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稅讓日本小鎮「發大財」後,為何面臨退場危機?

地方稅讓日本小鎮「發大財」後,為何面臨退場危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度,最會吸金的四個小鎮因為「地方稅」新政賺了311億新台幣,反使大都市的稅收不足,而日本政府也對這些「發大財」的鄉鎮發了紅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剛好也是去年此時我做了關於ふるさと納税的翻譯整理。當時因為東京都部分區長與某些大城市的自治體的市長們大力抗議故鄉納稅造成稅收不均,讓總務省開始認真檢視日本政府於2008年起埋下的「故鄉納稅贈品大亂鬥」的地雷。

在2018年10月總務省放話要各自治體自制並會修改規章,與大阪府泉佐野市市長隔空交火之後,終於在2019年6月更新規章,直接給予靠著故鄉納稅發大財的自治體長達四個月的紅牌,並且讓故鄉納稅大亂鬥正式進到下一個戰場。

2018年的故鄉納稅大亂鬥後,2019開始發紅牌

2018年可以說是故鄉納稅最瘋(發)狂(DA-TSAI)的一年,包含大阪府泉佐野市等許多地方自治體都卯足全力來拼命拚經濟,包含直接以AMAZON現金禮券作為地方寄附金回贈品之外,還有提供地方旅遊券、溫泉券、超出總務省所「口頭規範30%」的超高級「他縣市牛肉」等誇張行徑,讓總務省終於在2018年底放話嗆聲說會修改法律,也讓「本來就沒有地方特色產品」的自治體持續在這場大亂鬥之中傷透腦筋。

今年三月,日本總務省頒布了新的「改正地方税法」的法令,其中明訂「反禮品佔捐款金額的3成以下(返礼品は寄付額の3割以下)」並且在今年(2019)的6月1號正式實施。

於此同時,總務省直接明定四個在過去靠著超值返禮品的「不正手法」吸引大量故鄉納稅而真的「發大財的自治體,在2019年6月起到10月為止,其四個月內不可進行故鄉納稅徵收稅金,並且在提出新的故鄉納稅內容獲得審查合格之後才能再度參與故鄉納稅的稅收大亂鬥。

到底發了多少財,居然會被發紅牌?

首先,總務省採用了2018年11月(也就是10月放話要求大家自制之後)到2019年3月之間的寄附金資料,其中獲得「乖寶寶合格標章」的北海道根室市,以採用「全在地商品」並且「返還金額低於寄付金3成」的「適正手法」賺到了50億日圓作為判斷基準,只要是賺超過「乖寶寶標章」太多的自治體就必須領牌休息四個月並重新申請加入故鄉納稅。(編按:其實並沒有「乖寶寶合格標章」這個名詞,只是單純誇飾。)

2018年度,最會吸金的大阪府泉佐野市賺了497億日圓(約139億新台幣)的故鄉納稅金,第二名是靜岡縣小山町的250億日圓、和歌山縣高野町的196億日圓、佐賀縣的みやき町賺了168億日圓。這四個超級會賺錢的鄉鎮總共賺了約1111億日圓,大約是311億新台幣。以上四個自治體直接被列為管制休息到2019年10月之前不能加入故鄉納稅的寄付金體系。

想了解泉佐野市有多會發大財,可以看這篇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所寫的泉佐野市的故事。

另外,還有其他43個町市村因為使用了「不適切」的返禮品而被列入「觀察名單」 ,只有6–9月能夠進行原本的優惠稅收,並且必須在7月中之前重新遞交審查才能繼續加入故鄉納稅的寄付金系統。

東京巨蛋故鄉慶典熱鬧登場 一飽眼福口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成規限看似解決問題,實則開啟稅收大戰新戰場

雖然總務省撿到槍,給太會發財的地方政府發了紅牌,看似可以暫時停止這個地方政府之間的瘋狂稅收大戰,並且期待這「四個被發牌」的總金額「1111億日圓」能夠在未來四個月流向其他地方政府,預測將帶動全體性的稅收成長等等的理想性狀況,但實際上故鄉納稅的稅收爭奪模式依然沒有被真正解決,反而進入到下一個30%的極限稅收戰場。

因為有了這個「三成」的天花板規限,可能會讓目前為止「尚未決定要賣什麼地方特產」的自治體與「目前為至提供的商品返還率(日:還元率)低於3成」的地方自治體全部一口氣加入「30%返還率」商品的故鄉納稅吸金大亂鬥,可想而知因為這個天花板的設計,未來的故鄉納稅禮品會有更多超值選擇,也會逼迫各地方政府努力推出符合「30%還元」的禮品,對於負責故鄉納稅的地方公務員來說也是一場不得不面對的巨大挑戰。

延伸閱讀

本文經雜談通信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