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隊醫的日子:醫生,請問有沒有「羊水試紙」?

我當隊醫的日子:醫生,請問有沒有「羊水試紙」?
Photo Credit:好痛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隊時到底會發生什麼狀況?記得運氣比較差的一次是在仁川亞運的女子足球項目中,對韓國隊的比賽。開賽沒3分鐘,我們的選手就被韓國隊從後面頂到膝蓋放倒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好痛痛王凱平醫師

回想起來為什麼會投入運動醫學呢?大概是因為從小就喜歡看棒球吧,我是從職棒第二年就開始看比賽的老球迷。你有聽過時報鷹、俊國熊嗎?沒有嗎?告訴你,他們加入的時候我都已經看球兩年了,對,就是這麼老。

一路以來,以前支持的味全龍解散,跟著張泰山、葉君璋轉而支持興農牛;後來在台中讀了醫科,聽了N次的「又是高志綱」和「雖敗猶榮」,吃了不知道多少次鍋貼和泡菜。後來考過了兩張中西醫執照當上醫師,沒想到連選的工作都和棒球有關。

當醫生後最開始我是在中壢的一間診所服務。原本打算照規定受聘滿兩年後,就回台北開一間診所養老、看棒球。就在準備回天龍國之前,接到了壢新醫院開的缺。其實我原本很猶豫,甚至跑去找恩主公擲茭。但因為環境確實不錯,而且「他們和Lamingo桃猿隊有簽約」,所以我就不顧恩主公擲茭的結果跑去壢新醫院,還厚著臉皮去運動醫學中心問有沒有缺中醫師。結果很幸運地被接受,還被派去球場巡診,這段轉折過了那麼多年想到還會笑。

林智勝 vs. 陳金鋒

第一次去球場巡診的時候,我裝得很鎮定,試著表現出很專業的樣子(其實我真的很專業)。就在我聽著球隊的防護員的導覽時,一位高大、帶著笑容的球員走過來,很熱情地對我點頭,握手說道:「醫生你好你好,我是陳金鋒。」

我眼睛看著他,心中OS:「屁啦……你是大師兄(林智勝)吧!」

看了那麼多年的球,這是我和大師兄的第一次接觸。當時腦袋真的有點斷線,所有可以回應的正經話、玩笑話都像是卡在喉嚨中的石頭:「呃,你應該是……」

「哈哈哈,沒有啦,醫生,我是林智勝。」好險大師兄讓我安全下莊,不然還真的有點尷尬。

和Lamingo合作的這段時間,我除了醫治球隊的選手,還要和球隊的運動防護員、教練等等保持溝通,讓大家即時瞭解每位選手的狀況。這個團隊運作的模式,基本上是以「球隊的防護員」和「醫院的個案管理師」作為對話的窗口。

選手一旦發生問題需要就醫,防護員就會通報管理師,由管理師聯繫安排最即時的適當就醫管道。就醫後,醫師的診斷、處置狀況、需要球團方面配合的事項,都會再統一由管理師回覆給防護員,再轉知隊上防護團隊、教練與管理層。反過來,若球員在外地接受了診療,防護員也需要將整體狀況回報給管理師,再轉知醫療團以掌握選手健康情況。

除了選手的醫療,我們也需要支援球場醫務站。一般來說,比賽期間給觀眾的醫務站是由護理師、運動傷害防護員或物理治療師輪值的。但在人手不足的時候,例如去年的某個連假期間,醫生也會加入輪值。

如果沒有太多意外事故,輪值球場其實會讓人覺得時間漫長,因為醫務站看不到Lamigirls。尤其是週日,因為球場通常從中午過後就開始有活動,而比賽會一路到晚上9點、10點,因此需要支援的時間特別長,偏偏我就是值到這一班。

但是,人生中最厲害的就是這個「但是」,人在旺的時候什麼都碰得到。跌倒、擦傷、選手脫臼都來也就罷了,中間居然有一對夫妻過來問「有沒有羊水試紙?」

拜託太太你懷孕36、37週,在家附近散步會比來球場好得多呀。想出門的話在家附近散散步不好嗎?我們還真的沒想過在球場會有羊水試紙的需求。如果在這裡破水、要生了,我可能比妳更緊張,因為我上次接生是實習時後的事了啊!後來請她先密切觀察,有需要的時候可直接在我們這裡搭救護車送醫。

