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天縱《每個人都可以成功》:「大陸的人才在政府,台灣的人才在企業」的真正原因

程天縱《每個人都可以成功》:「大陸的人才在政府,台灣的人才在企業」的真正原因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制度下,人品道德有輿論和制度來監管,可是同樣重要的治理能力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重視。如果台灣可以由獨立於政府和政黨之外的機構,組織類似EMBA之於企業的「國家治理能力」培訓課程,則民主選舉制度的風險必將大幅降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程天縱

選賢也要選能:改善「治理能力」是提振民主效率的良方

最近台灣的選舉和施政結果,凸顯了一個問題:透過民主制度勝出的候選人,往往並不具有適當的治理能力。治理能力不足而又贏得選戰的人,往往會有來自選票的盲點,認為自己無所不能。這個問題的可能解法,則是建立超然獨立的「國家治理能力」培訓機構。

我在文章中甚少談政治,因為我是個正牌的「芋頭蕃薯」,常常自認是中間選民。我的好朋友們藍綠都有、兩岸兼容,所以為了不引起爭議,盡量避免寫政治話題。

在好朋友聚會時,我原本經常不知道如何參與這些政治議題的討論,幸好經過多年沉澱,每一個圈子都自然演化為「同溫圈子」,只要知道圈子的顏色,就不用擔心說錯話。有時候朋友也會開玩笑,說我是「牆頭草,風吹兩面倒」,但這種身分也為我帶來了一個好處:雙方的立場都能理解,雙方的言論也都聽得進去,而且覺得都有道理。

即使每個月聚餐一次,同窗情誼已經超過半世紀的初高中「綠色」同學會,最近也因為挺柯反柯、地方選舉慘敗,而經常出現「綠色茶壺裡的風暴」。幸好大家終究是擁有堅強革命感情的基礎,在爭吵進入白熱化之際,總有還沒喝醉的同學跳出來打打圓場、轉移話題。台灣喝酒文化中最精采的,也是許多人詬病的「勸酒」,在這個時候就發揮了正面作用:酒杯一舉、大聲吆喝「來、來、來、來」,一杯乾下肚,立刻換了話題,「同學同志」情誼依舊。

扶老攜幼排隊投票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起了個大早,做完全套運動之後,十點左右趕到投票所,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把公民的義務盡了。下午趕去台大管理學院為EMBA基金會演講。即使是選舉投票日,仍然來了近三百人聽我講的「企業致勝與企業文化」。

早上投票時,長長的排隊人龍中不乏白髮蒼蒼、拄拐杖、坐輪椅、兒女扶持的長者,也不乏攜子帶幼的年輕夫妻,頂著大太陽,一邊排隊,一邊和左鄰右舍熟人打招呼,還一邊跟小孩子們解釋什麼是民主投票。奇怪的是,排隊的這個時候,反而沒有人在談政治,沒有人在談藍綠和統獨。偶爾有人剛到,問及是否正確的隊伍,遙望人龍的尾巴,嘴裡碎念兩聲之後,仍然排隊去了。

這個號稱是對蔡英文政府期中考的地方縣市長選舉,終於以執政黨慘敗來收場。

領導國家和縣市與經營企業

縱觀蔣經國總統以降,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今天的蔡英文總統,台灣的經濟發展每況愈下,老百姓的不滿也日益嚴重。許多人都在問:「台灣式的民主制度是不是出了問題?」其實,民主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它使人類脫離了動物群聚的本性、訴諸武力統治的模式。台灣不流血的民主化進程,更是全球的典範。

就如同企業由盛而衰,問題仍然在「策略」、「管理」、「價值觀」上出現了失誤,而這三者都是由手握權力的「人」所決定的,所以與其說是「制度」的,還不如說是「人」的問題。

在《禮記.禮運大同篇》中就已經提到,政府治理要「選賢與能」,以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要選出人品道德與治理能力俱佳的人選。

人之為人,難免會有七情六慾的時候,也極難避免「貪瞋痴慢疑」五毒的侵蝕。在人品道德方面,縱使選舉時沒有問題,也不能保證權力在握時會產生變化,因此,必須靠輿論和制度來監督約束。

國家領導人的治國能力,則是影響國家興衰——尤其經濟發展——的一個關鍵。治國能力就如同企業經營管理能力,並非與生俱來的,是必須經過學習、培養而成的。

大陸的人才在政府,台灣的人才在企業

台灣經過解除戒嚴、黨禁、報禁的過程,更進一步於一九八七年開放兩岸探親。

我有一位企業界的前輩,當時立即動身前往中國大陸,進行長達一個月的考察行程。北京、上海、廣州是必去的,還走訪了幾個二線城市,接觸對象包括了政府官員和國企領導。他回到台灣之後,我就抽空去見他,請益此行的見聞。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他對海峽兩岸人才比較的總結。他說:「中國大陸的人才在政府,台灣的人才在企業。」

