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殺警案:「公平世界」的信念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復原?

台鐵殺警案:「公平世界」的信念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復原?
示意圖,非內文刺警事件之當事人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意義。也許不一定是對著有著精神疾患的人,而是對著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看見每個人背後藏著的痛苦與努力,然後去傾聽去理解。

文:陳劭旻(諮商心理師)、濮家和(諮商心理師)

在嘉義發生了乘客刺殺警察李承翰的事件後,我們的社會再一次地真實進入了《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劇情中。悲憤的怒吼,哀痛的指責,對於精神疾患一樣的義憤填膺,剎那間電視與現實似乎失去了分界。

但是相同的事情是,每發生一次殺傷事件導致生命的逝去,我們的社會都又經歷了一次傷痛,而我們可以在傷痛中學到什麼,並且好好照顧自己?

公平世界的信念,讓我們哀傷與憤怒

心理學的理論之中,有一個稱為「公平世界」的理論。這個理論認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會對世界抱持著一個想像,認為好人會有好報、壞人會有報應;持續做好事終究會苦盡甘來,而做了壞事的人懲罰只是時候未到。當相信著老天總是公平的將一切看在眼裡,我們才能可以安心的過每一天,否則努力可能沒有回報,作奸犯科卻可以平安無事,要怎麼相信這個人生值得好好過活?

就是因為相信著公平世界的存在,承翰的殉職才會讓我們難以接受。為什麼認真執勤的警察要被砍?為什麼英勇保護人民的警察走了,沒有買票的嫌犯卻還好好活著?甚至當看到嫌犯似乎沒有悔意時,我們對「公平世界」的相信就這樣徹底的崩毀了。一個優秀的警官,一個熱愛家鄉的青年,為了保護人民的勇敢,這些不都是在說著他是個好人嗎?好人不是應該長命百歲、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但是現實卻不是如此,原來世界並不公平啊。於是乎,人們迫不急待地用自己的雙手執行對「公平世界」的相信,既然老天不長眼,就由我們來給他懲罰吧!

但其實是公平世界的信念,原本就是一個謬誤,原本這就不是一個真正公平的世界,只是相信著美好總能讓生活好過一些。即使懲罰了加害者,逝去的生命並不會因為加害者的痛苦而回來,真正留存在憤怒後的存在的,是我們對世界失望後無比沉痛的落寞與哀傷。我們多麼希望一個好人可以好好的被對待,然後他可以笑著告訴我們說他有多英勇,拖著包紮的傷口讓大家為他獻上肯定與祝福,期待著在那之後光明美好的未來。

但這一切都成空了。我們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好人,也失去了這個世界一部份的美好。但那份失去好大,留下的是滿滿的空虛與徬徨與疑問,質問著每一個人:你相信他的付出,是有意義的嗎?

為了他人付出 就是他留給我們的禮物

如果悲傷來自於公平世界被摧毀,復原就是尋找新的意義來填補失去的空虛。這正是Robert A. Neimeyer在研究哀傷治療後告訴我們的:我們是否能從這次的事件找到意義,好讓我們能夠重新看待死亡的發生,並且從失落中透過意義重新建構我們看待自己與社會的方式?我們究竟從承翰的死,學到了什麼?

明明身體就被刀刺傷,卻忍受著劇痛而努力保護身旁承客的承翰,在那一刻想的是什麼?甚至當明明危險已經近在眼前,卻仍堅定向前,持續努力著與嫌犯進行溝通,直到最後一刻也沒有透過製造傷害迫使嫌犯就服的承翰,在那一刻想的是什麼?

我想,那股勇氣的背後,帶給他力量的並不是對於持刀攻擊者鄭男的恨,而是對於他人關愛與付出的心。雖然他的生命已逝,但卻持續告訴著人們這個世界並不是失去了美好,而是有一種美好竟能以生命展現其高貴。原來為了保護他人、為他人付出竟能發揮如此強大的力量,這份力量不只保護了一旁驚慌無助的乘客,甚至就連對攻擊自己的鄭男,都能展現這樣的付出與包容。

許多人將事件的發生歸因於精神疾患,批評與否定他們,認為應該增加更多的控管。但其實精神疾患在這個社會上往往是最被誤解的一群人,一般人不理解他們的狀況,未知帶來恐懼,恐懼引發誤解,於是誤解造就了傷害,傷害造就了距離,一連串的結果是讓許多患者將自己的精神疾患隱藏,也遠離了政府與醫療單位努力架設的防護網。確實,有些精神疾患的人也許行為表現不一定與一般人完全相同,突然的情緒變化也可能讓人困惑,但是褪去疾患的外衣,他們也只是許多渴望正常生活的普通人。

因此如果我們希望避免下一次攻擊事件的發生,承翰帶給我們的精神反而才是最重要的。也許過去的你並不理解精神疾患,但是你是否願意給他們更多一些空間,理解他們的努力與掙扎?你是否願意接納一群不容易理解,卻需要多一些力氣支持與關心的人?可能懷抱著害怕,可能懷抱著擔心,卻依舊勇敢向前,就像那個曾經在火車上英勇奮鬥的身影,忍著疼痛依舊為了他人而挺立,你是否願意將他留下的精神繼承下去?

也許,那就是他留給我們的意義。也許不一定是對著有著精神疾患的人,而是對著所有的親朋好友,甚至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去看見每個人背後藏著的痛苦與努力,然後去傾聽去理解。如果社會可以多一些理解,讓積陳壓抑的情緒有多一些機會抒發,用關懷撫慰內在的傷口,想必社會就能少一些哀痛,多一些溫情,並且在某些人快要潰堤時成為他們最後的繩索吧。

感謝承翰留給我們的禮物,我們不會忘記他散發的光輝,以及光輝帶給我們的力量,去面對社會還留著的許多苦痛。這個世界也許不是完全公平,但在人性的光輝中,卻依舊是美麗與有意義的吧。

  • 引用文獻:Robert A. Neimeyer(2007)。走在失落的幽谷-悲傷因應指引手冊(章薇卿譯)。台北,心理出版社(原著出版年:1998)。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