進黨、沒有太陽花、沒有公民社會」的虛假意識。

韓國瑜新竹造勢__大批支持者到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庶民總統支持者的背後,充滿了靠體制得益的群體

這些人在黨國體制下,多半是扈從制度的既得利益或分配者,無所不在的特權不僅使其擁有較佳的政治地位與社會關係,也擁有與之相適應的經濟收入與文化霸權,因此他們擁有與生俱來的莫名優越感。諷刺的是,這些自詡是菁英的人士不願承認,他們並不是個人條件與努力奉獻成就了自身價值,而是這套特權制度的受益者。

在他們眼裡,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與各項改革,正是剝奪了黨國特許的權利,如果其他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此無能為力,韓國瑜自然成為建制派以外的首選,除了拿回自己失去的利益,韓國瑜還能教訓民進黨,完成少康中興甚至奪回政權,「能贏就好。基於如此執著信念,韓國瑜能力人品如何,與地方派系存有什麼複雜的淵源顯然都不是重點。

由此觀察,部分的韓粉對於國民黨傳統的菁英建制心存不滿,在他們心中馬英九執政成績不佳,又無法解決王金平的政治問題,是導致國民黨敗選的歷史罪人;朱立倫雖然有著顯赫的學經歷與背景,但是第一時間怯戰而後換柱也是藍營走向衰敗的象徵;吳敦義主政的黨中央,無力提出有效論述與對策來抗衡民進黨的「政治追殺」,更沒有端出贏的人選與策略的條件。

「接地氣」的形象,其實建構在邊緣人之上

韓粉固執認為,放眼望去,馬朱吳等人或立法院等青壯派菁英,都是國民黨培養出來的一時之選,拿中山獎學金且都位居高位,為何不能解決國民黨困境,而且「放任」民進黨在轉型正義、年改與黨產等議題「倒行逆施,胡作非為」?如果建國民黨制菁英對大局無能為力,不如讓「接地氣」的韓國瑜完成重責大任。

在高雄選戰裡,證明韓確有選戰天分並掀起台灣政壇千堆雪效應,這此背景下高雄市政如何荒唐,韓國瑜身邊根本無幕僚、對於治理國家全無方案似乎也不重要了,因為他真心相信:「錯過了韓國瑜這次,國民黨再也沒有更好機會奪權」,既然勝選才是王道才有出路,韓國瑜本身的性格缺陷與能力完全不是考量重點。

有趣的是,對於人生處於魯蛇地位的中年失業老藍男而言,韓國瑜的成功模式簡直就是自己可以得到救贖的希望,韓國瑜在卸任立委接任北農總經理翻身前,過的就是鬼混江湖邊緣人的生活,五湖四海或打麻將的酒精人生,反成了特定媒體以「接地氣」出場的造神形象,在這些市井小民眼中,韓國瑜彷彿就是自己的希望寄託——如果他可以,為什麼我不可能?

這種同理心的投射下諷刺的是,這些人看到的是韓國瑜自封的「庶民形象」,卻從來不知道韓的權貴身份,韓國瑜的崛起有其特殊的時空背景與政經脈絡,不可能再重來,也無複製的條件。

韓國瑜視察登革熱防疫成效(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種同理心的投射下諷刺的是,這些人看到的是韓國瑜自封的「庶民形象」,卻從來不知道韓的權貴身份,韓國瑜的崛起有其特殊的時空背景與政經脈絡,不可能再重來,也無複製的條件。

曾經是最有力的支持者,「北漂青年」開始「遇韓不投」

最早醒過來的韓粉,可能是去年因為「北漂青年」文宣,從而支持韓國瑜的青年世代。

在年輕朋友的心中,韓國瑜現象只是一場宿醉掙扎的過程,去年基於創新改變或是試圖擺脫高雄又老又窮的困境將票投給他,然而今年看到韓國瑜選上後市政荒唐表現後,頓時間覺得自己頭痛欲裂痛苦萬分,不僅選擇拋棄這種政治人物,並且用具體行動進反制,這就是韓國瑜在四十歲以下青年世代民調崩盤的原因,也是罷免韓國瑜將成氣候的動力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