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海的神秘潛艦事故,可能是撼動普亭政權的危機?

北極海的神秘潛艦事故,可能是撼動普亭政權的危機?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實際上俄國是玩著沒有規則的遊戲。許多領導人認為俄國是麻煩製造者,而普亭卻將自身塑造成麻煩處理者的角色,若國家及世界缺少了他的存在,或許勢力將不再平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若說到俄羅斯潛艇,大多數台灣民眾想到的是《獵殺紅色十月》(The Hunt for Red October)這部電影,故事主角需要辨識俄方潛艇是否要叛逃或是攻擊美國的故事,劇情內容靈感來自1975年的蘇聯警戒號護衛艦的真實事件。而這一次7月1日發生的巴倫支海上(Barents Sea)的北莫爾斯克(Severomorsk)的俄羅斯核動力潛艇水下失火,讓外界再度睜大眼睛,以色列軍事情報網站Debka臆測俄美雙方在水下交火,遭美方擊中而失火。《紐約時報》認為意外潛艇是負責收集情報與竊聽的間諜作用,美國福斯新聞更指稱,當時俄羅斯進行入侵或切斷長達55萬英里、橫跨大西洋和北冰洋的水下光纜,暗示海底戰是兩國決勝負的另一個戰場。

這事讓俄羅斯政府強壓了一天新聞,在隔日才對外發布訊息,俄羅斯官方宣稱是進行海床研究時遭受意外,並有其他船員獲救,卻遲遲無法詳細交代人數,也不願公布艦艇型號,隨後死亡的潛艇軍官已被埋葬在聖彼得堡。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則在5日發布命令,授予艇員受難者「在軍事職責中充分表現的勇氣和英雄主義」,其中四人追授俄羅斯英雄稱號,其他人則是勇氣勳章。

這一次潛艇意外,勾起了大眾對2000年8月因船頭發生爆炸而沈沒在巴倫支海,造成118人喪生的俄國核動力潛艇「庫斯克號」(Kursk)的回憶。「庫斯克號」隸屬於俄羅斯北方艦隊,在海軍軍費緊縮的90年代,於1994年下水。以下表格為兩次事件比較:

俄國潛艦事故比較表
Photo Credit: 陳家韡提供

雖然國內對此次意外往常地出現批評,但已不足以動搖普亭的地位,與2000年上任第一任總統時相比,普亭老神在在對處理危機的方式也頗為冷靜。尤其在2014年克里米亞半島事件後,一方面對於國際批評的回應多數處於較被動的狀態,以見招拆招的方式來面對反對的聲浪。相反的,普亭則是馬不停蹄的加強與世界各國的關係,來加強雙邊合作的可能性。從6月3日至5日的聖彼得堡經濟論壇,到6月28日至30日的G20高峰會,普亭將重點放在中、美與日,期間與習近平簽下5G的合作案外,接著與川普(Donald Trump)在大阪再度會面。

俄國跟進終止《中程導彈條約》,將掀美俄軍備競賽?

潛艇事件後,7月3日普亭又簽下停止與美國爭議已久的《中程導彈條約》(The 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 Treaty)之效力,之後代表兩國再也不需要履行相關義務,作為全球軍備控制核心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the 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START))基礎的《中程導彈條約》一旦停止,縱使在2011年簽署為期十年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期限到2021年2月為止),俄美雙方同意可以選擇將其延長五年,但由於《中程導彈條約》不再,反而增加了2021年3月後國際間對於無任何限制核武發展的可能性。

一方面,《中程導彈條約》的結束同時提高了對俄羅斯經濟風險與軍備競賽的機率,也勢必推進俄美之間的對話。俄羅斯政府現今想定的談判對象不僅是川普一人,而是下一屆美國總統當選人。若我們說2011年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是美國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與俄羅斯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政府所創造的「重置」年代,那下個條約談判的進程,則可被稱為俄美重新彼此定位的好時機。

