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警察殉職之後,「工時保障」、「裝備訓練」、「警力派遣」該如何改善?

一名警察殉職之後,「工時保障」、「裝備訓練」、「警力派遣」該如何改善?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警政署對於員警殉職問題從未正視問題所在,執勤安全中「工時保障」、「裝備訓練」、「警力派遣」等問題皆無有效解決,只在嘴上期待著「不要再有下一個憾事」發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玩具兵(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

一名警察的殉職,對於龐大的警察組織而言可能微不足道,但在祂身後代表的是一整個家庭,每個警察都有家人等著他們回去。從大直所員警賴智彥、民族所員警陳國欽、刑警薛貞國等事件,而至今日鐵警李承翰之死,一次次的慘痛案例的發生,究竟現行制度發生了什麼問題,而造成慘劇接連發生?

愛因斯坦曾說:「什麼叫瘋子,就是重複做同樣的事情還期待會出現不同的結果(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警政署對於員警殉職問題從未正視問題所在,卻期待著「不要再有下一個憾事」的發生,除了「要人給人、要錢給錢」之外,然後呢?真的實質保障了員警執勤安全了嗎?

回歸問題所在,探討「警察教育訓練」制度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依據《警察常年訓練辦法》第5條:「個人訓練內容包括學科訓練及術科訓練,其範圍如下:一、學科訓練:以陶冶品德修養、專業知識、法令規章及執勤要領為主。二、術科訓練:以鍛鍊體魄、執勤技能及各種武器射擊技術為主。」學科訓練每三個月一次,一次八小時;術科訓練每個月一次,一次八小時。

乍看之下,教育訓練制度應該相當完善,問題在於現行常年訓練追求的是「成績」,而不是「實用」。術科訓練不強調武力分級、裝備使用的觀念,而持續迷信「奪刀」、「奪槍」等不切實際的技術,傳授錯誤觀念而導致錯誤自信;而學科訓練多半為教條式的教學方式,不從實際出發進行情境模擬及研討,導致理論背離實務,無法結合應用。另外再加上工時未有保障而致訓練成效不彰等均是現今教育訓練系統之問題。

k76i31uf319ftj12x89xahy6992b5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鐵路警察李承翰7月3日晚間在台鐵嘉義站登上自強號處理補票糾紛,遭情緒不穩男子持刀刺傷,4日上午宣告不治。

以下將以「工時保障」、「裝備訓練」、「警力派遣」等面相說明:

工時保障:過勞的警察,要怎麼有效值勤?

台灣警察工時依據警政署規定為:「每日勤務時數以八小時為原則,無法因應需求時,以10小時為度,或以週休二日每週合計50小時以下勤務時數管制」,但這項「揮別高工時」的政策似乎無法下達至地方,多數單位勤務編排仍然不符合警署規定,頗有署令始終無法出忠孝東路一段7號大門之感。

現今警察工時問題多半為「追番」與「辦私案」,以「追番」來說,依據《警察勤務條例》第16條:「服勤人員每日應有連續八小時之睡眠時間,深夜勤務以不超過四小時為度。但有特殊任務,得變更之。」理論上應保障員警每日「連續睡眠時間」,但實務卻將其理解為「輪班間隔時間」,兩班之間只給八小時休息,並未考量通勤、盥洗及用餐等生活所需時間。勤務編排並不是如大眾所想像的「勤10、休14」,更普遍的狀況是「勤10、休8、再勤10」,更不用說部份單位仍有拆班問題存在。

另外則是「辦私案」的問題,在此特別說明並不是指員警利用法定職務以外的時間辦理私事,而是實務上多半單位主管為求勤務時數符合規定,刻意不編排勤務而要求所屬員警執行公務之事,造成許多工時黑數問題,另一方面則是員警執勤安全的問題(如刑警薛貞國一案等)。

