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預料的「心機」:正常人比精神病患更讓人害怕

無法預料的「心機」:正常人比精神病患更讓人害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怕面對患者,只要知道患者罹患的是哪一種疾病、程度、症狀,其實很好應對。但是我怕正常人,因為正常人腦袋沒問題,正常人擁有偽裝的能力,正常人有故意說謊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章不會出現任何法律條文,請安心服用)幾年前,有一位好友在三更半夜打電話給我,說是感情出問題。通常這代表的叫做兩個人之間發生糾紛。

「怎麼了?小兩口吵架啦?」我問。「沒有,只是很多朋友叫我跟女朋友分手,我想說這種問題你比較熟,就來問你。」他說。「我比較熟?是你女朋友跑去殺人放火喔?」不然呢?我熟的就是刑法裡的「關懷生命系列」章節啊。

那位朋友(以下簡稱甲男)開始緩緩道來。他的女朋友(以下簡稱乙女)以前曾經犯了傳說中的「交到壞朋友」、吸過一陣子毒品。哪種毒品我沒有詳細問,但可以確定的是:肯定「不純」,是參了很多「有的沒有的」雜質的廉價爛貨。

乙女吸一陣子而已,很快就戒毒沒再繼續碰了,但就好像人吃到不新鮮的過期海產一樣會得腸胃炎、有些嚴重點的甚至還會過敏、中毒導致死亡結果。因為乙女所吸食的毒品就是不純又雜質多,就算只是短期吸食、也已經對大腦產生「不可逆」的「永久性損傷」。嘛……爛貨嘛。

「她常常會妄想,妄想有人要害她,也會妄想自己是大公司老板娘什麼的,還會有幻聽幻覺。」甲男說。喔,難怪說我比較熟,這種狀況就是腦部損傷,俗稱的器質性精神疾病啊。

「她有顯現出任何暴力傾向或者以任何方式去故意傷害任何人的事情過嗎?」我問。「她有的時候會咬我,會哭鬧,會跟別人吵架。」甲男回答。「就這樣?」我問。「嗯,就這樣。」甲男回答。「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所謂的正常人比較恐怖,還是精神疾病患者比較恐怖。」我問。「不知道。」甲男回答。「那我再問你:你認為『正常人』去犯罪比較多還是精神疾病患者犯罪比較多?」我問。「正常人。」甲男回答。「是啊,一模一樣的道理。」我說。

shutterstock_106951359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是一個領有身心障礙證明的雙極性情緒障礙(簡稱躁鬱症)患者,多年以來,當我跟人初次提到是病患的時候,對方有八七趴的反應都是:「你會不會跟我講話講到一半就突然拿刀子砍我?」

但是,我有定期回診、規律服藥,這些年來控制地很穩定……除非有人「故意」「踩我雷」,我才會生氣暴走。嗯……這其實大家都會不是嗎?試問有人一天到晚問候你老母,你會不會不爽?再試問有人一天到晚嘲諷你是奈米屌,你會不會不爽?最後再問一個:你老婆被人睡了,你會不會氣到抓狂想砍人?

除非你神經大條到一種有病(俗稱、非實際疾病)的地步,否則幾乎任誰都會吧?在「有家庭支持及妥善就醫的前提下」,所謂的正常人跟患者在「生氣、動怒、暴走」等情緒和行為控制上,也就是所謂的「攻擊性」、「危險性」高低上有什麼差別?嗯?好像沒差耶。

其實有差。

「我不怕面對患者,只要知道患者罹患的是哪一種疾病、程度、症狀,其實很好應對,因為我知道他會想什麼、他在想什麼,這超好猜的,我就可以針對這些下去做判斷和應對。但是我怕正常人,因為正常人腦袋沒問題,正常人擁有『偽裝』的能力,正常人有『故意說謊』的能力、正常人有『設局陷害人』的能力、正常人有『面前笑嘻嘻、背後捅你刀』的能力。因為他大腦正常,我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的還假的,超難判斷。簡稱兩個字:心機!所以比起患者,我更害怕正常人。因為正常人下一秒到底會對我怎樣,我『完全不知道、完全無法預料』。」我說。

然後我跟朋友開始聊起了各自在工作上被長官同事陷害衝康、被客人廬洨雞掰的各種心酸往事。

「所以講到這邊,你覺得正常人比較恐怖還是患者比較恐怖?」最後我問他。

「幹,正常人真的超恐怖的。我女朋友真的就跟妳講的一樣,其實只要知道怎麼哄,很快就沒事了。會跟人吵架,也都是別人故意去欺負她。我每次工作被雞掰、開車被撞,都是正常人。我有打電話找你真的找對人了,不然我朋友都叫我分手,我那些朋友覺得她很恐怖。」甲男說。

