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國家養」不用靠郭董散盡家財,甚至也不需要加稅

「孩子國家養」不用靠郭董散盡家財,甚至也不需要加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要取得「孩子國家養」的經費,其實可以從最「最不壞的」地價稅切入,此外,也可解決「地下經濟」讓政府少收的八千億問題,不必依靠北歐稅率,更不用靠誰散盡家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政治不正確

郭董拋出「0-6歲,國家幫忙養」的政見以後,引起不少迴響。但郭董在後續的實施計畫中,又暴露自己與幕僚的短線思考,讓一個可行的政策聽起來荒謬。

到筆者下筆的時候,郭董提出的財源,除了富人稅與提高政府基金報酬率外,就是「用自己財產墊支」、「散盡家財在所不惜」。郭董的競爭對手朱立倫除了酸他「身家只夠付一年」以外,並沒有提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算郭董財產無限,往後四年甚至八年都能靠自身財產養全國小孩,那他卸任以後呢?下一任總統豈不是也要家財萬貫?

這就是「政治遺產」(political legacy)重要的原因。

政治遺產,是指當一個政治人物離開他的職位以後,他所建立的制度與文化給後世帶來的影響。墊錢能墊幾年?政府基金報酬率,又豈能年年4%以上?如果真有什麼投資真能「保證」年收益4%以上,那為何不開放給全國人民投資,讓大家可以不用把錢放在銀行賺僅僅1%的利息?

所以在郭董的計畫中,真正能夠提供穩定財源並變成政治遺產的,只有租稅改革。這可以從兩個方面著手。先談第一種:加徵富人稅。

台灣的「富人稅」應該怎麼徵?

台灣真正有效且穩定的富人稅只有一個:地價稅。

地價稅是經濟學上最好的稅,是最不會影響生產與消費活動的稅(租稅學上稱為中立性)。例如主張小政府的新自由主義學派非常討厭稅。但該學派的領導人物,也是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卻說過:「地價稅是最不壞的稅」、「不動產持有稅在經濟學上沒有什麼問題」。多項國內的研究,包括朱敬一院士的研究也指出:台灣富人累積財富最主要的方式是土地。

因此地價稅除了是最好的稅以外,也是標準的富人稅。

但正因為是最有效的富人稅,於是被刻意壓的很低,作為稅基的公告地價,平均只有內政部認定「正常交易價格」的五分之一,而內政部的正常交易價格,也只有真正市價的一半。也就是說,目前地價稅的稅基,一般不到市價的十分之一。

舉個例子來說:今年大同公司因為經營上出現問題,把台北市中興百貨對面的土地,以一坪1119萬賣掉。但那塊地的公告地價是多少呢?一坪不到80萬,只有市價的7%。這種超低公告地價的狀況很普遍,從實價登錄的資料中一查便知。

只要地價稅能增加2.5倍(例如公告地價提高到市價的35%或以上),政府就有2300億的新收入,加上原有600億的補助,就可滿足「0-6歲,國家幫忙養」所需的經費。

危老建築多 新北市民多蝸居老舊公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你以為這會增加民眾很多負擔,那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你家裡有許多土地不動產,第二就是根本沒有不動產,不知道現在的地價稅有多低。

我們以地價最高的台北市為例。2016年北市七成自住戶地價稅應繳稅額在4000元以下。地價稅漲2.5倍,每年會因此多繳的地價稅最多不過一萬元。也就是說,七成以上的台北市自住戶,只要每144年內有一個新生兒就能回本。事實上,全台北市只有不到六百戶的自住戶,每年地價稅會因此增加超過10 萬。就算是帝寶住戶,只要自住,所增加的地價稅不過12萬上下。

台灣的地價稅是對自住戶最友善的稅,中產階級的負擔極小,卻能帶給政府充裕的稅收, 並同時抑制囤地炒房。地價稅也不易轉嫁。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其經典著作國富論中就提到:「對地租課稅,不至於推升房租。是由地主所承擔。」(A tax upon ground-rents would not raise the rents of houses. It would fall altogether upon the owner of the ground-rent…)

