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大榴槤之都:雅加達

看見大榴槤之都:雅加達
Photo Credit:Brian Giese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雅加達,確實還有點兒像印尼的土產榴槤,乍看之下,外表遍佈硬刺,難以親近。如果身在其中的居民沒有足夠的好奇心,試著下刀切開令人生畏的果刺,就沒機會看到裡頭豐美的果肉,更聞不到她的獨特氣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東明

大榴槤首都

印尼雅加達大都會區到底有多少人口?根據2018年世界都會區人口統計(Demographia World Urban Areas,14th Annual Edition:2018)顯示,日本東京—橫濱(Tokyo-Yokohama)都會區依然以將近3805萬人口數,名列世界最大都會區,比2016年的3800萬增加了5萬人;印尼雅加達都會區則以3327萬人口緊追其後,但比2016年的3130萬增加了97萬人。雅加達大都會區光是2000年到2010年,就增加約700萬人口,因此專家們預估雅加達2030年將有機會躍升為世界最大都會區。

雅加達大都會區的涵蓋範圍, 除了雅加達首都特區(Daerah Khusus Ibukota Jakarta,DKI)外,還包括周遭的許多衛星城市,如西邊的丹格朗(Tangerang)、南丹格朗(Tangerang Selatan)、社鑾(Serang)與奇里貢(Cilegon);東側的勿卡西(Bekasi)、卡拉旺(Karawang)與普哇卡達(Purwakarta);南方的德博(Depok)、茂物(Bogor)與蘇卡布米(Sukabumi)等縣市。其中的5個核心都市Jakarta、Bogor、Depok、Tangerang、Bekasi合併簡稱Jabodetabek。

雅加達首都特區的人口數,比較準確的講法是白天約1200萬,晚間上班族返回市郊後,實際居住人口約1000萬出頭。以現有的都市發展空間,以及錯綜複雜的政治與都市管理問題,執政者真的很難讓一般市民直接感受或相信,他們有能力為全體市民創造出一個可以安居樂業的大環境。無所不在的堵車、無法預期的水患、超抽地下水、地層下陷、違章建築、垃圾、各種汙染與貧富差距等問題層出不窮,因此市民最期待的就是有機會選出好管家,讓雅加達有機會蛻變成為印尼、甚至東南亞地區最理想、最值得自豪的城市。

現在的雅加達,確實還有點兒像印尼的土產榴槤,乍看之下,外表遍佈硬刺,難以親近。如果身在其中的居民沒有足夠的好奇心,試著下刀切開令人生畏的果刺,就沒機會看到裡頭豐美的果肉,更聞不到她的獨特氣味;如果再沒膽識品嚐一口,根本就不可能體會她的原汁原味。因此,有人將大榴槤(The Big Durian)名號封給雅加達,確實傳神之至。

h5vo9yteu4wn8cz28c5562p610sadp
Photo Credit::Ya, saya inBaliTimur CC BY SA 2.0
雅加達市區
雅加達的名字

雅加達曾經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政治與文化薰陶下,五度以不同的名字面世。

早期西爪哇的巽他原住民相信萬物有靈與祖靈信仰,稱Sunda Wiwitan,據信當時他們就已經選擇雅加達的母親河—奇里翁(Ciliwung)河上游山區做為棲息地。他們的後世子孫猶踏實的守著那份祖靈與物靈信仰,避居西爪哇西南角的森林裡,過著祖先留下的生活方式,稱擺渡夷(Baduy)族。

直到也相信人類靈魂永存與萬物有靈的印度教, 透過海上貿易, 從奇里翁河口長滿椰子樹的小港埠傳入西爪哇, 並沿著奇里翁河上溯影響後, 無論是最早創建的Tarumanagara 印度教王國(358〜669),或是分分合合的巽他印度教王國(Kingdom of Sunda,670〜1481)與加祿印度教王國(Galuh Kingdom,670〜723),以及位於奇里翁河上游茂物(Bogor)附近的帕庫安‧ 巴查查蘭印度教王國(Hindu Patuan Pajajaran Kingdom,1482〜1579)等,奇里翁河口港埠都成了該等王國與外界接觸貿易的重要港埠,到處可見高聳青鬱的椰林,巽他族人就直稱這個河港聚落為巽他椰城(Sunda Kelapa),就是雅加達的前身。

1527年,由淡目(Demak)與井里汶(Cirebon)蘇丹所組成的伊斯蘭軍隊,輕鬆擊敗巴查查蘭印度教王國與葡萄牙的聯合勢力後,順利統治巽他椰港地區並將她併入西側萬丹蘇丹(Banten Sultanate)的管轄之下,將椰港改名為查雅加達(Jayakarta,1527〜1619),意即勝利城市,用以紀念伊斯蘭蘇丹軍隊拿下巽他椰港的偉大勝利。印尼獨立後,也將1527年6月22日當成雅加達的生日與市慶元年。

