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協調師廖麗鳳:茶几上常堆滿「鳳梨」,這是期盼器捐別中斷的象徵

器官移植協調師廖麗鳳:茶几上常堆滿「鳳梨」,這是期盼器捐別中斷的象徵
Photo Credit: 陳鴻文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廖麗鳳如今已能理解,進而轉念,「說服別人沒有SOP,他也許還沒學會生死和放手,需要多一點時間。」

文:蔡怡琳|攝影:陳鴻文

「當無常,當死亡,這麼無情接近我們的時候,難道什麼都不做嗎?」「不!我們一起去跟它要一些東西回來。」──這是今(2019)年5月上檔的公視連續劇《生死接線員》中,器官捐贈協調師與家屬之間的對白,他們串聯起生命的消逝與重生,說「不」的時候,往往是鼓勵對方,不要放棄善的信念。

台灣器捐移植需求九千多人 實際捐贈僅三百多人

台灣目前等候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包括心、肺、肝、腎、胰、腸等器官,和眼角膜組織的人數,共有9660人;不過,捐贈數2018年僅有327人,差異相當懸殊。

如果有一天你走到生命末期了,會願意捐贈器官嗎?

對照真實人物——台北榮總器官移植小組的資深協調師廖麗鳳,從她面對各種「捨」與「得」的情境中,也許會得到一些啟發。

台灣自1987年起,頒布第一部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此後,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居中成為最核心的角色,一直以來卻鮮為人知。

廖麗鳳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工作,今年正好30年了,自護理專科畢業後,從外科病房到加護病房,緊接著加入器官捐贈移植團隊,擔任協調師至今,也已滿18年,在國內總共不到百名的協調師中,是少有的資深。

「協調師就是要把各單位來的人,都做一個很好的串聯,包括捐贈者、受贈者、家屬、醫療團隊到社工師,有時候要面對檢察官,就是一條龍服務。」廖麗鳳說,早期器捐環境尚未成熟,也沒有所謂「SOP」,因此凡事都得經由協調師來處理。

協調師的工作內容有哪些?從評估、照顧捐贈者、司法相驗、詢問家屬意願、器官摘取分配、找到受贈者,到術後追蹤。許多時候,都要面臨大眾對於器捐的「拒絕」。

然而,又有那麼多生命等待拯救,應該怎麼辦?

2019-07-05-1562320567
Photo Credit: 廖麗鳳提供
廖麗鳳剛擔任協調師時,曾協助這名小病人成功換肝,目前對方已經是高中生

大眾聽到掉頭就走 難以放下生死

她形容剛入行的自己「傻不隆咚」,面對大眾對器捐的誤解,她能拿出的是無盡的耐性,曾經陪伴家屬,在加護病房蹲了3個多小時。在器捐風氣未盛行的年代,協調師的種種努力,還曾被喚為嗜血的「禿鷹」。

尤其在意外事故中,家屬對突如其來的結果,一時間幾乎難以接受,會不停否認醫療結果,伴隨盛怒的情緒,質疑院方為什麼沒好好救人。

身在第一線,她曾在宣導現場,遇到掉頭就走的民眾,還有人動輒覺得這是詛咒,對她惡言相向。

因此,廖麗鳳的辦公室裡,茶几上常堆滿「鳳梨」,她說「都是協調師自己訂的。」這個代表「旺來」的水果,醫院其他單位總避之唯恐不及,但在這裡卻是期盼器捐別中斷的象徵。

她如今已能理解,進而轉念,「說服別人沒有SOP,他也許還沒學會生死和放手,需要多一點時間。」

2019-07-05-1562320604
Photo Credit: 陳鴻文攝影
鳳梨俗稱「旺來」,通常被醫護人員列為禁忌水果,然而器官捐贈不能中斷,協調師合力團購一大箱

如果可以,你想為世界做些事嗎?

那麼,要如何讓人願意思考器捐?在陪伴的過程中,她會引導家屬了解病情,共同思考病人的優點,如果有「樂於助人」的特質,就再進一步探問,「如果可以,你想幫他做一些事嗎?」當家屬聽到器官捐贈時,反應通常會先沉默一陣,或是止不住地哭泣,慢慢才能理解延續他人生命的本意。

她記得一名癌末病人,剛入院就表達捐贈的意願,也簽下器捐同意書,法定的親屬也都同意,但在最後一刻,獨獨岳父強烈反對,並威脅提告院方,最後因此作罷。

同樣是家屬的轉折,也可能往好的方向發展。曾有一名在北京工作的台商,因嗆傷造成腦部缺氧,緊急搭乘救援專機返台,如此大費周章仍無力回天,當詢問家屬器捐的意願時,老媽媽捨不得又感到為難,表示要「擲筊」才能決定,竟連連擲出「聖杯」,最後同意兒子的器官捐贈。

廖麗鳳也看過不少家屬,表示突然翻到病人的器捐卡,或是禱告問天父,以及其他信仰的指引,讓原本反對器捐的決定,得以有轉圜餘地,也讓她如此相信著,「存善念,做好事,老天都會來幫你。」

器捐後身體會不會破碎?其實不會影響外觀

面對不少家屬擔憂,「器捐後身體會不會零零落落?」她總再三保證,其實器捐絕不會支離破碎,也不會影響外觀,同時請託醫療團隊好好縫合傷口。

她曾看過一名家屬,在接過父親的遺體後,卻罕見地露出微笑,好奇詢問下,對方說:「從沒看過爸爸有這麼慈祥的表情」,他才知道這名女兒,過去父女間有些誤解,卻在父親完成器捐手術後,得到生死相安的慰藉。

廖麗鳳的兩名孩子受到影響,大女兒國中時就簽下器捐卡,小兒子則在她週末勤走基層社區時,協助擺攤宣導,也不避諱一起討論死亡議題,「我連遺囑都跟他們說好了。每天睜開眼,看到許多人無法善終,自己要先交代清楚。」她語氣堅決。

「有人告別世界了,卻能成就另一個生命的新生,其實生命的循環,是很美的。」她說。


關於器捐,我還想知道……

  • 如果我未來想捐贈器官,應該怎麼做?

答:認同大愛助人的理念,可透過網站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列印親筆簽名後郵寄,或到全國各醫院、衛生所、健保署等服務窗口,索取同意書填寫郵寄,並申請註記器官捐贈意願於健保IC卡。

在現行法律下,除了捐贈者本身的意願之外,也要取得2位捐贈者家屬的同意書,並且進行2次腦死判定,才能進行器官捐贈。因此,對器官捐贈認同者,平時應向親友表達此想法,一旦發生意外腦死時,親友即可協助完成心願。

  • 什麼是「活體捐贈」?

答:除了腦死病人可將有用器官捐贈給別人之外,平時可捐贈其中一枚腎臟,給予需要的三等內近親。另外,我們亦可捐贈骨髓給需要骨髓移植的病人。

  • 摘取器官的過程是否尊重生命?

答:以台北榮總移植團隊為例,在進行摘取器官手術前,會先進行一個特別的「儀式」,醫療團隊會先播放一段「祝禱詞」,在那一分半內,所有人安靜下來,默禱感謝捐贈者,表達充分尊重。

延伸閱讀

本文經50+ FiftyPlus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