提升租稅負擔率又不用「加稅」的辦法:收到「地下經濟」的八千億

「孩子國家幫忙養」的另一個經費來源,就是實現財政部長蘇建榮的願景。

蘇建榮部長去年在立法院答詢時提到:希望提升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到15%。也就是GDP 1.6%左右的增幅(台灣2018年的租稅負擔率為13.4%)。這增幅以2018的GDP換算,是2847億,就相當於「孩子國家幫忙養」所需要的總經費。也就是說,郭董的政見不過是把財政部長願景實現後的新增政府收入,拿來幫人民養孩子而已。

但蘇部長也同時強調「這不是加稅,是合理擴大稅基」、「很多經濟行為沒有課到稅」,翻成白話就是:改善台灣現在非洲等級的地下經濟。

國際貨幣基金IMF在去年有一份關於地下經濟的研究。在這份研究中,推估2015台灣的地下經濟佔GDP的28.97%,在全世界受調查的158個國家中名列後半段,排名84。讀者如果對排名84的水準沒有什麼概念,我把地下經濟狀況比台灣好的前面五名列出來:盧安達(排名79),墨西哥,查德,葉門,喀麥隆。

你也許會驚訝,怎麼可能「又」輸墨西哥?事實上,這篇研究所定義的「地下經濟」是指:營業本身合法,但在政府掌握之外的商業活動。所以雖然墨西哥販毒等非法活動嚴重,但合法的經濟活動,政府掌握度仍高於台灣。亞洲的菲律賓印尼甚至寮國孟加拉,排名都比台灣好。下圖是台灣與OECD國家地下經濟規模的比較。不意外地,台灣又和墨西哥作伴。

地下經濟
作者製作提供

前財政部長何志欽也做過一份地下經濟的研究,估計台灣的地下經濟規模在2012年為GDP的28.1%,與IMF的研究結果相差不遠。

台灣的地下經濟影響了多少稅收?何志欽的研究推估:是已實現稅收的1/3。這個規模如果以去年的實徵淨額來換算,在8000億左右。是的,估計地下經濟讓我們的稅收少了七八千億。「孩子國家幫忙養」需要的新增經費也不過2300億。

當然,我們並無法完全消滅地下經濟。根據IMF的這份研究,OECD國家的平均地下經濟規模,是GDP的14.6%,也就是台灣的一半。縱使我們不能達到先進國家的平均水準,只要我們的地下經濟能縮減到接近韓國的規模(GDP的20%),應該就能帶來足夠的稅收,讓「孩子國家幫忙養」得以實現,不需要在一般的經濟活動中加稅。

與其動「健康大數據」的腦,不如督促行動支付

為了下一代,多催促商家採用行動支付等非現金交易方式吧。

很可惜的是,郭董顯然沒有把這個財源列入考慮。他一直說要鼓勵新創,卻沒有利用機會提出讓台灣走向數位經濟與數位金融的規劃,並利用新科技來改善台灣嚴重的地下經濟問題。反而用「健康大數據產業」,提醒大家鴻海子公司在中科標案中的重重疑雲。

攤販請吃鹽酥雞 姚文智吃素婉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想提醒讀者的是:雖然前篇與這篇談的是「孩子國家幫忙養」在財政上的可行性,但不代表我認為「發現金」是最好的方式。有兩個主要考量:第一,就像發現金給每個人的直接後果是通貨膨脹,發錢最後受益最大的有可能是托育業者而不是父母。第二,國外有家庭透過生孩子的補助,藉此換取金錢來生活,有毒癮的人更可能因為要買毒而拼命生孩子。

更別說一旦生育率上揚,所需經費也會直線上升。

我認為將部分甚至主要的經費,用在擴大公托公幼,會比直接發錢更能幫助年輕父母。這也是先進國家偏重的方式。發錢對政府來說永遠是最簡單的,但對人民不一定是最好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