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奇觀:德軍、美軍並肩作戰的「伊特爾堡之戰」

二戰奇觀:德軍、美軍並肩作戰的「伊特爾堡之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總是充滿了戲劇性,平常在生活中可遇不可求的「巧合」,在歷史上可是多了去了,今天講的這個故事,就來說個在二戰當中,化敵為友的奇葩案例,它就是二戰末期爆發,有「最奇怪戰役」之稱的──伊特堡戰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柯睿信

歷史總是充滿了戲劇性,平常在生活中可遇不可求的「巧合」,在歷史上可是多了去了,今天講的這個故事,就來說個在二戰當中,化敵為友的奇葩案例,它就是二戰末期爆發,有「最奇怪戰役」之稱的──伊特堡戰役。

相信各位客倌從文章上面的標題就能看到了,這次化敵為友的雙方分別是二戰當中的兩大男主角德國和美國(蘇聯表示⋯⋯)不過說到這可能就有人有疑問啦:這不對啊,國中歷史就教過,二戰軸心國和同盟國這兩個陣營可是打的你死我活,而且怎麼都沒聽說過有什麼化敵為友的案例呢?

欸,在這裡就得先澄清一下啦,正如開頭所說,伊特堡這是個奇怪的戰役,因為兩陣營打了六年,相比其他讓人熱血沸騰,動輒數十萬大軍的大戰,這種小事情還是不會被特別銘記的,其次,在華文圈裡,伊特堡戰役也是個比較少人著墨的話題,以至於大多人沒怎麼聽過。另外,這也絕對不是什麼像其他國家因戰敗被逼投降後才答應倒戈的破事,因為這樣就一點都不新鮮了,這場戰役能被選作本篇故事的主題,那絕對是有他的亮點在的。

好啦,前面廢話扯了那麼多,是時候該進入正題了,而進入正題前,先讓我們把時間給拉回到1945年的5月,這時的歐洲戰場,蘇聯紅軍已經攻進柏林,而納粹德國最高統帥希特勒也在幾天前就已自殺身亡了,曾經不可一世的第三帝國瀕臨覆滅邊緣。但,雖然此時的德國敗局已定,然而在帝國的領土內,還是存在著不少對納粹死忠的部隊,拒絕承認失敗的事實,心中仍存有一點希望的他們,力圖透過自己的力量反轉戰局,例如駐紮在奧地利伊特堡的一支德國「黨衛軍」就是如此。

1938年,德奧兩國合併,德國吞併奧地利後,開始在奧地利境內到處蓋集中營,伊特堡這個原本風光明媚的古堡,也被納粹黨承租給改造成了一座監獄,後來二戰爆發,德國發動閃電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把鄰居法國打到舉白旗投降了,之後納粹為了更好管理佔領法國後的相關事宜,就在那成立了個維琪法國當作自己的傀儡政權。

AP_45051705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法國人質獲救後的合影

而之前「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的那些高層官員們,諸如法國的前總理達拉第和雷諾,納粹更是直接打包帶走,把他們關押起來當作人質,以期能讓盟軍因投鼠忌器而早日放棄抵抗,而關押這群法國政要的地點,就是在這個奧地利的伊特堡監獄。

現在鏡頭回到那支駐紮在伊特堡的黨衛軍,隨著盟軍不斷逼進伊特堡,這裡駐守的一些黨衛軍士兵因為知道無法逆轉情勢而紛紛逃跑。5月4日的早晨,那些被關在監獄裡的人質發現黨衛軍都跑光了,於是就萌生出了越獄逃亡的心思,但他們並沒有貿然的就這麼跑出去,因為,他們知道,雖然大部分黨衛軍都跑的差不多了,可一定還是有些殘餘黨衛軍不知道躲在哪個角落。

如果運氣好,自然可以逃離伊特堡,可如果運氣背了點,被殘兵們發現,很可能就會再被逮捕甚至是直接就地槍決提早領便當。而就在他們躊躇不決的時候,一位上帝派來的救星出現在他們眼前,只不過,令這群人質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的救星,居然是一位名叫甘格爾(Josef Gangl)的德國國防軍少校!

46389286864_ed3cce0c79_o
Photo Credit: Julius Jääskeläinen @ CC BY 2.0
法國人質的救星,德國國防軍少校甘格爾(Josef Gangl)

這裡得先解釋一下,為什麼德國還有分什麼「黨衛軍」和「國防軍」呢?,不都是德國人嗎,這哪裡有差啊?欸,不講不知道,其實這兩者,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我們都知道,現在世界之所以會對納粹深惡痛絕,有很大的一部份就是因為其在二戰期間對猶太人,吉普賽等種族實施的種族滅絕政策,這種慘無人道的屠殺行為讓納粹成為了全世界都近而遠之的禁忌。而黨衛軍,就是負責弄死這些人的劊子手,他們身穿黑色制服,頭戴骷髏軍帽,專對手無寸鐵的百姓下手,幾乎凡是你可以想到的,納粹令人髮指的罪行,都是這群人幹的,第三帝國的臭名,很大一部分都拜他們所賜。(雖然有些不參與政治的坦克兵也是穿黑制服骷髏帽啦,但這是例外)

而國防軍可就不一樣了,他們就只是普通的軍人,屬於國家,繼承的是普魯士的光榮精神。他們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服從上級的命令,上面指示說打到哪,我就打到哪,單純的只是為了國家而戰,在這些軍人裡,其實也有很多人他們打從心裡瞧不起恃強凌弱的黨衛軍和獨斷專權的納粹黨,但因時局所迫,不得不捲入這場不義的戰爭。

