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我拒絕了普通高中,才發現職校的標籤永遠無法撕下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我拒絕了普通高中,才發現職校的標籤永遠無法撕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高中在技職體系,大學唸外文,研究所轉向國際關係領域,目的是為了想走相關領域的涉外事務工作,這是跳出舒適圈的機會,也給了我很大的挑戰,更讓我懷疑是不是被既有的教育體制騙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杜柔槿

「你既然考上國立普大就去念,科大不是你唯一的路。」

這是我高中導師在我學測推甄二階確定錄取後,跟我說的話。

我是一個從技職體系上來的學生,始終堅信唸高職讀科大沒有什麼不好,技體系一樣可以出頭天,一樣可以有好的成就,只要肯努力,我們是不會輸給這些高中普大的學生的。

支撐這個信念的,是以前的我用時間和努力換來的檢定證照和比賽成績,動搖這個信念的是我的目標和後來的我。

就算我念職校,也能夠擺脫標籤吧?

我躲在技職體系的同溫層直到大三,身邊的朋友都念科大,我們都相信自己比高中生更早接觸我們所學的專業就是所謂大眾追求的一技之長,現在念的全國頂尖科大在未來可以是我們求職的利器,我們認真做報告、做實驗,想在未來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想擺脫社會為我們貼上的標籤。

可是事實證明,大家基測、會考首選還是普通高中,身邊的同學畢業後還是前仆後繼地去唸普大研究所,連我的家教學生都問我:「老師,你當年為什麼不唸高中?」。

我很想知道我們是不是「其實沒那麼好」,是不是被既有的教育體制騙了,也很想知道非技職體系的學生與我們的差異;然而,在這樣強力的過濾泡泡下,光是要認清自己似乎都有點困難,因為似乎從一開始就缺乏對另一個世界的認知。

我大學唸的是外文,研究所轉向國際關係領域,目的是為了想走相關領域的涉外事務工作。兩個看似有交集又不完全相關的領域,正好給了我跳出舒適圈的機會,但也給了我很大的挑戰,可以想像的是中間的差距之大,未能預知的是填補落差需耗費的精力之多,幾近無法負荷。

108學年度大學指考登場(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想成為怎樣的人,好像就得依循那樣的路徑

第一次見識到兩個教育體系落差的是一場多校學生會合辦的活動,各校學生在媒體識讀能力、閱聽渠道的接收、訊息分析能力等都與我既有的生活圈相當不同,這讓我清楚了解要提升自己不能再依賴環境提供的養分,想要成為怎樣的人就必須依循怎樣的路徑,既然原先的選擇不能引導至想要的結果,就必須調整既有的戰略並運用新戰術。

為了實踐理想,在考研就所之前的大三,我到公部門實習,光是事前面試爭取機會的面試者就給了我很大的衝擊——全部十餘位面試者只有兩位是技職體系的學生,其他都是中上前段的普大學生。

他們都是多半是相關科系,課外活動經歷完整,英文及表達能力均在水準之上,甚至超越以英文為主修的我,直到當下才知道,原來結構下的差異導致了這麼大的不同,原來我的同溫層這麼厚,厚到我不知天高地厚,破了繭才知道不強化自己的羽翼,我終究會離目標愈來愈遠,屆時它就會變成空泛的夢想。我不想,我真的不想。

重新建構身份認同的過程是一段顛簸的陣痛期,除了要摒棄既有的價值觀與驕傲,也必須調整認知與心態,面對這七年的技職培育,待得愈久愈看見其中的缺陷:我很感激高職階段紮實的實務訓練,但這些背景卻無法換得這個社會相對應的諒解與尊重,技職體系的目標,是培育具專業技能的人才,但是以升學為主的頂尖高職與銜接教育的科大卻無法與高中普大體系做出顯著差別,要鑽研專業還是得回到普大體系。

我不想承認這一切看似騙局的事實,但又希望可以在技職體系內殺出一條血路,偏偏又很清楚不跳脫這個窠臼,是證明不出什麼的。

因為這個社會對於標籤的給定,早就在我們送出志願序的那一刻就決定,標籤只能再貼,不能撕。

aaaaa
Photo by Nathan Dumlao on Unsplash
「原生印記和新環境的衝擊,是最大的壓力來源

研究所的第一個學期以滿滿的文化衝擊展開序幕。

我像是措手不及的流離群落在學校努力生存著,既無法抹滅原生印記又無法完全適應新的環境,學期初大量的外文文獻和課堂英文討論顛覆了我從前的學習模式,也打擊了我多年來一步步建立的信心。

我知道所有專業訓練本就不易,也知道縱然辛苦也要為了未來職涯撐下去,在克服困難的同時,我也曾懷疑當年為了逃避數學與物理選擇高職是不是個錯誤,是不是在學測二階上了就該果斷去念普大?是不是做了不同的選擇就能換得一個比較好的現況?

在《荼靡》中楊丞琳飾演的角色說過:「好想好想知道答案後,再去選擇……」我常常在準備考研時在書桌前對著教科書掉眼淚,起頭好難,換跑道真的好難,曾經多次質疑當年的選擇,又對現在做出的決定感到害怕,於是在每個徬徨的夜晚與過去的自己廝殺,不願抱著浮木又上不了岸的感覺很難熬,所以只能拼命往前游,努力克服壓力與困難的浪潮。

事後,我格外感謝當下那個在載浮載沈的未知世界中努力堅持下去的自己,過往的經歷讓我更珍惜得來不易的今日,而曾對自己的懷疑與迷惘也成為促使我進步的動力。畢竟我們都是在做了決定之後才看見結果的模樣,也是每個昔日的選擇造就了現在的我們。

AP_07020205821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或許是心中尚未褪去的倔強、又或許是未在青春期消耗殆盡的叛逆,讓我選擇在先行者少之又少的不完全競爭市場中繼續砥礪自己。

在每個台北下暴雨下班騎車回家的夜晚,我都告訴自己要無悔地接受過去,並努力在此刻做出能讓未來的我驕傲的決定,在決定從事涉外事務工作後,我積極參與各項國際事務活動,看似微不足道的足跡,都是我在認知自己的不足後努力充實自己作出的努力與嘗試。

我不後悔當年用2B鉛筆畫下的志願序,但我更感謝每個勇敢做決定並努力實踐目標的自己。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