根據2014年《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員赴美國紐約市警察局參加實習訓練報告》說明:「該局勤務制度,以基層巡警或偵查人員為例,每日勤務時間約八小時30分鐘,採日夜輪替一段式勤務編排原則(Day or Night Shift),如有執行逮捕或偵辦案件而無法於勤務時間內下班,則可報領加班費,勤休編排以「勤三息三」為原則,即上班三日輪休三日,休假期間除重大緊急治安事件,一般不會召回員警也不會停休。」

該報告同時指出:「第一線員警如有足夠的休息及合理的勤務編排,應可保持體力及健康心理狀態,提升執法效能,值得我方參酌。」足見保障工時才能使員警能有足夠的體力保持訓練,然而時至今日工時過長的問題仍舊存在,卻僅依賴相對較少訓練時數如何能夠保障員警執勤安全?警政署連工時都無法保障,何以期待能夠保障訓練時數的充足?何以期待員警執勤安全受到保障?

裝備訓練:給了錢蓋了設施,就能解決?

警政署曾宣稱全力支持員警「大膽使用警械」,但現今教育訓練真的能夠讓員警有足夠自信使用警械嗎?長期忽視教育訓練的重要,不時發生員警使用警械過當,或是不敢使用警械而致傷亡的案例,責任永遠都是執勤員警自行承受,然而今日僅以採購裝備的方式就能夠解決問題所在?

2016年時,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斥資千萬引進「情境模擬應變射擊訓練場」,號稱能夠透過情境訓練,幫助員警應對各種突發狀況,然而時至今日又有多少學員從中受惠,還是只是淪為長官宣傳政績的藉口?引進造價高昂但使用率極低的「情境模擬應變射擊訓練場」,甚至還不如部份教官自費採用空氣軟槍進行訓練來的有效。另外,使用空氣軟槍訓練相對實彈訓練更加安全、便宜且容易普及,不經讓人好奇「情境模擬應變射擊訓練場」是否真的發揮預期之訓練效益,還是只是虛有其表?

這些問題並不是只要給錢就能夠解決,現行教育訓練政策問題在於沒有正確、有效的觀念執行。

不論是「武力升級」、「情境模擬」、「出勤上彈」等觀念均不被重視,主管機關甚至認為訓練危險而不被採用,但這些卻是當今世界通行的執勤安全觀念,訓練單位應該做的是教導員警如何自信且安全使用裝備,而不是使員警畏懼使用裝備而導致自身傷亡,否則引進再多先進裝備,沒有透過正確、有效的觀念訓練也是枉然。

新北三重酒後亂鬥 警方逮6人依法送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以「武力分級」來說,根據《警光雜誌第733期:警察如何運用強制力階層》說明為:「美國在警察教育中對於員警使用強制力或是警械有一套標準,稱為連續強制力(Force Continuum,即強制力升級的階層),而觀諸我國除了既定之法律明文及比例原則外,似乎未有明確的分級觀念,實際上有關強制力的準則散見於各警察法規中」,階段分別為警察官現身、戰術溝通、徒手軟控制、徒手硬控制、打擊武器、戰術脫離與致命武力。

文章同時指出:「雖然在警械使用條例中已有相關的規定,但是因為教育上訓練上的模糊,以及擔心背負責任的心態,許多員警仍然不敢大膽的使用警械。」實務上也缺乏相關的「情境模擬訓練」,致使員警不知何時應該使用強制力,或何時不需要使用強制力,強制力並非單指徒手控制一種,而是需要依據情況作出轉換。另外文章強調:「強制力使用的升級或降級並非是遵循固定不變的順序,也可能跳躍的升級或降級。」意即若以口頭命令即可令嫌犯棄械配合逮捕,就不須使用警棍、辣椒水或警槍為之,當然這些都需要透過大量「情境模擬訓練」才能達成。

員警是否具有正確觀念面對危險,有多少案例是員警欲以不相對等之武力應對嫌犯而致傷亡的?例如明知嫌犯明顯持械,仍妄想徒手奪刀、奪槍;已知警棍、辣椒水無法有效制止嫌犯,卻仍不使用警槍等,這都是現行教育訓練所帶來之錯誤迷信。然而現今教育訓練追求的是「成績」的表現,而不去技術的「實用」。