回到這位名叫甘格爾的軍官上,在德國逐漸陷入戰敗的絕境時,其實也有不少人選擇棄暗投明,甘格爾就是其中之一。那天,他帶著軍中10位士兵參加奧地利人抵禦納粹的運動,在得知了法國人質的處境後,甘格爾做出了一個決定,那便是向附近的盟軍部隊求援。

甘格爾一行人很幸運,在求援訊息發出後,不久,他們就遇到了美軍第12裝甲師的約翰·李上尉,這位上尉他有著14名美國大兵,外加一輛雪曼坦克,李上尉幫這台坦克取了個稱呼,叫做「沉醉的珍妮」。經過簡單的交流後,甘格爾和李組成了一支「美德聯軍」,為了辨識德國友軍的士兵,這群國防軍士兵還在自己的手臂上纏上了深色布條,並決定由李來當指揮官,而李也因此,成為了二戰當中唯一指揮過德軍的盟軍軍官。

Bundesarchiv_Bild_102-10990,_Jean_Borotr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 CC BY-SA 3.0 DE
法國網球明星讓・伯勒特拉,攝於1932年。伯勒特拉曾三度成功越獄 ,最後一次更是在戰鬥期間由他主動提出,以向外求援

救援行動一開始,進行的還算順利,聯軍很快的就找到了關押法國人的監獄,救出他們後,緊接著聯軍又繼續佔領了城堡。不過很不幸的,沒多久,鄰近負責駐守達營集中營的德國第十七武裝黨衛軍也趕到了城堡外,他們想要奪回伊特堡並處決人質,聯軍在城內被黨衛軍死死的給包圍住,且人數跟兵器聯軍都處於極大的劣勢。在這個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從監獄裡被救出來的法國人也挺身站了出來。

前面說到,伊特堡的監獄裡,關的都是些法國的高層政要,但其實除了這些人物以外,德國還把很多法國的社會名流囚禁在這裡,諸如法國工人黨的領袖儒奧,法國將軍甘末林、魏剛,甚至還有法國當地的網球選手。

雖然伊特堡監獄內的這些法國人五花八門,幾乎什麼人都有,而且這群人他們有些因為政治立場的關係,存在著不少的矛盾,但到了這種生死關頭,他們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就算政治立場不同,但起碼我們身上留的都是法國人的血啊!最終,這群人選擇暫時放下矛盾,拎起武器,也加入到抵抗黨衛軍的戰鬥當中。

當夜,城外的黨衛軍從鄰近的高地用火炮砲擊古堡,沉醉的珍妮也不甘示弱,開火還擊,隨後,聯軍跳入壕溝內展開了與黨衛軍的激戰。然而,在戰鬥過程中,甘格爾少校為了保護法國總理雷諾,不幸被狙擊手擊中而犧牲,直到戰後撰寫回憶錄時,雷諾依舊對這位救命恩人念念不忘。

AP_45051407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獲救的法國政要們

故事講到這,原本的救星已經出師未捷身先死了,不過,災難並沒有因此結束。由於人數武器和食物都少的可憐,再加上又無法獲得支援和補給,聯軍逐漸的陷入了弱勢,就在這時,一名美軍士兵趁亂逃出城堡報信求援,於是,在聯軍彈盡糧絕,幾近絕望的時候,奇蹟的一幕出現了。

只聽城堡內的德軍士兵高聲大喊,看啊,是美國坦克!接著聯軍所有人向外一瞧,只見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另一輛前來支援的雪曼坦克帶著後面緊跟的士兵出現了,看到增援部隊的出現,聯軍所有人都不由得露出了獲救的笑容。而反觀另一邊,圍城的黨衛軍看到:哇,媽呀!怎麼坦克又來了,頓覺呀然驚恐,紛紛作鳥獸散四散奔逃。

5月5日下午四點,前來馳援的美軍和堡內的聯軍裡應外合,終於擊潰了黨衛軍,救出了城內的所有人。因為這場戰役,李上尉得到了美軍頒發的傑出服役十字勳章,此勳章要得到可不容易,只頒給那些在戰爭中「極度英勇」的士兵們(類似德國頒發的鐵十字勳章),因此能得到傑出服役十字勳章,對美國士兵來說,絕對是個值得紀念的殊榮。

不過相對於美軍士兵的喜悅而言,這裡面的德國士兵可就沒那麼幸運了,雖然他們也幫助了聯軍英勇的抵禦黨衛軍,但你們終究是別國的軍隊,而且還是個戰敗國的軍隊,那不管立下多大的功勞,終究還是得到戰俘營蹲一下吧。就這麼樣的,在場德軍士兵都得到了一張戰俘營免費暢遊券,開始了他們的戰俘生涯。

而至於那個英勇戰死的甘格爾少校,美軍雖然沒有給他追頒個什麼榮譽勳章之類的,但美軍有把甘格爾的遺體給安葬在伊特堡所在的沃格爾小鎮,如今,他被奧地利人看作是個國民英雄,據說,至今奧地利沃格爾還有一條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

到此,整個伊特堡戰役的故事都講完了,但最後還是不免來點省思,平心而論,雖然納粹發動二戰這場人類史上最大的浩劫,但並不代表他們的軍人就通通有錯。像甘格爾這樣的國防軍士兵,絕對是值得我們尊敬的,因為能夠在那個紛亂的時局,堅強的做出正確的決定,光是這點,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最後,共勉之,希望現在看著這篇文章的各位,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也能向甘格爾一樣,做出正確的決定,做出那個無愧於自己的選擇。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