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引發「中英聯合聲明」論戰,英國:不排除制裁、驅逐中國大使

反送中引發「中英聯合聲明」論戰,英國:不排除制裁、驅逐中國大使
Photo credit:左為AP/達志影像,右為Hunt 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之前並未響應美國抵制華為,其實中英關係並不差,然而這次為香港反送中槓上,雙方政治和外交人員言語交鋒、連番上陣,讓中英關係頓時降入冰點。

(中央社)針對香港示威者日前衝入立法會抗議修訂逃犯條例,英國外相、首相接連表態聲援,引發中英對《中英聯合聲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效力的論戰。雙方幾度交鋒,互不退讓,兩國關係陷入劍拔弩張。

英國外相韓特(Jeremy Hunt)近來頻頻對香港問題表達關切。他警告,若中國不遵守聯合聲明,將會有嚴重後果,他多次在受訪時和社群媒體上發聲,呼籲中國傾聽香港民眾聲音。

在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2週年前夕,韓特針對香港「反送中」抗爭發表聲明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且至今仍然有效,英國對此承諾堅定不移,「我們將持續密切關注發生在香港的抗爭」。

7月1日他又再次推特發文表示,英國對香港和香港自由的支持毫不動搖。他也強調不容許暴力,香港民眾應該享有和平抗爭的權利。

中國外交部長反譏:還沈浸在殖民幻想中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日則在例行記者會時指出,《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全部履行完畢,中國在1997年7月1日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中國政府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實行管治:「英方對香港不存在任何所謂『責任』。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

耿爽還提到:「英方近期頻頻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橫加干涉,我們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我們奉勸英方擺正位置,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預香港事務,多做有利於香港繁榮穩定的事,而不是相反。」

當晚大批香港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抗議港府修訂逃犯條例,香港警方於2日凌晨以催淚彈強勢清場重新取得立法會控制權。事件發生後,韓特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等外國政要均表態關切。

不過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2日則以發言人名義發表聲明,要求有關國家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否則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根據駐港公署官網接連幾天公布的聲明內容,中方對英國外交大臣「多次發表錯誤涉港言論」表示「強烈憤慨」,並藉由嚴正交涉表達「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聲明宣稱,「暴力就是暴力,犯罪就是犯罪」。當香港社會正在「承受暴徒嚴重暴力犯罪行徑帶來的巨大創傷」時,英國「有關政客」卻偏偏「冷血地在傷口上撒鹽,接二連三大放厥詞,公然美化暴力犯罪行為,包庇縱容暴力犯罪分子,喪失了起碼的是非觀念和道德水準」,這樣的表態「居然出自一個自詡有著悠久法治精神國家的外長之口」,真是「荒謬之極,虛偽之至」。

面對中方的批評,韓特2日再次強調,倘若中英對香港問題發表的聯合聲明未被遵守,將會有嚴重後果。他並重申,英國堅定支持香港人民。

為此,耿爽3日直接點名韓特,

「還沉浸在昔日英國殖民者的幻象當中,忘了香港已回歸祖國懷抱,執迷於居高臨下對他國事務指手畫腳的惡習當中,仍然不思悔改,繼續信口雌黃。動不動就以『守護者』自居,這純粹是自作多情、痴心妄想。所謂香港居民的自由是英方爭取來的,這種說法簡直是厚顏無恥。」

耿爽講完不久,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3日也警告英方勿干預香港事務,稱英國政府對香港事務發表了不恰當的言論,站在錯誤的一方,支持暴力違法之徒,英國外交部隨即召見劉曉明,表達抗議。

《信傳媒》報導,常務次長麥唐諾爵士(Sir Simon McDonald)及外交部官員痛斥劉曉明,稱其發言「令人無法接受又不正確」。

中國駐英國大使館4日發布新聞稿稱,劉曉明被召見時,仍要求英方「深刻反省錯誤言行的後果,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英國首相梅伊3日則在國會每週例行質詢表示,對香港攻占立法會的暴力示威活動感到「震驚」,已直接向中國領導階層表達「憂慮」,並強調「香港高度自治以及《中英聯合聲明》載明的相關權利和自由受到尊重,至關重要。」

對此耿爽則表示:「中方對韓特涉港錯誤言論的堅決回應,也同樣適用於英國政府其他官員的類似表態。」

英方最新表態:不排除制裁中國或驅逐大使

截至目前,英方最新表態則是「不排除對中國展開制裁,或是驅逐中國駐英大使」。韓特接受《BBC》訪問時表示,

解決暴力的手段不是箝制,而是理解民眾展開示威的問題根源,民眾在乎的是,他們畢生享有的自由可能會受到新法(逃犯條例)危害。英國永遠都會把原則問題擺在商業利益之前,呼籲中國遵守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

兩次被問到是否會展開制裁或是驅逐中國外交官,韓特對兩者都不排除,他表示:「沒有外交大臣能準確說出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發生的事。你需要使用(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提過的『戰略模糊政策』(strategic ambiguity)。」

對於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社論批評韓特自私,把政治利益置於中英雙邊關係之上,韓特則反擊,「中國專精於這類言論」,他表示:「我們認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只是說,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也有協議,我們希望能受到尊重。」

值得注意的是,韓特目前正在角逐英國保守黨魁,有可能成為下任英國首相,外界認為他因此對中方立場強硬。而韓特的妻子來自中國西安。

《信傳媒》報導,英國之前並未響應美國抵制華為,其實中英關係並不差,然而這次為香港反送中槓上,雙方政治和外交人員言語交鋒、連番上陣,讓中英關係頓時降入冰點。

中英聯合聲明到底有什麼效力?

《信傳媒》報導,早在2017年七一前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就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僅是一份「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政府如何治理香港,也沒有任何約束力。

不過韓特認為,這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且至今仍有效,猶如30年前簽署並批准時一樣,韓特受《BBC》訪問時表示,聯合聲明給予香港特區高度自治,香港的基本自由權利得到保障,這是主權移交的基礎。

《大紀元》報導分析,兩國簽署的聯合公報或聯合聲明,大多是不具法律拘束力的國際文件,但《中英聯合聲明》卻不同,它是一項雙邊條約,法學界和國際社會普遍認為聯合聲明有國際條約的效力,它簽訂時也在聯合國登記,載於《聯合國條約集》第1399卷。

聯合聲明是治港的政治與法律文本的重要組成,和《基本法》共同構成了香港的憲政基礎。有學者也提出,中共當年拿聯合聲明遊說各國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和出入境管制區,各國以實際行動支持,「現在各國難道不能監察中共有否落實《聲明》和《基本法》,以確保自己的利益不致受損?」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