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諸國史》:西班牙殖民美洲不僅是找黃金,還有長生不老之泉

《加勒比海諸國史》:西班牙殖民美洲不僅是找黃金,還有長生不老之泉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海洋探索時期,西班牙帝國先後征服波多黎各、牙買加、古巴等地,並以西班牙的社會文化制度為藍圖建立殖民地。宛若歐洲的地中海孕育出希臘羅馬文明,也彷彿是十字軍東征後的新聖地,加勒比海化身為美洲的地中海,並成為新美洲文明的搖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小雀

征服與拓殖

哥倫布的理想主義呈現在虔誠的天主教信仰上,他彷彿是中世紀的騎士,以征服蠻族異教為己任。哥氏不僅將加勒比海當成東方,也將之視為神所允諾的新天地,不斷藉由日誌和書簡闡揚《聖經》中的先知預言,浮誇遇見充滿榮光的神賜境域,於是他致函西班牙女王,寫下:「女王陛下,臣剛剛抵達一處人間仙境。」字裡行間,加勒比海儼然是神應許的美麗新世界。

質言之,新航道探險行程宛如一場海上十字軍東征,哥倫布率先以冒險犯難寫下雋永的騎士之歌,引起其他探險家紛紛效仿之。因此,以哥倫布為首的探險家每登陸一個島嶼便賜予新名,其命名舉動投射出天主教的文化傳承與西方帝國的拓殖霸業。

為宣揚天主教教義,探險家便以基督和聖母之名為島群命名,例如:「聖薩爾瓦多」(救世主之意)、「瓜德羅普」(聖母之名號)、「蒙雪拉」(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聖母院)、「多米尼克」(主日之意)、「聖母受孕」(Concepción,格瑞那達之舊名)、「千里達」(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聖克羅伊」(Saint Croix,聖十字架之意)。為了宏揚因基督殉道的使徒,探險家亦以聖人貞女之名,替新發現的小島命名。哥倫布將多如繁星的沙洲礁石稱之為「維京群島」,即處女群島之意,以紀念聖女吳甦樂(Santa Úrsula)以及隨她一起殉道的一萬一千名貞女。

其他如「聖若翰洗者」(San Juan Baudista,波多黎各之舊名)、「聖露西亞」、「聖文森」、「聖克里斯多福」(San Cristóbal,聖啟斯之舊名)、「聖湯姆斯」(Saint Thomas)、「聖馬丁」也都先後各就各位成了島名。「聖地牙哥」(Santiago)、「聖若望」(San Juan)等聖人使徒雖沒有贏得小島,但也留名於新城鎮。為展現西班牙國威,則有「西班牙島」;為了討好西國皇室,哥倫布以公主之名「璜娜」(Juana) 稱呼古巴,並以女王伊莎貝爾之名建立加勒比海的第一個城鎮「伊莎貝拉」。

此外,探險家也仿傚《聖經》中的〈創世紀〉,以動植物命名新島嶼,創造出加勒比海生態伊甸園。彷彿天主的聖言,「巴貝多」(Barbados,係指無花果樹之氣根)、「瑪格麗特」(Margarita,既是珍珠之意,也是白雛菊花之名)、「托爾杜加」(Tortuga,烏龜之意)、「蓋曼」(Cayman,鱷魚之意)、「夢娜」(Mona,母猴之意)、「固蕾布拉」(Culebra,蛇之意)、「托爾托拉」(Tórtola,雌斑鳩之意)等,全都因應而生。然而,這些探險家似具有浮士德追求事實、探究寰宇的特質,以「太初有為」的信念,開創了加勒比海(註1)。

在探險家的理想主義作祟下,加勒比海初民社會的圖騰文化已變成天主教神學文化,每個島嶼不僅換了新名,也「改變了身分,並投入世界大舞臺上的宗教寓言劇」(註2)。

西班牙帝國將探險家的理想主義化為實際的拓殖行動。有了葡萄牙先發制人的例子,並且避免歐洲國家分食利益,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後,西班牙立即於1493年3月向教皇申請負起新大陸之傳播福音及教化工作。教皇便以佛得角以西一百里格(legua,註3)為界,將西邊疆域歸給西班牙,東邊則歸屬葡萄牙。然而,分界線相當模糊,隔年兩國重新定約,即〈托爾迪西亞斯條約〉(Tordesillas),訂定佛得角以西三百七十里格為分界線。分界線依然含糊不清,造成西葡兩國爾後為了分疆劃界而紛爭不斷。

地理大發現宛若一聲春雷,喚醒蟄伏冬眠的西班牙人民。歷經黑暗時代的西班牙人民,彷彿找到一個武力的宣洩出口,紛紛投入探險美洲、征服新世界的行列。自1492年哥倫布抵達加勒比海起,至1567年西班牙征服委內瑞拉為止,西班牙僅以七十五年的光景便擁有廣袤的美洲殖民地,躋身歐洲強權。西國的拓殖與征服工作可分成兩階段:一為海洋探索時期(1492-1519年),二為大陸征服時期(1519-1567年)。

