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宣誓「不徇私」,現在辦案卻「親藍打黃」?

警察宣誓「不徇私」,現在辦案卻「親藍打黃」?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日誓言鏘鏘,「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難道如今警察辦案、處理衝突時,有權親藍打黃,「對黃屍懷惡意」、「敵視黃屍」?更令人不安的是,藍絲群眾施加的暴力有明顯惡化的趨勢。到底,是誰壯了他們的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少作者已經撰文回應過「黃屍就冇權報警論」的荒唐。簡言之,收得人工(連同豐厚加班費)就有責任做本份,天下間並沒有任何一個行業、任何一個從業員,是可以因為工作表現不佳、受到僱主批評後,就要求不再為僱主效力,但同時又繼續支取薪金。

誰是香港警察的僱主?全體香港市民,不論藍黃。

受不了出糧者的氣,或者公司出現分歧,不認同其中一方,你可以辭職,撇脫地遠離敵意的工作環境,但留全薪享所有福利同時卻選擇性地只為自己中悅的一方做事,世上不可能有這種道理。

警察入學堂時的就職宣誓,有一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及忠誠努力的態度行使職權」。

不徇私,就是不偏袒,公正行事。

當日誓言鏘鏘,「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難道如今警察辦案、處理衝突時,有權親藍打黃,「對黃屍懷惡意」、「敵視黃屍」?

更令人不安的是,從6月30日添馬撐警集會,到近日九東連儂牆打人,藍絲群眾施加的暴力,有明顯惡化的趨勢。不問情由道理,一言不合就拳腳招待。到底,是誰壯了他們的膽?

(編按︰以下影片含暴力內容,或令人不安,敬請注意。)

記得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曾經斷言,教師的言行會令學生仿傚,所以他們要對咒罵黑警的通識老師窮追猛打(至於為何他們要對號入座自認是黑警,就無從稽考了);他們又覺得,外國國會議員在批評警察暴力時,引述一些已經在公共領域為人知曉的警官姓名時,會助長人們對這些警官起底。

當員佐級協會如此看重個別人士言論的影響力的同時,警察們又有否好好反省,這一個月來他們自己在工作上的表現也好,以至他們的代表的言行也好,同樣要為煽動起藍絲民眾的暴力負責呢?

指責醫護、指責老師、指責本地議員、海外議員……近乎每一次的聲明、公開信,不求論證說理,只是將事實堆砌再加上粗鄙的言辭,充分展現了主筆者只要不像其同袍日常工作時滿口粗言穢語,就只懂用「嚴厲譴責」之類的空洞口號來掩飾自己的詞窮理屈。

更不要提就在網上直播眾目睽睽下,對峙線上的警察一面向前推,白衣警官就一面抓著咪高峰公然撒謊叫市民「不要衝擊警方防線」;還有堂堂警校副院長可以對鏡頭說完「香港需要愛」,轉頭就向記者豎中指

只要大聲、有權、有勢,就可以搬弄是非顛倒事實欺壓對手,警察公然開了這個頭,撐警撐政府的人還用對「黃屍」客氣嗎?

警察們,你們埋怨為甚麼又要應喚去連儂牆嗎?請記著,你們是支薪要做事的。何況,你們不過是在收拾一個你們的好上司、好同袍有份製造的爛攤子。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