1619年荷蘭東印度公司第四任大總督庫恩(Jan Pieterszoon Coen,1619〜1623與1627〜1629)擊敗伊斯蘭雅加達領主韋加亞克拉瑪(Pangeran Wijajakrama),並於1621年將查雅加達更名為巴達維亞(Batavia,1619〜1942),藉以緬懷古荷蘭時期的著名族群。成為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總部的巴達維亞,往後的320幾年間,就以巴達維亞這個名字為印尼與台灣等地留下了不少珍貴的歷史記錄。

日本殖民統治印尼時期(1942〜1945)將巴達維亞改名為雅加達地區(Djakarta), 1946〜1949年印尼為爭取獨立而與荷蘭戰爭期間,仍沿用Djakarta名字,一直到1972年,才由雅加達知名省長Ali Sadikin正名為雅加達(Jakarta)。

598px-NI-123-Netherlands_Indies-Japanese
Photo Credit:Empire of Japan
日本佔領時期的貨幣荷屬東印度盧比
混血新族群

雅加達的發展歷史相當久遠,但目前所知的印尼300多個族群中,雅加達的北大維(Betawi)族群,卻是1930年代才正式被命名的雅加達新原住民族。1619年佔領原屬巽他族人領地的荷蘭人,為了殖民建城,又苦於無法借重被打敗的巽他人,因此除了從歐洲招募人手外,更無所不用其極的從亞洲各地強徵或強擄各色種族人,送進雅加達協助建城。

這一群群被當成奴工對待的人種,包括華人、馬來人、阿拉伯人、南印度的摩爾人、孟加拉與斯里蘭卡等地原屬葡萄牙人奴隸的馬爾迪吉基斯黑人、南蘇拉威西的布吉士人與望加錫人、峇里島人,以及少量的爪哇人與巽他人等。

最特別的族群中還有台灣原住民,尤其是荷蘭人清剿台灣小琉球島上原住民後留下的172名活口順民,以及荷蘭人為了完全掌握香料來源而屠殺香料群島上的班達人(Bandanese)後,倖存留下的部分當地原住民,也一骨碌的送入巴達維亞當奴僕苦力,這一批批遭受無情對待的各地族人,他們都曾經含著眼淚為雅加達的早期成長過程,扮演過難以抹滅的角色。

這一群群異鄉遊子與當地原住民結合,經過世代不同種族的通婚,逐漸在雅加達這片土地上繁衍子孫,並開枝散葉形成新的混血族群。1930年代,荷蘭殖民印尼政府終於在人口普查中,正式將這批與巴達維亞大熔爐一起成長的混血族群命名為北大維。

印尼獨立建國後,雅加達成為首都,也成為全印尼各地民眾嚮往的謀生之地。強勢族群人口的大量湧入,不但稀釋了北大維族人的份量,也逐漸將比較弱勢的族群擠出城市的中心地帶。現在的雅加達首都特區人口中,主要族群分別為爪哇人(35%)、北大維人(28%)、巽他人(15%)與華人(6%)。

若想瞭解北大維文化,最好的選擇就是親自探訪雅加達南區的新湖社區(Setu Babakan)。除了可以在湖畔親眼欣賞北大維的混血式建築與藝術表演,也有機會品嚐北大維的美食與小吃。

北大維文化現已逐漸內化成雅加達的代表性文化之一。每逢6月22日市慶前後,或雅加達各種重要節慶活動中,不難看到北大維的大人偶Ondel Ondel成雙成對出現,並以鶴立雞群姿態遊走擺動,在人群活動中搶盡風釆。

5146460386_3e5d7944d3_b
Photo Credit:Rudyanto Hogan CC BY ND 2.0
北大維的大人偶Ondel Ondel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見印尼:橫跨赤道的彩虹國度》,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東明

相對於災難、印傭、排華、交通紊亂等刻板印象, 本書中的印尼既豐富多元又繽紛, 是個充滿活力、樂天的微笑國度。

萬萬沒想到,身上流著一點台灣原住民血液的我,在二○○九年開始的五年半印尼駐外生活中,台灣原住民的純樸、笑口常開、喜愛分享與群體感很重的性格,竟會在印尼許多原住民族朋友的身上找到了共鳴點、發酵,讓我可以享受如魚得水、悠遊自得的感覺。

9789862942277_bc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