以術科訓練來說,綜合逮捕術的情境永遠是套招比劃,但是實際上嫌犯的行為確是無法預測的,而《警察常年訓練辦法》所訂之柔道、跆拳道、綜合應用拳技等也早已不被重視,另外射擊訓練的部分,每名員警一個月僅有20發實彈射擊,如何能夠發揮訓練效能?此外,現行射擊訓練著重定點射擊追求高分,並未針對緊急情況進行模擬訓練,如何能夠在高壓且緊張情況作出正確的射擊判斷?

更不用說,至今警棍、防暴網、防護型噴霧器等仍然未有統一體系的專項訓練,沒有透過專門訓練如何使員警能夠「大膽使用警械」?

File photograph of armed police walking amongst shoppers along Oxford Street in Londo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以「勤務安全」來說,警察人員裝備攜帶與執勤安全密不可分,巡邏員警為「初期應變人員(First responders)」之一,在發生事故、衝突時是最先到達現場處理之人員,面對高度不確定性的情況,應該具有先覺的危機意識,以準備合適的裝備應對。

根據2017年《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員美國紐約市警察局訓練出國報告》指出:「由於紐約市違法持有槍枝氾濫,在 HIDTA訓練課程中,教官也不只一次耳提面命提醒,一旦開槍,就必須要能制伏犯嫌,因為犯嫌想要的不是「打傷」警察,而是「打死」警察;因此,紐約市警察局員警在執勤時,槍永遠是上膛的,槍口永遠指向警戒區,而紐約市警察局的員警,執勤時全時段著防彈背心於制服內,無論天氣是否炎熱,他們認為防彈背心是對於執勤安全最基本的保障。」

可以發現,執勤上彈與穿著防彈背心都是執勤安全的基本觀念,然而國內實務卻不被重視。甚至部份人員認為執勤上彈過於危險,而穿著防彈背心太熱等罔顧自身安全之觀念。

另外,則是有無攜帶適當裝備服勤之問題,參考《警光雜誌第733期:執勤安全從頭學―勤務腰帶的配置與安全考量》說明:

所以警方的三線裝備係指:
一、一線裝備:即個人自保及求生器材。如:防彈背心、手槍、備用彈匣、刀、電筒、無線電、手機、個人急救包等。
二、二線裝備:任務支援裝備,如:手套、破壞器材、車載急救包、罰單簿、警用電腦等。
三、三線裝備:進階戰鬥裝備,如:步槍、步槍彈匣、防彈盔、防彈盾牌等。

勤務裝備攜帶與執勤安全息息相關,但實務上主管機關卻未善盡其責配發裝備,如何能夠保障員警執勤安全?

依據《警察勤務裝備機具配備標準》,每人應配有警槍、警棍、警銬、防彈衣、反光背心、無線電手攜機、手電筒、微型攝影機、防護型噴霧器等裝備,然而實務上這些裝備大多都需要自行購買,而今日鐵路警察殉職案更凸顯主管機關忽視員警執勤安全之責任。此外,實務上其實早有配發防暴網、電氣警棍等裝備,但多數員警甚至不知道單位有配置此類裝備。實務鮮少聽聞警察機關對於警棍、防護型噴霧器進行專項訓練,更不用說是防暴網、電氣警棍的訓練。

而內政部於事件後緊急採購250支電擊槍,究竟是否真的能夠解決問題?有無正確且有效的訓練系統支持才是應該去重視的,而不是又像防暴網、電氣警棍等淪為應付裝備檢查之用途,或是像「情境模擬應變射擊訓練場」虛有其表而無實益。

(影片標題:最精良的裝備與訓練保障紐約市與員警安全)

警力派遣:給人就能夠解決?

