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國民認同感」與「本土獨特感」的拉鋸

港人「國民認同感」與「本土獨特感」的拉鋸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分認同是一份主觀感覺,是認為自身與某一群體之間所共有觀念(國籍或文化)的體現。身分認同是動態和多重的,可因歷史、文化、政治或自身經歷而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最新的香港大學民意調查結果(調查日期為2019年6月17至20日),共有23.2%的港人認同自己是一名「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而認為自己作為「香港人」和「中國的香港人」則佔76.3%。 當中以「混合身分」自居的亦佔有35.8%。這些數據於歷年以來的變化,都顯示出港人對自身的種族與國家有複雜而模糊的概念,使其「國民認同感」與「本土獨特感」一直在持續拉鋸。

研究文獻指出,這些或可歸咎於兩地之間明顯的政治與文化分岐。自1997年回歸以後,港人的國民身分認同感由多個部份組成(multiple articulation)。中國人與香港人被廣泛定義為種族關係,漢語於香港亦被認為是官方語言,而且中國民俗均被廣泛認同。這些都在港人身分認同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從英國殖民地回歸至中國此歷史,以及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等政策,逐漸使港人把「國民」與「本土」的認同感一分為二。調查顯示,港人偏好於認同「文化與經濟上的中國」多於「政治上的中國」。政治中國(Political China) 與文化中國(Cultural China) 的區別使港人既能維持中國人的身分,同時脫離共產黨政權的依附。

舉幾個例子,文革、天安門等創傷事件及近年所壓迫的著名社會運動家如艾未未和劉曉波,也在港人心中重挫了中共政府的形象,於「政治中國」方面淡化了其中國人的身分識別;中國的市場發展、商機和北京奧運等大型國際活動,又使港人為中國感到自豪,於「文化中國」方面擁抱與中國共享的根源與歷史。政治與文化兩者的分化程度可解釋港人對中國民族認同的依戀與予盾。

港人對中國的相異感(otherness) 其實和近年的國民教育爭議、對來港新移民的觀感和資源分配等社會議題有莫大的相關性。將大陸人視為「文化他者」的敵對情緒確實存在於公眾當中。研究指出,港人有強烈不滿香港「被大陸化」的想法,也舉出了來自大陸的旅客引起社區景觀的急劇變化、猖獗地購買奶粉及於公眾場所小便等實例。這些觀察結果表明,港人持續於日常所經歷的遭遇,影響了對內地人的觀感,也使港人發現很難理解兩地之間的文化差異。

每當談及港人的身分認同,總是會掀起兩極的爭論。其實,身分認同是一份主觀感覺,是認為自身與某一群體之間所共有觀念(國籍或文化)的體現。身分認同是動態和多重的,可因歷史、文化、政治或自身經歷而改變。在香港重新國有化的背景下,人們期望保持強烈的港人自治意識,因此有見於大陸社會對人權的忽視及食品安全等問題而對香港「被大陸化」越來越不安。

特別是港人在主權移交後的第二個十年,已日益感受到中國對香港的影響力與控制。不論是2014年雨傘運動或是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要了解這些衝突的源頭,必先理解港人身分認同的形成。數據顯示,港人普遍對香港表現出強烈的情感認同,因此政府在推行有關政策時,必須承認大多數人擁抱複雜及多元的身分認同感。在保留兩地集體聯繫的同時,亦應對香港身分形成重新開放討論及學習。

為甚麼要重新學習呢?以研究結果舉個例,認為自己沒有任何「中國人」關係的「香港人」傾向更加支持民主,這看似非常合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認為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表現出更高的政治參與度,例如示威、抗議和投票,因為他們認為「參與這些公眾政治活動能將城市與國家聯繫起來」。所以,絕對不是參與社運便是想搞港獨喔!(周柏豪表示無奈)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內文稍作修改,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