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韓粉都是瘋子時,你已經落入旺中的「議題設定」

嘲笑韓粉都是瘋子時,你已經落入旺中的「議題設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中天用各種手段放送出「韓粉就是瘋狂不理性」的形象時,複雜的社會問題討論就淪為「瘋子」和「不庶民」的對決,但在兩方都拒絕理解對方的衝突下,背後真正得益的是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還記得從前選舉的時候,電視報的多是候選人本人的新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支持者出現在畫面上的頻率,變得和他支持的人不相上下。

從上一次的九合一選舉開始,各種杏仁哥、蛋餅姐,到自稱的在地攤販農夫小老闆華僑,以及造勢群眾中一個個上了鏡頭露了臉的背影紛紛出籠,其中有些人的誇張反應也在另一個同溫層裡「傳為佳話」,像是前陣子爆紅,嗓門和修辭與薔薔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凍未條姐」,或是沒有韓國瑜就不行到老淚縱橫的「凍未條哥」,我們在這一頭嘲笑、做梗圖,但在彼端卻可能被奉為英雄。

這些人之中,有些確有其人,更有不少被發現是臨演,真糗,機不可失,反對的一方更大力嘲笑,把對面的支持者通通冠上愚蠢、不理性、不用腦的封號,打臉打得霹靂啪啦響,但種種斧鑿的痕跡越明顯,我卻越是擔心。

因為同樣的狀況,2014年的烏克蘭就已經發生,最後的結果,讓俄國斯成功分裂了亟需團結的烏克蘭人心。

俄國官媒一人扮演六個角色被抓包,但又如何?

在當時,俄羅斯一方面在烏克蘭南邊的克里米亞鼓吹獨立,同時又在東部默默挹助叛軍,發起大大小小的軍事衝突。而在700公里外的首都基輔,俄羅斯也發動一系列的媒體戰,找來各種各樣的「難民」哭訴「反政府的民主派」可惡,因為不願意「與俄和平」而形成了多少動亂。

雖然對具有媒體識讀能力的人而言,這些操作手腳並不難看破,像是有人發現俄國官媒鏡頭中同一張臉竟扮演了六個不同的角色,但在大部分的烏克蘭人眼裡,這些「東南邊的人」好像等同於「糟蹋主權、不想要民主」,於是烏克蘭的「進步力量」們越漸鄙視那些「賣國賊」,那些被標籤化的人群也走得離親歐勢力越來越遠。

Odessa_Oscar
截圖自StopFake.org簡報
在烏俄衝突的親俄媒體報導中,這位婦人當過反對基輔反親俄遊行的小鎮居民、來自敖得薩的難民、來自基輔躲避暴動的難民、盧干斯城被反恐部隊騷擾的咖啡店員、克里米亞獨立公投的選委會成員、某位叛軍的母親……等等

最後,南邊的克里米亞公投脫離烏克蘭,東邊的頓內次克叛軍攻下政府大樓成立了「共和國」,烏克蘭正在談入歐條款的前總統敗選,喜劇演員上任後,國家的命運還是懸而未定。

最努力「抹黑」韓粉的,其實就是中天新聞

台灣對中國與烏克蘭對俄羅斯的關係複雜程度不同,但媒體操作的方式卻很像,選一個對方最討厭的事情,讓原本可以團結對外的一群人各自分化、不停吵架,使各個群體在光譜上更加偏激,再藉由分裂的缺口來撕裂國族。

和早期「三民自」體系刻意將特定候選人抹紅來激起反對派情緒的方式相比,這兩年旺中的做法則是直接針對「支持者」來貼標籤。說真的,韓粉的組成非常複雜,從真正辛苦的庶民到既得利益者皆有,支持理由也可以從國際情勢下的保守力量凝聚,講到台灣長期「菁英治國」後投票者口味的反轉。

但在這層層疊疊糾結不清的理由之中,當一個不喜歡韓國瑜的人看見中天新聞上呈現出來的韓國瑜支持者樣貌,他只會下一個結論:這些人不理性。

韓粉花蓮力挺韓國瑜(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平下心想想,台灣真有40%的人是瘋子嗎?但在中天不斷使用各種手段,刻意放送出「韓粉就是瘋狂不理性」的形象時,分類帽下面那群人就會開始忽略背後的問題,把整個討論變成「瘋子」和「不庶民」的對決。最後,說人瘋子的不願想辦法解決造成「韓國瑜現象」的根本社會問題,「庶民支持者」們不管支持對象做了再多奇怪的事,也繼續支持下去,而且任何時候家人同事鄰居討論到相關議題時,也都充滿著情緒。

想想看,在這樣兩方皆不理性的仇恨衝突下,誰最能得益?

只要撕裂內部,外力就有機會趁虛而入,所以旺中之輩要讓韓粉們看起來越瘋狂越不理性越好,演都要演出來,但還是有很多人傻傻的跟著這樣的框架去攻擊去嘲笑,說那些支持者人一怎樣,腦就怎樣,將百萬張不同的臉孔貼上單一的標籤,卻沒想到自己正不斷複誦中天精心設定的訊息,成為在自己同溫層散播旺中價值的推手。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