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爲富人們採冬蟲夏草的回族人,卻治不了自己的貧窮病

【圖輯】爲富人們採冬蟲夏草的回族人,卻治不了自己的貧窮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冬蟲夏草的採集,已成為當地重要的收入來源,為貧困的居民提供季節性的工作。在2010年的高峰期,冬蟲夏草每公斤價格超過10萬美元,吸引馬君曉這樣的牧民們湧入山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對於來自甘肅省偏鄉的回族穆斯林馬君曉來說,每天爬上陡峭危險的山坡尋找一種菌類,對維持他的家計相當重要。每年春季,馬君曉就從老家開車走六百多公里的路,到一旁的青海省山區。

他加入了一支大約80人組成的雇傭工團,替當地公司尋找難能可貴的菌類,就是普遍被認為具有藥性的「冬蟲夏草」。

不過,中國最大產區的青海,冬蟲夏草的數量不斷減少,馬君曉的採集量和收入每一季都在下降,目前大概每季只能賺到7000至8000元人民幣。

RTS2JXZK
馬君曉|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造成產量下降的原因之一,就是氣溫升高、冰川消退,使得冬蟲夏草的菌種生長不易,最適合生長的溫度是攝氏五度左右,而且是寒冷卻未結凍的土壤中。這種菌會寄生在毛毛蟲身上,於冬季時吸取養分,待寄生宿主死亡後就形成「冬蟲」,隔年春天菌絲會開始生長,於夏季時破土而出,即是「夏草」。

「冰川沒了,冬蟲夏草也沒了。」49歲的馬君曉,過去14年來都在青海從事這個行業。

中國媒體報導,當地氣溫上升幅度超過全球平均的三倍之多,導致青藏高原的冰川面積在過去50減少了約15%。

RTS2JXZ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過去這十年市場對冬蟲夏草的需求急遽上升,尤其是中國的新興中產階級,儘管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但他們卻認為冬蟲夏草能治療陽痿、腎臟病等問題。

冬蟲夏草的採集,已成為當地重要的收入來源,為貧困的居民提供季節性的工作。在2010年的高峰期,冬蟲夏草每公斤價格超過10萬美元,吸引馬君曉這樣的牧民們湧入山區。

RTS2JY08
採集冬蟲夏草的工人們住的工寮|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由於冬蟲夏草越來越難找,今(2019)年馬君曉要爬到海拔4500公尺的山上才能找到冬蟲夏草。「我有兩個兒子,他們在遙遠的江蘇開一間麵館,幾乎所有冬蟲夏草的收入都是要幫忙他們兄弟倆開店。」

長期觀察青藏高原天氣數據的科學家沈永平說,變暖導致土壤保水能力下降,草原面積減小,永凍土層、地下水位也會受影響,這都會造成冬蟲夏草的產量不穩。

RTS2JXZ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青海省官方的統計數據,2018年冬蟲夏草的產量,比起前一年的4萬3500公斤下滑到4萬1200公斤,下降幅度約是5.2%。

儘管中國經濟成長趨緩,但深圳的冬蟲夏草交易市場,品質較好的零售價每盎司可以賣到2016美元,比黃金價格每盎司1415美元還要高(2019年7月5日數據)。

遠從廣東到青海批貨的生意人馬景光說,每年產量不穩定,而且今年的銷路比較差。雖然有風險,但他卻從冬蟲夏草的交易中,賺取龐大的利潤,連帶員工也受惠。

即使是馬景光在青海的隨行司機,也有一台自己的奧迪。但那些幫忙採冬蟲夏草的當地雇工呢?

RTS2JXZ6
採集用的器具|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