同時由於美方強調中國需被拉入新條約談判,倘若中國拒絕,最後俄羅斯也不會背上罪魁禍首的罪名,或許這樣的走向是符合俄羅斯國家利益的。但是普亭也不是沒有政治風險,根據俄羅斯軍事專家耶瑪爾柯夫(Александр Емарков)的觀點,從發展軍事能力的角度來看,核競賽同時具有相當的危險。因為俄國國防部將會更加提高原已享有預算優勢的核子武器的比例,並在有限的軍事預算中獲得更大的額度。

儘管俄羅斯2018年俄羅斯國防支出為614億美元,但實際上卻是高出帳面的數倍。若俄國受到「世界末日戰爭」可能來臨的預期心理影響,最終只會讓俄羅斯核武數量增加,並且減少分配步兵戰車、坦克、直升機和下一代新型飛機,甚至是艦艇的研發。而在未來幾十年裡,俄羅斯士兵可能只會在當地衝突中派遣。結論是《中程導彈條約》過後,俄羅斯能享受到的談判蜜月期也只有短短的一年半載,普亭未來如何在國家預算裡找到更多的資金來支持未來的軍備競賽,是還未從經濟制裁裡脫身的一大挑戰。

RTS2IXW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普亭魅力將因經濟制裁蒙上陰影?

所以如何與歐盟之間達成協議、順利擺脫制裁的陰影才是普亭積極必須達成的任務。歐洲理事會大會(Parliamentary Assembly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PACE)在6月底才以118票通過,宣布俄羅斯可以恢復代表團的所有權利,例如包括不再透過撤銷發言、投票與參加各委員會事務等權利。

儘管烏克蘭新任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以退席抗議來反對歐盟理事會對俄羅斯的讓步,並譴責法、德兩國違背原則性要求,但這項決議對俄羅斯無疑是與歐盟修補關係的一大躍進;但歐盟6月才又決議將對俄經濟制裁又延長半年至2020年1月。7月5日普亭前往義大利進行國事訪問,目的是冀望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能夠搓和俄國與歐盟的關係。

普亭外交上忙於奔波,國內卻因為這幾天大雨,造成西伯利亞豪雨成災,造成一千多人受傷,加上潛艦意外等事件,讓人民對政府的態度反應在Levada中心在5日公布的一項:「國家是否走在正確的方向上」調查。結果顯示48%的民眾是正面的回應,但同時卻有41%的民眾認為俄羅斯政策走岔了,其餘10%則是無法回答。而人民對最能夠認同政府的時間點是2014、2015年,數據分別是62%與64%,當時正值克里米亞半島與烏東衝突各項內外大事交錯的時間點,因民族主義使全民對國家政策有著較高的認同感。

相較於2000年剛上任的普亭,儘管1999年底對於才發生車臣分離主義分子入侵達吉斯坦共和國,時任總理的普亭下令回擊,並在事件後走訪車臣。普亭式的強勢作風也塑立他未來的形象。但實際上2000年時,人民只有29%對政策保持著正面態度,其餘50%則是認為國家走在未知的錯誤方向。並在「民眾是否讚許俄羅斯政府」的調查上,2000年不滿意程度達到47%、滿意的只有34%,無回應19%。而在2019年更是不滿意度上升到55%,比往年高出許多。

以上數據說明了,雖然普亭從上台以來的個人魅力不減反增(2000年的支持度有61%、2019年為68%),但俄羅斯民眾大多時候對政府都是存著懷疑的態度,人民將過錯歸給總理梅德維傑夫、國會杜馬、甚至是議員。若從另一面觀察對普亭的負面態度,早期俄國民眾有較多數人選擇不回答,近年以來此種現象已逐漸消除,顯示不支持普亭的數據也達到了31%。

潛艇事件多少增加了俄國民眾的不滿,也增添美國對俄羅斯的敵意。若「神秘」是外界對俄羅斯的形容詞,普亭執政下的俄羅斯帝國在政治、軍事上總是蒙上一層面紗,有著自己的政治邏輯,無論外交還是內政常被西方國家批評俄羅斯不遵守遊戲規則,但實際上俄國卻是玩著沒有規則的遊戲。許多領導人認為俄國是麻煩製造者,而普亭卻將自身塑造成麻煩處理者的角色,若國家及世界缺少了他的存在,或許勢力將不再平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家韡(Mil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