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的好運法則》:社會獎勵和性愛,都是讓生物做出適應行為的優雅辦法

《7的好運法則》:社會獎勵和性愛,都是讓生物做出適應行為的優雅辦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人類需要別人才能生存,於是人類採行的獨特生態利基,就是群居。知道我們在團隊合作中能夠依賴他人,能讓我們覺得握有更多資源,能去處理任何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卡拉・史塔爾(Karla Starr)

無論人生或好運,都需要別人支援

人生是一場機率至上、充滿運氣的擲骰子賭博;你永遠不知道三年後身在何處、會遇到誰。只有不斷努力與人打交道、把握每一次面對面的接觸:約會、試鏡、工作面試、派對、凌晨三點在巴格達公車站與人比鄰而坐……才能增加你的運氣。

還有,要發生上述的社交互動,你必須戴上創新竹蜻蜓帽,隨時歡迎外人提供意見。但要是找不到人提供意見?那麼,有時我們得對自己的命運負責,與自己對話。想要對話是好的開始。

為了生存而把事物和樂趣自動聯想起來:熱量、糖分、性愛、美麗臉蛋……「可說是人類進化中最大膽的把戲,」是讓生物做出適應行為的優雅辦法。社會獎勵,也就是與人正面的互動,同樣屬於這一類。

由於人類需要別人才能生存,於是人類採行的獨特生態利基,就是群居。知道我們在團隊合作中能夠依賴他人,能讓我們覺得握有更多資源,能去處理任何事。

「社會獎勵是最重要的獎勵,」研究人員愛麗絲.林(Alice Lin)指出。「你不用特別去教孩子,擁抱是一種獎勵。」多數人看到美麗的臉孔朝自己微笑,應該都會在天秤上放幾顆「此人值得認識」的彈珠,但是很少有人看到陌生人,就會認定「他是值得交談、結識的人」。

研究顯示,有平順童年的幸運人士,比較容易像斯坦伯格這樣積極與人交往,就像有些孩子能耐心等待第二顆棉花糖,因為他們比較有把握獎勵真的會實現。因正面的社交互動而感到快樂的經驗,和基因大有關聯。

集中在大腦多處的鴉片類受體,決定我們對痛苦和快樂的反應,它們的數量和濃度,在出生後的前幾年會繼續發展。嬰兒早期與照顧者正面的社交互動,能促進催產素和鴉片類受體的發展;有些人的大腦,除了更能感受良好人際互動所帶來的快樂,也更容易消化獨處或被拒絕的沮喪。

成為與好事連結的人

在研究中還發現具有特定遺傳變異的受試者,手術後所需服用的止痛藥較少,即使出現排斥反應,也比較不會感到挫折。為什麼擁有特定基因的人才有?因為人生本來就不公平。

早期的同儕互動,決定人們認為自己在社會上扮演什麼角色。有益的社交經驗,像是小學、國中、高中、大學和法學院都當上學生會會長,能調高原本對第二顆棉花糖的期望度;一次幸運的當選經驗,就能改變一個人的社會發展方向。

我們對學生會會長更常笑容以對,也更加注意他們,讓這世上像超級經紀人斯坦伯格這樣的人,更容易把「人」和「好事」聯想在一起。成為善於交際的同儕團體的一員,能讓富者更富,這就像加入菁英游泳隊一樣,成員透過互動,彼此之間快速發展出適應性與能力;轉學生透過理解肢體語言的微妙意涵與同儕互動,最後成功融入團體。這份與他人相處的自在,讓他們更容易進入不熟悉的情況,盡早掌握現狀並採取行動,促使未來朝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讓自己的行為工具包更加豐富。

運氣怎麼溜走的?

每段故事都有三個面向,他的、她的和事實,我們很難真正客觀地去討論。一九七○年代末期,研究人員羅伯特.伊萊克(Robert E. Kleck)和安傑羅.斯淳塔(Angelo Strenta)想要檢視,身體病況對平日社交互動有何影響。

他們讓受試者隨機扮演臉部有疤、癲癇或過敏病患,但事實上,這些人都沒有這些病痛。扮演臉部有疤的人,研究人員在他們臉上,塗上恐怖電影才會用到的特殊化妝品;乾掉以後看起來,就像是永久性的明顯疤痕。

研究人員讓這些受試者,從鏡中看到自己毀容的臉,然後在他們出去與人互動之前,先幫他們塗上一種特別的乳液,以防止化妝剝落。接著他們被告知,不要與人談論他們假扮的病症,因為研究人員想了解,這些遭汙名化的病況,是否會影響不相關的談話內容。最後,受試者進入一間放了兩張椅子的房間,與另一名沒有病症的學生,自由交談六分鐘。

兩人愉快交談之後便分別帶開,回答一份關於對方的問卷,要他們比較,和臉上沒有疤的人交談有何差別:對方講了多少話或有多少眼神接觸?她看起來緊不緊張或態度傲慢?他看起來喜不喜歡他們?

