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巨魔工廠(上):超強假訊息機器,謊話操作正確就會變成真的

俄羅斯巨魔工廠(上):超強假訊息機器,謊話操作正確就會變成真的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控制俄羅斯政局國防、引領官媒合一之後的普亭,由其親信餐影鉅子普裏高津在2013年成立專注製造假訊息的巨魔工廠,從此俄羅斯聯邦軍隊總參謀部情報總局、官方媒體、巨魔工廠的假訊息分工角色扮演明確,俄羅斯逐步再現蘇聯時期的KGB特色。

「一群口操德語男子,在北約德軍駐紮的立陶宛小鎮Jonava附近,強姦了一名15歲的立陶宛籍女孩。」2017年這封來自歐盟與俄羅斯境外的不具名爆料電郵,不但引起立陶宛當局專案調查,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路透社(Reuters)、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以及各國媒體隨後陸續以多國語言報導,北約正指控:「這則俄羅斯巨魔(Trolls亦稱網路水軍IRA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憑空捏造的假訊息(Disinfornation),試圖挑撥分裂北約(NATO)盟國彼此的關係」;而俄羅斯指控:「德國與立陶宛當局有義務對外公布完整透明的調查報告、北約正讓波羅的海國家失去主權」。所以這起引爆外交戰火的真相到底是什麼?關心此事的公民能否憑一己之力持續追蹤、追根究底?

這樣各說各話的公開叫板,讓人立即聯想到德國的「莉莎案criminal case of Lisa F.」,正當歐盟於2016年疲於奔命地處理難民危機時,俄羅斯媒體宣稱多名難民,在柏林強姦了一名13歲的俄羅斯裔德籍少女,儘管德國警局調查後證實,莉莎只是逾時未返家,尚無任何傷害的證據,切勿操作難民議題獲取政治利益,但眾多俄羅斯裔開始在德國境內多個城市舉行示威抗議,要求正義與真相必須被釐清,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也強調,任何公民都必須受到安全的確保,俄羅斯駐德大使館正與莉莎的律師合作,防止任何人身受侵害損失。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曾就上述的兩起敏感事件,屢次召開國際記者會對陣,這除了隱含假訊息透過媒體傳播以假亂真、驚擾多國政局之外,北約在喬治亞與克里米亞危機之後驚覺,俄羅斯分裂歐盟與北約的混合戰意圖明顯,不僅從網路與地方組織介入歐洲各國大選斧鑿斑斑,成效立刻顯著於各國選後,歐洲的民粹親俄陣營在各國的支持率陸續攀升,且俄羅斯國防部電訊作戰持續干擾北約東部、波羅的海區域防務的證據也越加清晰。

究竟俄羅斯先鋒部隊「巨魔」的作戰方針為何?如何擾動波羅地海小國?小國又如何號召「小精靈」以小事大對抗俄羅斯?都將在下文引領讀者。

俄羅斯巨魔的淵源KGB

叛逃至美國的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情報員尤里貝斯米諾夫(Yuri Bezmenov)揭露,KGB大概只有15%的時間、金錢和人力,是花在間諜活動上,剩下85%的時間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稱之為「意識形態顛覆戰」及主動措施,目標旨在捏造假訊息、扭曲他國國民對真實世界的認知,讓民眾面對大量的鐵證,也沒有任何人能取得合情合理的共識,從而忽視個人、群體乃至於國家的集體利益。

在KGB時代擅長從事假訊息工作的叛逃情報員賴瑞馬丁(Larry Martin)解釋,假訊息就是將蓄意扭曲的資訊,不著痕跡地傳給普羅大眾從而欺騙或操弄。而假訊息與政治宣傳最大的差別是,政治宣傳是試圖讓人民相信某事,假訊息則是透過精心策畫與佈局,造成人民對謊言信以為真,現在多稱為「fakenews」,且假訊息是KGB情報員年度考績的關鍵,至少要有25%以上的工時投入假訊息工作,情報員必須絞盡腦汁去思考新的創意製造假訊息,否則考績會不甚理想。

而KGB製作假訊息的七大手法包括:(一)了解裂解目標的社會病灶後,擴大社會分歧持續分化社會;(二)撒一個離譜到不行的瞞天大謊,但如果有辦法使人民相信後果將不堪設想;(三)用謊言包裹部分真相;(四)戴上白手套與假訊息完全劃清界線;(五)找幾個會取信克林姆林宮的愚蠢專家代言;(六)完全否認到底;(七)漫長行動的積累與發酵,導致重大政治影響爆發 。

前KGB情報員歐羅格克魯欽(Oleg kalugin)證實,KGB在冷戰時期的假訊息傑作:感染行動(Operation Infektion),就是捏造美國實驗室製作了愛滋病毒(AIDS)的假訊息,並詆毀美國正從中牟利。這則假訊息會轉換成英語在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媒體刊出,像是日本、泰國和印度的愛國者雜誌 (Patriot Magazine),只要沒人去查證這個訊息的來源,假訊息就蛻變為具可信度的媒體新聞。

待若干年後要開始操作目標國的輿論,俄羅斯官方媒體就引用愛國者雜誌的新聞佐證,並大幅報導宣傳,藉此蛻變成白手套假裝事不關己,同時在尋找知名人士或科學家贊同背書或評論,持續積累假訊息的可信度。在感染行動中,假訊息完全按照KGB的教科書執行,生物學教授雅格席格博士(DR.Jacob Segal)也引用KGB蓄意提供的渠道,並在非洲發表(AIDS—Its Nature and Origin)的研究報告附和愛滋病毒是美國製造,很快地研究報告在非洲大陸的媒體傳遍,最後有超過80個國家、200份報告都刊載了假訊息,甚至連美國的CBS新聞(CBS NEWS)也報導了自始至終都是KGB捏造的假訊息。

俄羅斯

感染行動重挫了美國的國際形象,也讓國際社會對美國文化產生極大的反感,曾在冷戰時期偵防假訊息立下戰功的美國真相特攻隊(Truth Squads),在蘇聯解體後呈給美國國會的警示報告中寫到,「蘇聯強大的假訊息機器國家安全委員會(KGB),過去數十年來成功操弄全球輿論,儘管它已分崩離析,但仍有巨大的碎片苟延殘喘持續運作,它們現在靠的不是蘇聯而是靠俄羅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