當時聽到這句話,雖然印象很深刻,但並不是非常明白其中的道理。總覺得當時的中國大陸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一切都是國有。這麼大的國家,能夠成為政府領導人,肯定是菁英中的菁英。而台灣經濟發展的騰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主要是靠著台商在全球打拚,才能取得傲人的成績,若以成果論,台灣企業家必然是人才中的菁英。

三十年後的理解

因緣際會之下,我從一九八八年開始了長達二十五年的跨國企業海外派駐生涯,其中長達二十年是常駐在中國大陸。在我派駐海外期間,對於中國大陸有了深入的認識,見證了從改革開放初期的百廢待舉,到今天成為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其間的變化不可謂不大。在派駐海外期間,每年只有少數幾次回到台灣探親度假,使得台灣反而成為我最不了解的家鄉。

二○一二年六月底,我正式從職場退休,自此之後定居台灣,重新融入台灣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退休後的六年半,經過各種同溫層圈子的洗腦、電視台名嘴的轟炸,各種大小選舉、公投、政黨輪替之後,一九八七年企業前輩的那句話又浮現在腦海裡。這一次,我似乎摸索到了真正的「原因」。

大陸政府體系的人品道德與治理能力

自從大陸改革開放後,經濟高速成長,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確實獲得很大的改善,但是貪腐問題始終如影隨形,擺脫不了。隨著習近平上台後加強打貪的力度,貪腐的層級和規模一再刷新紀錄,令人咋舌。很明顯地,大陸政府領導的問題出在人品道德,但是改革開放、經濟成長的結果,則源自政府官員的治理能力。

關於人品道德的問題,或許可以歸咎於十年文革,以及大陸價值觀的淪喪。而強大的治理能力,卻來自於大陸政府重視培訓和逐步提拔晉升所帶來的工作歷練。

由於一黨專政,大陸政府和國企一直有所謂的雙軌管理制度:擔任行政職務者的培訓,由國家行政幹部管理學院負責;擔任黨組織職務者的培訓,則由黨校和團校負責。

早在一九九六年,大陸政府即著手進行政府和國企領導人的MBA課程培訓,課程內容包含大量最新的經營管理實務和理論,連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競爭策略》(Competitive Strategy)和《競爭優勢》(Competitive Advantage)兩本書都排在課程裡。

政府官員的提拔和晉升,更是宛如企業一般。除了工作單位的考核推薦之外,還要經過共產黨組織部的考核、建議與監督,就像企業的人力資源部門一樣,以確保官員晉升必須經過的培訓和歷練,循序漸進。

台灣政府體系的人品道德與治理能力

在台灣民主選舉制度下運作的政府體制,政府機關的公務員升遷也遵從相同的運作模式,但地方和中央政府的首長、縣市議員和立法委員,則是經由民主選舉產生。

對於政府首長的人品道德,有輿論和嚴密的監管制度來監督和確保,但是在選舉期間,候選人的人品道德則成為選舉攻防的焦點。因此抹黑、造謠、假新聞和各種陰謀論就層出不窮。在治理能力方面,由於民主選舉制度的關係,選戰贏者就可以一步登天、一夕成名,治理能力反而不會得到選民的關注,也因此,與之有關的施政方向與政見就成了不重要的陪襯。

從李登輝之後的台灣總統和地方政府首長的政績不振、經濟下滑,都與其治理能力、培訓、歷練不夠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只要選贏了,毫無行政和經營管理經驗的律師、教授、黨務人士就可以擔任政府的首長,沒有人會去質疑他們的能力和經驗是否能夠勝任這麼重要的職責。試想一下,一個跨國企業的董事長或執行長,由一個毫無訓練和歷練的人來幹,企業所承擔的風險有多大?更何況是一個國家的總統或城市的市長。

台灣應重視、培養治理能力

類似中國大陸的企業經營模式,只有在一黨專政的情況下才能辦到。台灣是個民主國家,政府首長必須經由民選產生,當然不可能像中國大陸一樣,透過考核、提拔、晉升循序漸進,因而擁有適當的治理能力。但是,政黨可以學習企業對人才的培育方式,提升自家政黨推舉人選的治理能力。

時下的台灣,不僅是大學名校紛紛成立EMBA班,連公協會、媒體、人力資源、審計、顧問等規模較大的公司都加入這個浪潮,成立「商學院」、「CEO學院」,為企業的轉型升級和接班培訓人才。可是關係著國家發展和萬民生計的總統、縣市首長的民主選舉候選人的治理能力,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豈不奇怪?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一般簡稱為北農)前總經理吳音寧,由於沒有受過企業經營管理的訓練與歷練,因此被封為「年薪兩百五十萬的實習生」,原因就是政治任命。政治任命並不會將治理能力直接灌輸給被任命的人,同樣地,選票也不會灌輸治理能力給贏得民主選舉的候選人。相反地,選票往往會使贏得選舉的人自我催眠,真的以為自己無所不能。