「這是我唯一做過受試者反應一致的研究,」克雷克說,他對於這三十多年前做的研究,記憶還很深刻。「他們異口同聲:『我的天哪!這對他真是的很大的衝擊。』」受試者提出許多負面副作用,都是平常他們臉上沒疤、沒有癲癇和過敏時,不曾經歷的感受。

然後克雷克給他們看錄影。「我們說:『嘿,我們錄下了對方聊天時的影像。我們沒有事先告訴你們,是因為怕你們會不自在,但我想把影片放給你看,指出他們看到你臉上的疤時,有哪些行為。』」於是受試者看了只拍攝對方的錄影帶,並請他們指出任何不尋常的互動,包括某個姿勢、餘光、奇怪的聲音變化,或令人感到不舒服、同情又或是關心的眼神。

「我們開始播放影片,受試者幾乎立刻叫暫停。『你看到他剛剛改變坐姿嗎?他很緊張。』繼續播放,砰!又按暫停鍵。『他盯著我看。他害怕如果把目光轉開,我會注意到他不想看我的疤』再繼續播放,砰!『他又撇開目光了,他再也受不了看著我的臉了。』」

我能夠理解這種感受,正如我聽到環球小姐顧問馮斯柏林的建議:「千萬不要讓人看到你的膝蓋。我希望你再減五公斤。我認為你減五公斤後會更快樂。如果你能再瘦個七、八公斤,那就更好了。」

這項研究也像多數縝密的心理學研究一樣,是建立在一堆謊言上面。臉上化了傷疤妝的受試者,完全不知道研究人員對他們謊稱乳液的功效;這乳液的功效並非保持不脫妝:而是卸妝。整個對話過程,受試者的臉上根本就光滑無暇、毫無傷疤。

「有些訪談長達四十五分鐘,」克雷克回憶道,「但受試者卻能鉅細靡遺地描述對方的行為,是如何受到他們臉上,根本不存在的傷疤影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七的好運法則:別等運氣從天而降,任何人都能自己創造增加好事發生的機會》,天下雜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卡拉・史塔爾(Karla Starr)
譯者:劉復苓

人生看似沒什麼道理,但運氣其實有跡可循。
認識大腦偏好熟悉、喜歡捷徑的運作方式來調整行為,
就能大大提高成功機會,成為與好運相連的人。

同樣表現無懈可擊,為什麼最後出場的反而走運得第一?
顏值高就占便宜?出生運動世家就特別容易入選球隊?

人生難道真像樂透,充滿偏見、喜好難測,有人就是特別受眷顧?
世界或許不公平,但是運氣卻有可努力的路徑!

本書作者遭遇人生中無數意外打擊後,促使她研究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與好運產生連結?她發現大腦運作藏有既定模式,例如喜歡已知資訊、講求速效、會自動迴避錯誤等,善用這些特性,就容易在競賽中表現好、贏得好感,開啟好運的第一步。

作者歸納出七的好運法則,當你理解哪些是可控與無法控制的部分,便能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能改變的事情上,增加成功的機會。即使遭遇各種意外,也能扭轉劣勢,讓運氣站在你這邊。

學歷普普、沒有相關背景也能通過面試?記得投其所好,表達出你可靠、值得信賴又安全的特質。你與誰相提並論會更有利,就多談你與他們的相似之處。

沒有顯赫背景或富爸爸,還能脫穎而出的方法是….找到自己擅長,學得比人快的領域,累積自信營造成功氣場。

希望投稿一次過關,先為自己取個比較容易發音的筆名。因為大腦喜歡容易理解的事。

不擅於交際,如何成為客戶的優先選擇?至少露個面,「重複曝光」效果強大,因為大腦傾向從已知的資訊中抉擇,經常巧遇就容易贏得信任。

從今天起,不用擔心行星逆行,流年不利,

學會掌握人生可控因素,讓事情按照你所想要的方向前進。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天下雜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