國家隊隊醫

除了職業隊的醫療工作,我也擔任過國家隊隊醫。

曾有朋友問:隊醫可以到處旅行,是不是滿爽的?如果你覺得出國就算旅行的話是沒錯啦,但是你知道嗎?通常要舉辦國際賽事就要很大的場地,要很大的場地就不太會在熱鬧的觀光區,反而常在沒人想去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出隊時,全隊幾百人的醫療就依靠這最多數十人的醫療團,這種24小時的無形責任,讓人雖然可以短暫偷閒,但很難有真正的玩樂。

隨隊時到底會發生什麼狀況?記得運氣比較差的一次是在仁川亞運的女子足球項目中,對韓國隊的比賽。開賽沒3分鐘,我們的選手就被韓國隊從後面頂到膝蓋放倒了。經評估過膝關節有受傷不適合回到場上,但沒有立即的危害,所以我們決定等比賽後再送醫。

結果比賽結束的哨音才剛響,我們的前鋒突然倒地,我和防護員趕快衝上場了解狀況,當下判斷是過度換氣,而且疑似有「呼吸性鹼中毒」的現象。結果這位前鋒和剛才那位膝蓋受傷的選手,就一前一後一起送醫了。就這樣開場一個、結束一個,我們衝上場的畫面還上當地媒體。

比賽後回到選手村,重頭戲才登場。我們要處理選手各種的疼痛、傷害,有時候會需要開立內服藥。遇到選手狀況比較多,人手不足的狀況下,醫生有時也要協助一些防護的工作。

其實出了國就是這樣,沒有真正的上下班分別,團隊中的各科醫師、各個職務都需要互相照應,沒辦法分太清。有一次團隊中有家庭醫學科醫師,大家都樂得把內科開藥的病人交給他,而且還能幫忙解決一些傳染性疾病的管控。所以說不是只有骨科、復健科、中醫科才能在賽事中派上用場。

雖然說沒辦法真正「旅遊」,但是當隨隊醫師還是有很多樂趣。喜歡品嚐在地美食如我,就能藉機吃到很多國家有趣又好吃的食物,例如:韓國仁川最好吃的韓式炸雞,讓我排隊排了20分鐘;還有另一間俄國人在「土庫曼」開的牛排館,也讓我回味再三。

關於吃住,隊醫中還流傳著一個傳說,某屆東亞運由澳門主辦,不只沒另外蓋選手村,直接設在5星級飯店裡,還發Coupon讓大家在飯店內用餐,用不完還可以換伴手禮。沒跟上時代真的是恨自己出生太晚啊!

要怎麼樣才能成為國家隊隊醫?

一般來說要擔任隊醫,當然得在運動醫學的相關領域,目前主要是:復健、骨科、中醫,有一些比較突出的表現,接著透過各個主責單位的招募,才有機會擔任隨隊醫師。通常國際賽事是由該項運動的協會,或是中華奧會的醫學委員會進行醫療團隊的籌備,所以隨隊醫師也是由他們找的。

在以前這些招募並沒有明確的資格標準,也不一定有公開的訊息。大型賽事例如亞奧運、世大運會有比較完整的機制,但小型賽事就有點像是師徒制或學長學弟制。例如我個人第一次去擔任隊醫是在一個比較小規模的綜合型國際賽,其實就真的是在過年期間接到了一通前輩的電話,問我有沒有意願,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就這樣打開了隊醫之門。

會有這樣的狀況是有原因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其實隨隊醫師並沒有好的報酬,大家比較是為了榮譽和喜愛運動而去的。大環境沒有這麼大的需求,願意當隨隊醫師的人就沒有那麼多,所以產生這樣私底下推薦、介紹的機制,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基本上還是有個「先有小比賽的經歷,才能到大比賽」的原則在。但這樣的制度長期下來還是會有一些問題,而且隨著大環境的發展,願意投入這個領域的醫師也逐漸增加,開始需要有一套相對明確的養成、遴選機制。

近3年來,一些隊醫前輩合力推動了台灣運動醫學醫學會(TASM),也建立了運動醫學專科醫師的養成制度。這一批新生代的運動醫學專科醫師除了有前面提過的復健科、骨科、中醫科之外,還包含了家庭醫學科、婦產科、神經內科、甚至是小兒科醫師。後面這些科別的醫師,其實都是運動員會有特殊需求、但過去非常欠缺的人才。

對於這些已經有了運動醫學專業的醫師,在制度中還安排大家從去國內小型賽事開始累積場邊經驗,再逐步到國內大型賽事和國際賽。明年(2020年)的夏天,東京奧運將在鄰近的日本展開,希望在這一年的時間內,台灣可以產出第二批運動醫學專科醫師,以及更好的制度與環境。也希望大家在注意每位選手之餘,也能多認識一下他們的健康後盾:運動醫學團隊。

本文經好痛痛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好痛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