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巨魔工廠(下):被親俄假訊息轟炸,波羅的海「小精靈」如何應戰?

俄羅斯巨魔工廠(下):被親俄假訊息轟炸,波羅的海「小精靈」如何應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羅的海與東亞相隔了八千多公里,但如果對俄羅斯假訊息轟炸下的波羅的海危機,感到有一絲似曾相識,千萬不要懷疑你們的直覺,除了瑞典智庫將臺灣列為假訊息受害最深的國家,北約跟美國的研究報告都早已把臺灣與波羅的海的案例,並列危險狀況名單。

俄羅斯巨魔工廠(上):超強假訊息機器,謊話操作正確就會變成真的

巨魔製作假訊息轟炸、官媒今日俄羅斯(Rossiya Segodnya)成立親俄立場的新聞網站(Ukraine.ru)散播宣傳、雇傭兵持續騷亂烏克蘭東部、煽動舉辦克里米亞公投、質疑剝奪頓涅茨克州(Donetsk Oblast)和盧甘斯克州(Luhansk Oblast)選民投票的烏克蘭大選不具正當性、加速烏東地區申請「俄國身分證」成為俄國公民。

上述俄羅斯混合戰攻略烏克蘭的步驟,普亭(Vladimir Putin)早在2002年開始就在喬治亞成功練兵,並在喬治亞的親俄地區阿布哈茲(Abkhazia)、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發放俄國身分證,最終於2008年「俄羅斯-喬治亞五日戰爭」,以「護僑」名義開拔,將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提亞納入「俄治」的勢力範圍。

接連在地緣政治中取勝的俄羅斯戰略,實在沒有不在波羅的海如法炮製一次的理由,畢竟俄羅斯預估與北約戰事爆發的60小時內,就能同時拿下愛沙尼亞首都塔林(Tallinn)、拉脫維亞首都里加(Riga),至於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也會迅速被俄羅斯加里寧格勒集團軍(Kaliningrad)與俄羅斯鐵盟友白俄羅斯的部隊包圍。

攤開2015年的波羅地海國家人口統計,相信所有讀者都會驚覺波羅的海三小國近700萬人口中,竟有約120萬的俄羅斯裔,若再走進波羅的海國家的首都,有超過50%的國民能夠迅速轉換國語與俄語,突顯蘇聯過去在波羅的海的影響甚鉅之外,北約深怕在地理位置已陷劣勢的波羅的海,會成為下一個烏克蘭。以英德加等國為首的北約盟國,除了在2014年後逐步進駐波羅的海,美國也仿照烏克蘭模式,與波羅的海各國簽訂雙邊防禦備忘錄,所以波羅的海早已瀕臨戰爭邊緣。

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的半年後,俄羅斯施加波羅的海的力道越加明顯,並有效利用波羅的海眾多使用俄語者的習性,波羅的海網域出現了以俄文書寫的內容農場「波羅的海新聞」(Baltnews),並且在三小國境內各自註冊分站,儘管網站宣稱是娛樂性質的獨立媒體,但這三個分站不只內容重疊性非常高,彼此親俄的立場一致,不久就被來自三小國的積極公民,一大群號稱波羅的海「小精靈」(Baltic elves)察覺,波羅的海新聞不但內容與今日俄羅斯(Rossiya Segodnya)旗下的俄新社(RIA Novosti)高度相似,波羅的海新聞很多爭議性新聞連結,點閱後都是連結到俄羅斯境內的內容農場或國營新聞網站,嘗試讓波羅的海對北約盟國產生惡感的意圖,完整呈現在內容農場波羅的海新聞(Baltnews)的所有分站網頁。

在小精靈與國際媒體鍥而不捨的追查下,波羅的海新聞由俄羅斯在賽普勒斯與塞爾維亞開設的空頭公司,持續轉帳挹注經費營運至今的模式曝光;波羅的海新聞編務由今日俄羅斯旗下的衛星通訊社(Sputnik)遠端指揮散佈不利北約言論;俄羅斯更深入波羅的海地方組織,吸收愛沙尼亞俄羅斯同胞協調委員會(Coordination Council of Russian Compatriots in Estonia處理俄語教育及境內少數俄裔權利),聘請委員會會員科尼洛夫(Aleksandr Kornilov)出任愛沙尼亞波羅的海新聞(Baltnews.ee)的負責人。

以境外代理人協助分裂波羅的海當地,再由巨魔工廠創設無數殭屍帳號灌注波羅的海新聞的點擊、訂閱與分享,很顯然KGB的幽靈始終仍在波羅的海的上空盤旋。如同奧地利自由黨黨揆在歐洲議會大選前,爆發會見俄羅斯掮客的醜聞,愛沙尼亞波羅的海新聞負責人科尼洛夫,也被愛沙尼亞當局發現,他在愛沙尼亞的塔林火車站,與前俄羅斯第一頻道(Channel One)與前真理報(Pravda)的政治評論總監利德金(Vladimir Lepekhin)會面,俄羅斯赤裸介入的行徑,再次喚起愛沙尼亞與北約在2007年的惡夢「愛沙尼亞網路戰」。

愛沙尼亞網路戰( 2007 cyberattacks on Estonia),普遍被軍事專家視為第一場國家層次的網路戰爭,肇因於愛沙尼亞準備遷移位於塔林市中心的蘇聯二戰陣亡將士紀念碑,觸動國內俄裔敏感神經。隨著儀式進行首日爆發愛沙尼亞俄裔抗爭騷亂、俄羅斯政府嚴厲批評、境外駭客使用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簡稱DDoS攻擊),以平均每秒2000次的瞬間湧入流量,癱瘓愛沙尼亞學校、銀行、媒體、信用卡支付閘道器,甚至包含外交部與司法部等網站。在長達二十多天的網路攻擊期間,加速愛沙尼亞的族群分裂,一但有境外勢力入侵,在缺乏對外通訊的能力下,愛沙尼亞將陷入孤立無援之勢,因此愛沙尼亞十分忌憚波羅的海新聞(Baltnews)的介入,並搭配俄羅斯國家機器與愛沙尼亞境內的俄裔,再次發動混合戰。

RTX6JBG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相較於愛沙尼亞,由於立陶宛的俄裔最少,昔日與波蘭聯姻對俄作戰攻下莫斯科的光輝歷史,操作境內俄裔議題在立陶宛不是首要目標,而是如前文所提到,利用假訊息製造敏感事件,挑撥分裂立陶宛與北約盟國關係,或是將北約盟國進駐聯防詮釋成波羅的海喪失主權為主,而在波羅的海三小國當中,拉脫維亞曝險係數當屬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