「恐怖的是馬路三寶和心機重的雞掰郎啦。」我說。他們在那通電話之後,每天好好地相處、過著平淡而幸福的日子。我跟那位朋友已經兩三年沒有聯絡了,但在失去聯絡時,他們都還在持續交往中。

shutterstock_53434316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精神疾病患者就跟同性戀一樣,多年以來承受各種污名化、妖魔化。尤其是新聞媒體和影視作品,總是把患者描述成雖時都會暴走、動不動就拿刀出來捅人的恐怖份子。

關於精神疾病的部分我就不多說了,請參閱〈「憂鬱症」不是憂鬱,他是一種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跟〈憂鬱症治療是一條以「年」計算,甚至一輩子一個人走的漫漫長路〉這兩篇文章。記得兩篇都要看完喔,這兩篇是拆開的、不完整的,要合起來看才是完整一篇的喔!

但我知道八七趴的人都不會去看,畢竟是「八七」嘛,欠缺期待可能性,我也就不抱什麼期待了。反正呢,明明是成年人犯罪遠遠多過於未成年人,但只要未成年人一犯罪,媒體就會報導得好像整個未來都沒救了、教育超失敗的一樣在那邊不知道崩潰幾點的。同樣的,明明是沒有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去犯罪遠遠多過於罹病的患者,但只要患者一做了什麼,媒體就開始嗨了。

反正、媒體要的是點閱率跟收視率嘛,而觀眾最愛看的就是屍體跟裸體不是嗎?不然為什麼公視的節目收視率總是低於漏乳溝的無腦談話性綜藝節目?不然為什麼線上A片網站的點閱率永遠高過於內容品質優良的公共事務論述網站。

明明因為飛機墜機而死亡的人數和機率遠遠遠遠遠遠低於駕駛機車和汽車,但只要一台飛機掉下來,大家就開始叫叫叫:「飛機好危險!」統計數據都放在那邊。而且還不像你違法下載A片還要輸入密碼一樣,類似那些的統計數據都沒有用任何密碼鎖著,完完全全公開在那邊。

但你們就只會「謝謝大大無私分享,樓主一生平安喜樂」,每天血液都流到下面的性器官去了,大腦處於幾乎無血液的腦殘狀態。嘖,難怪幾乎沒在思考,看到重大刑案就只會不經過大腦思考、直接勃起然後反射性地潮吹噴出:「死刑!」

為什麼刑事案件要鑑定?你自己去想一個問題。大家從小到大,不管看動漫畫還是偶像劇、八點檔、電影……無所謂,總會看到一種情節吧:好人被壞人控制。不管是魔法啦、下降頭啦、大腦被植入晶片啦,反正那個好人就是被壞人給控制而「無法控制自己」的「任何行為」嘛!

好,現在那個好人被壞人控制去殺人,你會覺得那個好人應該要被判死刑嗎?很多作品不就是在演這種「大家不知道主角當時的行為是被控制,主角只好落跑,一路躲執法人員的追捕,還要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嗎?那你支持主角,還是支持那些追殺主角的執法人員?

通常大多數人會支持、同情主角嘛。為什麼?因為主角「無法控制自己」,所以主角「沒有犯錯」啊。啊怎麼一模一樣的邏輯跟概念,換到現實生活來,大家就通通相反了,只會高舉著懶…..手,大喊:「死刑!」

shutterstock_3075618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不講任何法條,不講任何理論,不講任何專有名詞。當我們在判斷一個人需不需要為一件事情負責的時候,我們會怎樣?會「看狀況」嘛!各種主客觀狀況啊!客觀上當時的情境是怎樣,主觀上那個人的想法是怎樣。到底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以及那個人所做出那個行為的時候,他「有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所以才會需要鑑定嘛,鑑定的功能和用處就在這邊。如果他的言行舉止並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他完全就是處於一個就算他再怎樣努力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狀態下,那當然不能把帳算在他頭上啊。不然你「睡覺」的時候「夢遊」去殺死了一個人(真的有發生過這種案件喔),你自己想想看,你覺得自己應不應該不被判死刑?

