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戰術目標非常明確:讓郭台銘在初選打敗韓國瑜

柯文哲的戰術目標非常明確:讓郭台銘在初選打敗韓國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2019年7月的這個當下,柯陣營的戰術目標非常清晰:讓郭台銘在初選打敗韓國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預測柯文哲未來的走向是很麻煩的一件事,因為柯陣營非常短視,其選舉戰略是「漁翁得利」,沒有中心思想、沒有核心價值,為此任何的搖擺、背信、說謊、咆哮、惺惺作態他都做得出來。但至少在2019年7月的這個當下,柯陣營的戰術目標非常清晰:讓郭台銘在初選打敗韓國瑜。

為了走向2020護國戰爭的勝利,現在進步台派必須堅定「非韓不投」,讓韓國瑜勝出,就能夠創造藍營分裂與柯家崩潰的勝機。這一波戰術推演,我認為不會有比Emmy寫得更清楚,請大家詳讀這篇

國民黨初選期間,請想盡辦法守在市話旁邊,借助鋼鐵韓粉打敗郭台銘跟柯文哲。

國民黨初選期間,請想盡辦法守在市話旁邊,借助鋼鐵韓粉打敗郭台銘跟柯文哲。

國民黨初選期間,請想盡辦法守在市話旁邊,借助鋼鐵韓粉打敗郭台銘跟柯文哲。

明確的戰術目標說明完畢,筆者接下來要為大家說明,柯文哲陣營的推進簡史,以及下一波民調衝突之前各陣營的部署狀態,讓大家知道國家的局勢怎麼會走到這一步。首先大家要明白,政治人物的決策牽連太廣,不可能僅憑一人獨斷,所以幕僚團隊會強烈影響決策走向。

前一篇已經舉例過台北菁英藍幕僚對柯文哲的影響。再者,政治的認識是有多層次的,但大多選民(尤其柯粉與昌粉)的問題在於現實認知極度淺碟,所以會採取去脈絡的單一詮釋角度。

柯文哲參訪社區長照據點(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柯文哲「漁翁得利」的野心戰法

理解到政治人物、幕僚團隊、所屬陣營是極端複雜的動態多邊賽局,就不該以簡單且靜態的模板去套用政局。限於篇幅,本段落摘要柯文哲近五年來的政治動向。先是在2014年樹立起乾淨透明的形象,是以洪仲丘「無黨派公民運動」加上反傾中「守護台灣主權」組成。柯文哲當上市長之初,受到綠營大力幫忙,市府內部多是民進黨幕僚,就連傲人的世大運也是高雄世運幹部支撐才順利落幕。

這過程中,柯文哲希望擴大自己的支持基礎,加上本身的保守性格,因此採取「進步形象的網路宣傳」與「保守穩健的施政主張」為雙重策略,以期在橫掃全台年輕選票的基礎上,爭取淺藍選票。可是2018的選舉結果顯示,丁守中得票率與連勝文完全相同,台北的人口社會結構(也請參考前篇新黨歷史)之強固,是柯文哲團隊無法撼動的。

這一點,柯陣營隱約在2018年中已經察覺。在此之前,柯陣營為了爭取淺藍選票,採取「捧韓打綠」的策略,成功利用民進黨在農業政策上與雲林張家衝突,將大眾的認知導向「民進黨新潮流為了權位卡韓」。其實根本關新潮流屁事,主線是農陣與張家農會的鬥爭,但因為林聰賢是新潮流,所以柯陣營利用大眾對派系政治的陌生,緊抓這點進行分化煽動。

結果柯文哲成功改變台灣,讓台灣被韓流席捲,面臨民主化以來最大的一次滅國危機。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韓流在2018年春季壯大之後,夏季時已令柯文哲明顯流失草根系選民的支持。原本柯文哲以高學歷、低水準的民粹語言,四年來在台灣政壇聲量第一,但他打造出的民粹潮流,卻被韓流整碗端走。最終柯文哲僅以3000票慘勝丁守中,柯陣營嚴重焦慮,徹底重新評估選總統的可能性。

