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的社福政策「身心障礙專責保險」有可能實現嗎?

郭董的社福政策「身心障礙專責保險」有可能實現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一個身心障礙者的立場來說,如果郭董對於身心障礙的政見是這種執行機率低到破表的等級,我很難說服自己把票投給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上晏蕭(亞斯伯格症、詩人、文學、文化現象評論人,亞斯問題倡議者,現為小朋友文化負責人)

為身心障礙者關上的保險之門?

前幾天看到風傳媒的這一篇新聞,〈117萬身心障礙者「有錢也無法投保」 郭台銘:花100億元成立專責保險公司〉。作為一個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天然拒保戶,我想結合個人經驗,對郭董的論述提出一些看法。

每當有人遊說我買保險時,我總是客氣的說一句:「我是身心障礙者,而且領有手冊。」後面大概就可以省略掉許多麻煩,但不是全部的交際過程。畢竟這些年來,保險業者們早已開發出諸多以「儲蓄險」等名義變形的「理財商品」。雖然也有所謂的意外保障,但相對其他專項的責任險,給付的金額對保險公司而言,相對不痛不癢。

但確實,在醫療、意外、壽險3個項目,身心障礙者被拒保是相當常見的事。然而這種狀況,我認為並非是如報導中所說的,單單就「身心障礙者」與其背後的污名狀況來決定的。

正文前,先說一句,我不是保險業專家,所以中間如果有我想當然的情況,再煩請相關專業不吝指教。

保險的本質與身心障礙者的天然風險

很多人對保險業有些誤會,天真的以為說,保險是分散風險的一種互助協議。

但以實際狀況而言,客戶繳納的保費,根本不是保險公司的利潤來源。事實上恰恰相反,客戶繳納的保費對於保險公司而言,是他們拿去投資其他項目的資本。

簡言之,保險公司在收了客戶的保費以後,會進行各式各樣的投資運用。包括但不限於有價證券、不動產、放款、專案運用及公共投資、國外投資等等。(有興趣的人可以上金管會旗下的「保險業公開資訊觀測站」,查找自己感興趣的保險公司的「資金運用表」,都是公開資訊)

既然吸納保險客戶的本質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增加可運用的流動資金,那麼對於這些保險客戶的要求以及提供的險種,自然都是以「降低風險」為主。降低誰的風險?自然是保險公司因客戶出意外而產生大筆支出的風險啊。

如果一個人「健康因素許可」、「行為能力正常」、「有正當工作」,可定期繳納保費,保險公司會積極遊說這些人加入投保協議。

以上述條件來看:身心障礙者在前3項因素上都是壓倒性的不利。但是,即使不是身心障礙者,只要在業務評估過程中,有判定上面的狀況不達標的情形,不管你什麼身份都是會被拒保的,尤其是醫療險、意外險、壽險等等。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年齡越大的客戶,要繳納的保費越貴。

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其說保險公司拒絕身心障礙者的投保申請,不如說保險公司會拒絕ㄧ切被他們判斷為「高風險客戶」的投保申請。

白話一點講:不是因為看你有障礙而不爽給你保險,而是因為你的障礙讓你比別人更容易出事,而不願意讓你保險。

以商業的邏輯來說,任何企業都有選擇客戶的權利。以任何形式要求讓保險業吸納高風險客戶,都會實際影響到承辦方的運行。

不切實際的專責,錯估保險的商業本質

所以郭董提出的,根本就是不切實際的解決方案。

因為若組成一個「專責身心障礙者」的公司,以起始的風險而言,這間公司所吸納的所有客戶,都將至少與上面「健康因素許可」、「行為能力正常」、「有正當工作」3個項目中的1項有所衝突。而假如一個有身心障礙者身份的人能滿足上述3項條件的評估,那他也大可以尋找一般的保險業者投保,能獲得更好的保障。

問題是,滿足上述所有條件的人,還有可能具備身心障礙身份嗎?

另一方面,專責身心障礙者的公司接不接受一般客戶?接受的話,先不說這還算不算專責,一般客戶會選擇一間以承辦高風險群體保單的公司來投保嗎?

當然,誠如郭董辦公室所說,身心障礙者的風險支持問題不是生意,而關乎社會正義。

但這裡是台灣,我們擁有一套在制度上領先世界的醫療保險:全民健保。

事實上,單從社會保險的角度來說,我認為全世界罕有比台灣健保更能照顧到社會弱勢的醫保方案。

然而,這份保障,是建立在什麼東西之上?我想這幾年不論是醫勞盟、還是健保費調漲的爭議都已經可以說明一切了。原廠藥的退守、健保局的核刪機制、乃至於私人醫院的績效制度,許多「過度診斷」、「過度治療」的問題,都與全民健保的運作有關。

然後別忘了,健保的母體是全體國民。而郭董說的專責,是「117萬」身心障礙者。

甚至,萬一這些身心障礙者都不具備納保的能力怎麼辦?會不會最後變成了另一項「強制保障」的德政?

對,我就是在說那個國民年金。

更加「專業」的「社福政策」在哪裡?

綜上所述,以一個身心障礙者的立場來說,如果郭董對於身心障礙的政見是這種執行機率低到破表的等級,我很難說服自己把票投給他。

當代社會,確實仍舊對身心障礙者有諸多污名的隔閡存在。不論是作為倡議者,還是實際擁有隱藏性障礙的亞斯患者。我都期待能在這一次的總統大選中看到適當的社福政策。

初選至今,可以看出郭台銘以「專業經理人」、「商務菁英」的身份為自己設計形象包裝。然而「商業」不是萬靈丹,尤其當上升到國家的高度時,政治人物要如何碰觸整個社會結構中天然被置放在弱勢的區塊,提出有別於過往且確證有效的方案,我認為郭董繳出的這份答案卷,尚無法獲得及格的分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