組閣與創業團隊

我一再強調,創業與就業的差別就在於「就業是靠自己的長板,創業則是玩自己的短板。」

贏得選戰的政府首長,可以透過組閣延攬人才,加強自己的施政和治理能力,就如同創業者可以延攬人才,組成自己的創業團隊。但是,先決條件是創業者自己必須具有一定程度的「能力」,然後很清楚知道自己的短板是什麼,才能延攬與自己專業、資源、個性、能力互補,同時又有共同價值觀和願景的創業團隊成員。

對於治理能力不足而又贏得選戰的人,選票經常會讓人出現盲點,看不到自己的短板,以酬庸形式組閣,造成將來施政失敗、忽視民意、無法連任的結果。

補救之道

民主制度下,人品道德有輿論和制度來監管,可是同樣重要的治理能力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重視。如果台灣可以由獨立於政府和政黨之外的機構,組織類似EMBA之於企業的「國家治理能力」培訓課程,並得到政府、政黨、社會的支持,凡是參與民主選舉的候選人,必須經過此機構的培訓與認證,則民主選舉制度的風險必將大幅降低。

結語

在我四十年的職涯中,始終堅持學習與創新。凡是訂了目標要執行的任務,我總是分三個步驟去達成,因為我曾受過「欲速則不達」的教訓之苦。

一九八七年中華民國政府宣布解嚴,一九九一年國民大會全面改選,一九九二年立法院全面改選,一九九六年首次總統直選。台灣在總統直選後,可以稱得上由威權體制進入民主制度,距今也將近二十三年,早已過了「有」的階段,但仍然稱不上「好」。

這次地方選舉,民意翻轉使得執政黨慘敗,大家都在檢討原因。不管是執政黨或是在野黨,都仍然糾結在意識型態的是與非上,也就是仍然在要求民主制度要更「好」的階段。政黨已經輪替兩次了,眼看著又是另一個輪替的前兆出現,兩黨仍然在互相攻訐,爭辯誰對台灣比較好。

我對這次大翻轉的解讀是,選民已經對這個「好不好」的階段厭倦了。選民們關注的、要求的,是究竟民主選舉制度對經濟發展和萬民生計「有沒有效」?而民主選舉制度有沒有效,歸根究柢在於政黨是否推出「賢」與「能」的候選人。過去二十多年,兩黨始終陷落在意識型態,以及候選人是否具備高超人品道德的漩渦裡,卻忘了「有沒有效」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候選人有沒有治理能力。

三十多年前,我的前輩說「台灣的人才在企業」,當年的企業人才都已垂垂老矣,卻仍然緊握產業資源牢牢不放。而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台灣的政黨政治裡。

企業界已經認識到人才培養與接班的問題,關係到企業的生死存亡,也因為如此,EMBA班如雨後春筍般地到處萌芽壯大。唯有透過學習、培養、歷練、經驗,才能出現禁得起挑戰與考驗的企業人才。

在華人世界裡,台灣是唯一擁有傲人民主選舉制度的地方。我也希望有一天,我們都可以向全世界驕傲地說:「台灣的人才不僅僅在企業,也在政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每個人都可以成功:程天縱的31個見解,引領你建立自己的人生思路,活出精采職涯》,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程天縱

「每個人有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追求,都可以自我實現、成就自己。
不要copy誰,也不必羨慕別人,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一方領域中成功。」——程天縱/本書作者

  • 何飛鵬(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專文推薦

程天縱,是電子科技業「大神級」的專業經理人,曾任中國惠普總裁、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鴻海集團副總裁,以及富智康執行長。退休後創立「Terry&Friends」創業社群,在兩岸輔導逾500個創業團隊。

和前三本著作強調管理理論與技巧、詳述企業文化相關議題有所不同,本書希望傳達作者的一個理念給讀者: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珍視的領域成功。也因每個人的人生都是獨特的,接受的教育不同,經歷也不同,因此其他個人或企業的成功,是無法複製的,還必須仰賴自己的學習與吸收能力,才能真正從他人身上獲取養分。

儘管程天縱的寫作一向都是以深入淺出的文字搭配實務經驗,易於閱讀並理解,然而「經驗沒有捷徑」,對於沒有經歷過類似工作場景的讀者而言,還是難以產生共鳴,並產生切身的「感覺」。另一方面,若能在讀文章之前,先了解作者——包括作者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以及思考模式——這樣就更有機會把文字讀透,讓其中的道理真正為讀者所用。

所以本書著重在程天縱個人的經歷與反思,讓讀者能在了解作者的思想體系與專業經歷後,從故事與文章中了解他的各種觀點,看他如何分析事物與現象,鼓勵讀者學會觀察、思考、判斷、決策,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思路,進而在自己所珍視的領域中脫穎而出。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