由於柯陣營的本質就是短視傲慢無賴小聰明,因此很快就定調「按兵不動,越晚宣布選總統越好」,同時釋放綠白合作的風向球,希望挽回民進黨的善意。但民進黨在年末兵荒馬亂之際,成功由老將蘇貞昌接下院長進行整頓,蔡英文總統以國士無雙之姿,在年初打擊中南海「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關鍵戰役勝利,更是迅速重建了威信。即使黨機器的整頓至今仍千頭萬緒,府院已經加緊收拾殘局,扛起了2020戰場的重責大任。在這大勢之下,民進黨關閉取巧的小徑,斷絕柯陣營求和的念頭。

不僅一度向綠營求和,與藍營也如法炮製,年初國民黨太陽升起,韓國瑜狼顧其後,柯陣營選後多次想要「柯韓會」,卻被韓拒於門外。柯自知資源無法與兩大黨抗衡,但選後兩大黨的震驚慌亂,讓柯營始終不死心。

3月以後終於等到兩大黨初選分裂危機,柯營確認國民黨、民進黨有重大團結障礙,因此採取見縫插針的戰術(這本來就是賤嘴柯的拿手好戲)。約莫從3月起,開始明確、用力地譏諷蔡總統與韓禿,就是為了聚攏游離票。

反鐵籠公投  韓粉郭粉聚凱道
Photo Credit: CNA
二、「投機押寶」造成的台灣民主危機

柯文哲的崛起,背後是多股力量加持而成。2014年民進黨知道台北市社會結構的不可撼動,決定「禮讓」柯文哲,順利促成在野勢力大整合。不論選舉過程或選上之後,各黨各派都有金主接觸柯陣營,並且安插人馬進去。藍、綠、紅、浪人、素人、商人都有。有些綠營英黑把柯文哲崛起與變質全部怪罪給蔡英文,這是事後諸葛,而且見樹不見林。

藍綠插旗柯陣營,是為了多上一層保險,希望可以藉柯文哲拉攏中間選票。對某些派系頭人而言,更有多方押寶,讓自己保持政治影響力的意義在。前一篇文章已經談論過紅與藍這些投降主義與姑息主義者對柯陣營的影響,接下來我們會講更多「浪人」與「商人」的影響,尤其是商人。

或許我們可以從「雙城論壇」這個線索講起。

台北市與上海市的雙城論壇,除了兩市政府,背後還有中共對台單位、台北菁英藍集團、兩岸財團等勢力在穿針引線。旺中老闆蔡衍明自然也是重要的兩岸財團,為雙城論壇出力甚多,與柯文哲建立良好交情。

之前筆者在評論反紅媒遊行時,曾經提起台北市兩岸小組成員有旺中高層胡志強、蔡衍榮,即是旺中集團與柯市府關係緊密的明證。台派都很清楚旺中集團是吹捧韓流的大本營,但卻往往沒有注意到,旺中集團對待柯文哲的態度也相當友善,這是商人多邊押寶之故。

一般讀者應該不知道,台灣絕大多數財團,會同時給予藍綠兩黨政治獻金,這是為了影響力,也是為了保險起見。但金額與支持力度有別。在各式各樣財團之中,蔡衍明的旺中集團,擁有首富級的財力,並且掌握大量媒體資源,左右政局的能力更是突出。即使蔡衍明的首選是韓國瑜,旺中也從未減少對柯陣營的支持往來。

(筆者曾遇過不少讀者質疑,蔡衍榮是民進黨派系「正國會」的重要金主,民進黨是否空穴來風抹紅柯文哲?蔡衍榮確實是民進黨金主,但他們不清楚旺中集團源於宜蘭食品的發家脈絡,也不明白商人長袖善舞的手腕,更忽視蔡家兄弟的個人選擇,所以未窺全豹。在此略作補充。)

商人自利押寶,政客亦逢源投機。柯文哲與其幕僚明白「中間位置」的戰略價值,四處招搖撞騙,前章已有說明。在商人與政客的算盤之下,原本難以上位的年輕政治浪人看見機會,在柯市府取得局處首長等位置。