話又說回來,世界上天天都在死人啦!差別只是在於你「有看到」還「沒看到」而已。你們就只對屍體跟裸體有反應啊,然後最好是「裸體的屍體」,這樣更棒,收視率跟點閱率瞬間標超高。

好,每天都有人被弄死,有人立刻當場就死了,有人拖了幾十年才死。結果有差嗎?沒差啊,一樣都是被弄死啊!時間長短不同而已。你們只對那種血流滿地的有感覺,卻沒看到那些安靜無聲躺在醫院裡面躺不知道幾年的那種。我舉個例子:廠商排放有毒污染物(包然水以及空氣及其它形式)。再舉個例子:廠商明知有極高造成慢性重大疾病(例如各種癌症)、甚至會導致死亡結果風險的食品添加物。

廠商知不知道會害死人?知道。廠商是不是故意的?是!再加上我一直在強調的「過勞」所引發的各種災難和損失,每天死一大堆人。再加上法規的不完整、黑道、政客與財團之間的不法利益勾結,啊你們怎麼不對那些犯罪的政客和老闆們喊「唯一死刑」?這些人事物造成的死亡人數遠遠遠遠遠遠遠遠遠遠遠遠……高過於你在各種媒體上面看到的殺人案件數量,害死一堆人耶,屍體都多到可以堆成山那麼高了。

開槍射擊或拿刀捅人頂多死幾個人,可是我剛剛說的那些,死亡人數可是用「成千上萬人」為基本單位在計算的耶,數字差這麼多,怎麼不喊一下,喊兩聲來聽聽看啊?真要那麼有正義感,那就去包圍政客的服務處跟黑道堂口還有財團總部嘛。怎麼遇到這種就不敢說話了呢?說穿了不就兩個字:「俗辣!」

所以到底是誰比較「危險」?誰造成的「傷害」比較大?我個人是這樣認為啦吼,那種只會在留言區喊死刑跟叫廢死聯盟踹共的那種,基本上就是沒在思考。大腦是用來思考的,沒在思考,大腦等於不存在;不存在,那不就等於腦袋裡面是空的嗎?

哇靠,那比智障或腦殘還要更嚴重耶。人家智能障礙或者精神病患起碼還有個大腦擺在那邊,還會思考。你們頭殼底下空空如也,什麼也沒裝,這超危險的,對社會造成的危險度瞬間爆表直衝天際,實際上造成的傷害也確實一大堆。

一般來說我主張廢除死刑啦,但是在這種狀況下,我就順你們的意,支持你們的主張,既然危險程度跟實際造成的傷害都這麼大,那就通通抓去槍斃,唯一死刑。連鑑定都不用了,畢竟腦袋裡面沒有裝任何東西是要鑑定什麼?敲敲看頭骨的共振程度可不可以拿來當重低音箱嗎?而且大腦不存在,就等於「腦死」了嘛。既然都腦死了,直接開槍殺了基本上也沒差啊。

這悲劇不分各行各業,這是整個國家社會的龐大集體文化,是非常複雜的體制結構所造成的後果。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努力、需要金錢、需要時間、需要大腦好好去思考這一切。不過本人真的感到很遺憾,在我眼中相對多數的人都不具備最後一個條件。

好啦,我知道你們大腦都不是用來思考的,而是拿來破解正妹上鎖的網路相簿的。但是你們主觀上認為自己很有腦、很有勇氣、絕對不是俗辣、更不是腦殘,所以我「很好心」地幫你們喊一下:「唯一死刑!」殺、都殺、殺好殺滿!而且不用法官來判,我們就來推動立法,讓執法人員只要主觀上認為你有犯罪嫌疑,就可以直接立即當街開槍擊斃,然後射歪或者流彈不小心打死其它無辜民眾也完全不用負任何責任。

因為既然無腦鄉民的危險性跟造成損害這麼大,就算錯殺一百,也絕對不可以漏掉一個。畢竟,這一切都是「為了社會治安」嘛。不小心被打死的,就當作是犧牲自己做功德就好啦,這功德無量耶,可以上天堂喔。

這樣就絕對不會浪費任何司法資源,而且還會讓社會加穩定,更可以避免大家一直在吵的恐龍法官問題。所以小弟在這裡懇請各位厝邊鄰居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同學朋友唯一支持無腦鄉民直接一律槍斃處死,大家說賀母賀?

欸,怎麼這篇文章從頭到尾都沒有在講道理跟論述事情啊?老師常說,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想要解決問題的人,一種是只想發洩情緒的人。既然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想要講道理、也沒有想要看論述、更沒有想要解決問題,而只是想發洩情緒,那我幹嘛浪費時間寫沒人看的邏輯論述文章呢?

shutterstock_49919650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要賺觸及率跟提高知名度,我直接刊登剛出生的小貓照片或者大尺度幼齒正妹照上去就好啦。所以你們看看,我這麼配合大家,這麼體貼。大家想發洩情緒,我就陪你們一起發洩情緒,這樣不是快樂多了嗎?所以搞清楚,我不是說沒有在思考的人就是垃圾,既然身為一名政府認證的有牌瘋子,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發!大!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Objection - 蕭奕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