警力派遣則是此次事件值得關注的議題之一,為何增加再多警力都無法改變慘痛案例的發生,導因於錯誤的警力運用。

社會大眾可能難以想像,當轄區發生案件時,同一時段能夠處理轄區事故的巡邏警力可能只有二至四人,而多數單位為了追求績效表現編排許多「專案人員」負責刑案績效,但通常穿著便衣執行勤務,不須處理事故。較好的狀況是同事互相幫助,但多數情形都是由少數的巡邏警力負責,當案件過多時,巡邏警力只能分頭處理,甚至是派遣未領用槍械之勤區查察人員前往處理,造成許多單警處理事故之現象。

當然,派出所是否需多少「專案人員」取決於績效制度是否合理,而在不合理的績效要求之下,甚至部份單位主管可能為了追求績效表現而要求值班不可調派「專案人員」處理線上事故,導致單一時段僅有少數巡邏警力處理轄區事故之現象,無疑增加員警執勤時之風險。

另一方面,則是濫用警力的問題,業務單位基於本位主義要求勤務執行單位配合編排各式「交通疏導」、「護童勤務」、「校外聯巡」、「防制車手」、「擴大臨檢」等勤務,甚至以公文下達至各勤務單位,如遇事故不得調派上述勤務人員處理案件。導致多數警力無法彈性運用,僵化的警力派遣制度才是應該改變的,否則就算補充再多警力支應,也只是增加主管長官追求績效的籌碼而已,並不能實質保障員警執勤安全以及公眾利益。

1
英國南威爾斯與中國安徽警方處理持刀者之情形|擷取自YouTube

對於警力派遣,我們應該去思考的是面對此類高危險案件,究竟應派遣多少警力?應使用何種裝備應對?應如何避免危險?這些事前資訊都只能透過值班人員或是勤務指揮中心得知,是故巡邏員警的執勤安全係取決於警力調派是否得宜。畢竟巡邏員警面對案件現場充滿高度不確定與危險性,若是能夠預先針對危險充分準備、呼叫支援等,相信就能夠減少巡邏員警處於險境之機會。

員警執勤安全,該由誰來保障?

綜上所述,員警執勤安全與「工時保障」、「裝備訓練」、「警力派遣」密切相關,惟有足夠的休息及合理的勤務編排才能有良好的體能保持訓練,再加上正確、實用的觀念教導員警如何有效且安全的使用裝備,才得以確保在高壓環境下能夠做出正確反應。另外,尚需有適當的警力運用以保障員警執勤的安全。

我們總是期待政府能夠保障員警執勤的安全,然而一次次的慘痛案例的發生,教育訓練制度仍然未受到重視……

韓劇《Live:轄區現場》劇中台詞說道:「不管我們是在抓犯人,或是在執行公務,國家都不會保護我們,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責任。」寫實地反映了現實的殘酷。

警察是個團體,卻也是最自私的團體,警政高層重視的是績效表現,而不是員警執勤安全與公眾利益,政策無法落實至地方,業務依舊繁雜、工時依舊過長,始終並未針對根本問題解決,更多的時候我們能仰賴的只有自己,不管我們有多累,或是有沒有時間、場地訓練,國家都無法保護我們,一切的責任都要自己負責。

參考文獻
  • 蘇清偉、林宏明(2014)。《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員赴美國紐約市警察局參加實習訓練報告》。新北市:新北市政府警察局。
  • 杜承諺、范瑄文(2017)。《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員美國紐約市警察局訓練出國報告》。新北市:新北市政府警察局。
  • 蔡孟瑾、陳秉煌(2017)。《警光雜誌第733期:警察如何運用強制力階層》。《警光雜誌第733期》,頁17-20。
  • 陳秉煌(2017)。《警光雜誌第733期:執勤安全從頭學―勤務腰帶的配置與安全考量》。《警光雜誌第733期》,頁26-31。
  • CGTN(2016)。Watch: Chinese police subdue sword-wielding man
  • Fox News(2018)。Man armed with kitchen knives attacks police officers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