這些浪人,有的是為了打響個人品牌,有些則是代表自身所屬利益集團(通常是家族,家族再牽動黨派或財團)進入柯市府。後來蔡璧如鬥走大多數泛綠幕僚,留下來的人在擊潰丁守中之後也紛紛離去,僅存的綠營少爺無法主導局勢,柯文哲也就毫無拘束地傾向中國,而且無法避免參選總統。

主公必須爭奪大位,底下的人才有錢賺、有位置分。好的領袖會讓部下發揮長才,為組織與公益服務,壞的首腦(如柯文哲)卻會令組織往更加自私與極端的路線前進。這一次雙城論壇的「直播/錄影」醜聞,就是柯陣營動物幫小聰明決策機制失靈的後果。然而為什麼柯陣營要鋌而走險,蠻橫地爭奪兩岸話語權呢?這是因為柯陣營現在就必須奮力一搏,才能夠從詭譎的6月政局收割民意,否則將全盤皆輸。

郭台銘出席DFC分享大會(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韓流的終局」是大選最大變因

筆者記不清是從今年初的哪個時間點開始,柯陣營的寫手開始論及韓流結束後的狀況。不僅柯陣營,民進黨與國民黨都有注意到這件事:「韓流結束的方式」會大大影響接下來的選情。

高雄市民進黨團出於悔恨與重振的心態,開始集結攻擊韓國瑜,除了高雄的顯例,其他地區也出現民進黨以黨團為核心發動系統攻勢。國民黨的各大候選人更明白,藍營眼下的障礙是韓流,傳統菁英藍喜歡出賣台灣誘騙中共,並不想笨到賠光身家,然而洪秀柱引紅統入室以後,國民黨菁英藍就陷入嚴重的滅頂危機。「換柱」耗損朱立倫氣力、王金平深陷血統囹圄,只有郭台銘持無限資金力戰韓流。

台派選民通常認為郭台銘是北京刺客,但郭台銘更像是菁英藍的反制王牌,他本身的動機則是美中賽局不得不轉彎。果凍身家全在中國沒錯,但富士康百萬工作機會,也讓果凍與中共互相綁架。郭董有非常多劇本,且戰且走,走到現在他只求初選擊敗韓流。如果不成,他(非常非常高機率)也不會退出,因為這場博弈他必須玩到底,所以他不惜在初選就砸下數以億計的重金。

柯陣營當然不會放過這麼棒的見縫插針機會。

民進黨希望韓流潰滅,從而摧毀藍營票倉;國民黨希望韓流冷卻,讓主導權回到菁英藍手中。韓流是從柯文哲民粹進(劣)化而來,如果韓初選輸掉,尋求民粹語言的韓粉選票將會大量灌入柯文哲票倉之中。韓流能量降低對各陣營意義不同,這就是現在三腳督(藍綠白)甚至四腳督(蔡郭韓柯)的賽局概觀。

對前面這3000字談論的內容有足夠瞭解,才能看懂現在柯幕僚動作的意義。雙城論壇急忙出手,是為了搶奪兩岸話語權,柯一回國李縉穎就發表自家民調(其實根本就是柯陣營民調),說不分黨派都要阻止韓國瑜變成總統,請大家支持郭台銘,這就是柯陣營混淆視聽亂兵突圍的戰術。

一旦郭勝出,憤怒的 5-7%鋼鐵韓粉將會尋求報復的出口。他們不可能投郭、不可能投蔡,只可能投柯,大家也別忘記柯文哲是旺中集團的重要備案,別忘記妙天師傅、雲林張家都與柯牽連極深。首選的韓國瑜落馬之後,旺中+妙天+農會系統會全部改灌入柯票倉,屆時大家就等著24小時中天電視輪播柯語錄吧。

必須阻止徹底狂暴化的民粹,否則台灣的防禦機制將會癱瘓,中共會加速入侵,最終毀滅台灣的民主法治。郭韓分裂、柯撈失勢,大選才能回歸(相對)正常的運作。為了守護我們的民主法治,7月這關鍵一役,我們必須贏下來。

本文由恕我無法支持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恕我無法支持』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