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的學習法》:從知識分子變思想家——50歲後該練習的三種思考法

《50歲的學習法》:從知識分子變思想家——50歲後該練習的三種思考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五十歲以後的人該學習的不是知識本身,而是掌握知識的方式。

文:和田秀樹

五十歲之後的學習,該學什麼、要怎麼學?

從知識分子變成思想家

重點不在具備多少知識,而是要有自己掌握知識的方式

從學生時代到四十多歲,我們的學習幾乎都是在輸入知識。當然,不論活到幾歲,都要不斷接觸、吸收新的資訊和知識,正是因為有知識這項素材,才能產生新點子與新的事業規劃。

不過,如第一章所述,若要比知識量,人類終究無法勝過AI。而且,也贏不過記性好又會確實複習的優秀年輕人。

不管如何,現在這個時代,任何人只要上網搜尋,幾乎所有的知識都找得到。知識淵博的人,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受到器重及尊敬。而且,如果光是將看來的知識、聽來的資訊原封不動地賣弄,只會換來嘲諷(雖然現在的電視觀眾依舊會崇拜知識淵博的人,所以在益智問答節目中有出色表現者,還是很受歡迎,但在不久的將來,這種情況應該會消失)。

那麼,五十歲以後的人應該具備什麼能力?那就是,在面對知識及資訊時,有自己個人的獨特詮釋、分析、觀察角度,並歸納出自己的「意見」。

唯有具備這種能力,別人才會想知道「關於這件事,那個人會怎麼說?」、「他會有什麼意見?」、「他應該能提出我們想不到的分析吧」。這種能力在工作上當然重要,在社群媒體的發言、貼文上,也一樣需要。

池上彰先生之所以這麼受歡迎,不單是因為他能將知識解說得淺顯易懂,也因為解說中反映出他個人的意見。如果沒有這種能力,就會在即將到來的AI時代直接被淘汰。

換言之,五十歲以後的人該學習的不是知識本身,而是掌握知識的方式。

五十歲以後的思考法

那麼,具體來說該如何掌握、面對知識?

我個人的想法如下:

①現在的答案,未必是十年後的答案

比方說,直到不久前,人們都認為膽固醇數值過高有礙健康,但現在卻有數據顯示,膽固醇數值高到一定程度的人比較長壽。過去,乳瑪琳曾被認為對身體有益,但現在則被視為是有害身體的油脂。

就像這樣,有不少知識在昨天都還是正確的,卻因為新事實的發現,而在一夜之間完全被顛覆。更何況幾乎所有論述在當下都無法獲得證實,僅僅是假說。這麼一想我們就很難斷定,現在所謂的正確答案,十年後是否依舊正確。

以癌症來說,究竟是把腫瘤切除比較好,還是不去理會才對,由於沒有人做過大規模的長期調查,我們無法知道正確答案。

又例如,共產主義現在雖然看似窮途末路,但我認為未必如此。馬克思曾說,資本主義之後,緊接而來的就是共產主義。開放前的中國和舊蘇聯之所以發展受挫,乃因為他們是在資本主義真正大行其道前,就開始施行共產主義。因資本主義發揮到極限而造成貧富差距不斷加劇的美國,以及跟隨其後的日本,如果再繼續這樣發展下去,可能會面臨資本主義的末路。AI進化到一個階段後,未來極可能走向幾乎所有工作皆由機器人代勞,收益由全民均分的社會。

至少,在現行的股東資本主義下,員工的工作效率若無法勝過AI和機器人,公司就會認為付出的薪水是無謂的浪費,因此,失業率高達六成或八成的時代或許會到來,導至富者更富,但我不認為大眾能一直忍受這種現象。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重要的是不要以為自己已經知道、了解某件事,而是要認知到,自己現在知道的答案,不過是目前的假說罷了,並以這樣的前提面對所有事物。

②以更深、更廣的角度探索事物,並持續尋找其他解答

想做到第①點,最有效的方法是平常就養成習慣,對一般所謂的答案抱持懷疑的態度,思考是否有其他可能性。

觀看談話性節目時,也可以試著質疑主持人或評論者煞有其事的說法,試著思考可否從其他角度來解讀。

比方說,一般認為,如果不降低營利事業所得稅,企業就會出走,也無法吸引外商前來,但真是如此嗎?說不定提高稅率之後,會有更多項目被視為成本,反而使景氣變好,也連帶增加稅收。

經濟學家要是聽到這種說法,或許會覺得是外行人說外行話而嗤之以鼻,但如果沒有經過測試,怎麼知道這個觀點是否有誤。大體來說,日本政府想藉由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及負利率的政策,提高市場上的貨幣供應量,以達到二%的通脹目標,使景氣好轉,但這也不過是一個假說罷了。真正的實施結果,大家已經看到了。

原本,經濟學這門學問,就是建立在所有人都能充分掌握資訊、並做出合理判斷的假設上,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此,研究在沒有充分掌握資訊的狀況下,人會採取何種行動的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以及分析人類不理性行為的康納曼(Daniel Kahneman),才會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而且,康納曼還是以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的身分獲獎。

但在日本,像「討論到天亮」這類電視節目,在討論經濟議題時,雖然曾經找來或許能代表一般民眾心聲的搞笑藝人參與討論,卻從來沒找過心理學家,他們只找了傳統的經濟學者,或充其量勉強算是經濟問題專家的人。這雖然是電視台的問題,但這些人的討論,應該也無法跳脫既有意見。

總之,藉由找尋除了所謂正確答案與一開始得到的解答外,有無其他解答,就能以平常無法意識到的獨特角度觀察事物。和別人擁有同樣資訊,卻能深刻洞悉、做出意外推論的人並不多,尤其愈是有社會地位的中、老年人,這樣的人就愈少,因此可以在社會上擁有獨特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