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二代看東南亞語列國小必選:希望越多孩子能帶著困惑找媽媽解答

新二代看東南亞語列國小必選:希望越多孩子能帶著困惑找媽媽解答
Photo Credit: Devin8357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媽媽可能不曉得,我小時候很喜歡她帶我去越南小吃店用餐,海鮮河粉、鴨仔蛋、紅毛丹和椰子汁從來不是陌生的滋味,但童年時期總覺得展露對越南的喜歡,是奇怪、不自在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千萍

編按:教育部6月25日表示,新課綱將新住民語文列為國小語文領域必選課程之一,引發大眾許多討論。本文作者劉千萍是越南新二代,透過她個人學習越南語的經驗,或許能給大眾在學習東南亞語上不同的觀點。

2018年初,我和凃紅香、何子斌參加中華電信基金會「蹲點心南向」的活動,回到媽媽們的故鄉拍紀錄片,我們的外婆家分別是越南的胡志明市、古芝、平陽省,航程只需3個多小時,回外婆家從來不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探親,許多新住民第二代是不曾看過母親故鄉的,有些人也許一生一回,也有些人能常與在越南的親人聯繫,對母親母國的記憶,是深淺不均地刻畫在每個人的生命史。

在那次蹲點以前,我已經17年沒拜訪胡志明市了,也沒跟媽媽學過越南話,直到大學期間參加越南語學習小組,老師是校內來自越南海防的留學生,從發音、拼音開始學起,一周2小時的課程持續了半年後,能夠閱讀、認識基礎文法、自我介紹與日常對話。

還記得第一次用越南語和我媽傳簡訊時,她十分驚訝:「妳怎麼會對越南有興趣?」媽媽可能不曉得,我小時候很喜歡她帶我去越南小吃店用餐,海鮮河粉、鴨仔蛋、紅毛丹和椰子汁從來不是陌生的滋味,但童年時期總覺得展露對越南的喜歡,是奇怪、不自在的。

紀錄片拍攝的第一站是我的外婆家,「快說幾句越南話讓我們聽聽⋯⋯」阿姨興奮地對我說,可惜緊張的我,越語能力在腦中瞬間恢復原廠設定,道地越南南部的口音也令我招架不住,能聽懂的單字與句子甚少,幸好當時有兩位夥伴做我的即時翻譯。

學越南語增加生涯選項

「我的媽媽來自越南古芝,爸爸是台中豐原人,從小宛如就生長在一個地球村,跟媽媽學習越南語、跟爸爸說台語、跟同儕間用中文對話,所以,不管在越南還是台灣,我都覺得很自在,並不會覺得不習慣或是有因為地區不同而不適應的感覺。」這是凃虹香在蹲點網誌上的自我介紹。

在胡志明市前往古芝的市內公車上,車掌先生對我們十分好奇,他問虹香是用什麼語言跟外國人朋友對話呢,虹香道地的越語使她被誤以為是當地人:「我跟她一樣是台灣人!」有趣的是對方仍遲遲無法置信。

虹香總開玩笑的說:「越語那麼溜都是我媽洗腦的!」她自有記憶以來就會越南語了,除了在母親與親朋好友對話中耳濡目染,她的母親也在日常生活裡時常和子女使用越語對話,沒有任何教材輔助教學,虹香也幾乎每天都和越南的家人們視訊。

學會母語的新住民第二代,更能感受家族據點的跨國界,生涯選項也是跨國界的,大學畢業的虹香考慮到越南求職,就讀子斌也期許自己能成為跨國流動的人才。

近年來新南向政策,期待新二代能發揮「跨文化跨語言優勢」,但新二代並不是天生的「南向尖兵」,也並非只有新住民第二代能學習東南亞國家的語言,全體國民都能透過認識東南亞鄰居的語言文化,增加生涯規劃的跨國界選項,新二代在「南向」最大的優勢是:能有機會,透過家族提供的語言、文化環境,快速入境隨俗或拓展在地人脈。

但一個東南亞新住民子女的成長過程中,若親戚與同儕多對東南亞持負面評價、曾因為母親來自東南亞而被歧視,就難以與母親原生家庭保持緊密聯繫,也不會有學習母親語言的動機。

越南
Photo Credit::Marco VerchCC BY 2.0
越南胡志明市
引發學習興趣後,聽歌都能學越南語

去年夏天,我在胡志明市國家大學社會學與人文學大學的語言中心進修越語,每天從買早餐、搭公車、喝咖啡都置身在必須講越語的環境中,口說能力總算進步許多,回到台灣的挑戰是持續自學。

過去拍紀錄片的夥伴子斌也無私分享許多自學的途徑:「我會上網看有字幕的越南電視節目,在我聽不懂的時候停下來查字典,再不懂就請教媽媽,慢慢地累積字彙量,印象深刻的是我看過越南版《太陽的後裔》,另外舞台搞笑劇也是越南的特色娛樂,最有名的是Hoài Linh這位年過半百的諧星。」

小時候曾用聽歌的方式學習英文,因此,近年來我的歌單中也開始出現許多越南流行音樂,這是我自學的途徑也是和越南家人交流的話題之一。

新住民語文課綱上路,效益大嗎?

108課綱上路後,學生能在國小一週一次的本土語文課程中選習新住民語文,在我小時候,這堂課就是學閩南語,後來才發現別的縣市也有學客家語或族語的。對於從爸爸家族族譜數算下來是在台第7代閩南人的我而言,從媽媽移民史數來我是新二代,什麼是母語不是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但如果對其他族群的語言有興趣也可以選習。

「一週一小時無法學好任何語言,浪費時間!」這是針對本土語文與新住民語文課綱共同的質疑。

小學階段開設這樣的語文領域,重點本不在追求精通,在閩南語文、客家語文、原住民族語文與新住民語文4份課綱中,基本理念都寫著:「語文是社會溝通與互動的媒介,也是文化的載體。語文教育旨在培養學生語言溝通與理性思辨的知能,奠定適性發展與終身學習的基礎,幫助學生了解並探究不同的文化與價值觀,促進族群互動與相互理解。」小學生從選擇的那一刻,便開始認識台灣社會的多元組成,然後語言學習中認識該族群的文化背景、減少歧視,我很期待:被禁止學媽媽母語的新住民第二代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是帶著好奇和困惑回家問媽媽解答。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