在海洋探索時期,以西班牙島為基地,西班牙帝國由此先後征服波多黎各(1508年)、牙買加(1509年)、古巴(1511年)等地,並以西班牙的社會文化制度為藍圖,建立集政治、經濟、宗教、文化為一體的殖民地。宛若歐洲的地中海孕育出希臘羅馬文明,也彷彿是十字軍東征後的新聖地,加勒比海化身為美洲的地中海,並成為新美洲文明的搖籃。誠如古巴作家卡本迪爾在小說《啟蒙世紀》裡所言:

這個地中海一躍而跨越了數千年,成為另一個地中海的繼承者,接收了小麥、拉丁文、葡萄酒、天主教《聖經》,以及象徵基督的符號和儀式。

當西班牙控制大安地列斯群島後,數度派遣探險隊探索佛羅里達、猶加敦半島、中美洲海岸,以及巴拿馬地峽。1513年,探險隊終於跨越巴拿馬地峽來到太平洋,不僅勾勒出美洲大陸的輪廓,同時也為南美洲探險工作鋪路,更有助於爾後麥哲倫船隊環繞世界一周的艱鉅任務。在海洋探險的同時,西班牙征服者以古巴為基地,西進墨西哥,北挺佛羅里達,展開美洲大陸拓殖行動,陸續建立墨西哥、瓜地馬拉、祕魯、智利、阿根廷等殖民地。另一方面,為了搶食新大陸這塊利益大餅,歐洲海事強權亦投入探險工作,葡萄牙往南發現巴西,法、英則往北進行西北航線探索,分別建立「新法蘭西」和「新英格蘭」屯墾區。

經過探險家的渲染,加勒比海地區被披上奇幻的彩衣,各種謠傳不斷,例如:哥倫布曾虛構怪獸神話、維斯布奇歐也杜撰出巨人族傳說、加爾巴哈爾(Gaspar de Carvajal)則創作出亞馬遜女戰士傳奇。在眾多傳說中,以黃金國(El Dorado,註4)的傳奇最具吸引力,因而造成西、英、德等國的探險隊,為了淘金而迷失於叢林裡,不是全軍覆沒,就是無功而返。

十六世紀,是西班牙帝國的黃金世紀。黃金世紀象徵的不僅是西班牙的強大國勢,也象徵蓬勃發展的西班牙文學;換言之,黃金世紀是卡洛斯一世(Carlos I,1516-1556年在位)、菲利普二世(Felipe II,1556-1598年在位)的年代,也是塞萬提斯(1547-1616年)和《唐吉訶德》(1605年、1615年)的年代。黃金是財富,也是權力;是光彩,也是能量;是眩惑,也是動力。因此,白銀城(Potosí)和黃金國的傳奇,使得西班牙帝國放棄小安地列斯群島,將拓殖重心放置於廣袤且富庶的美洲大陸上。

於是,征服者奮不顧身投入探險行列,冀望淘金致富,並得到國王加官晉爵。西班牙皇室則因美洲的黃金白銀而成為強國,並肩負保衛歐洲天主教勢力之重責大任,因此不惜耗費鉅資,攻打土耳其、懲治日耳曼新教徒、壓制荷蘭等地的獨立運動、對抗日益壯大的法國和難以駕馭的英國。然而,在拓殖淘金過程中,不少征服者魂斷異鄉,西班牙皇室也因長年征戰而耗盡國庫,造成帝國日益頹靡。

除了尋找黃金外,探尋長生不老泉亦是另一個冒險犯難的動力。1513年,西班牙探險家龐斯(Ponce de León)為了找尋傳說中的長生不老泉,由古巴起程往北航行,無意中發現了佛羅里達半島。西文「Florida」意思為「花團錦簇之地」,象徵青春年華。龐斯花了二十五年的青春歲月,流連於加勒比海的島嶼,試飲各處泉水,仍遍尋不著長生不老泉,在青春漸漸逝去之際,竟遭印地安人以弓箭射傷腿部,最後傷重不治。

西班牙帝國成功征服美洲新大陸後,加勒比海「中途站」的角色搖身一變,成為連接新舊大陸的「轉運站」。滿載黃金白銀與奇珍異品的西班牙船隊穿梭於加勒比海,引起海盜虎視眈眈而伺機掠奪,寫下海盜冒險史詩。被西班牙拓殖者捨棄的小安地列斯群島,雖未蘊藏黃金,卻有肥沃土地,且具有戰略地位;因此,自十七世紀起,英、法、荷等國便陸續占領這些小島,並漸漸朝大安地列斯群島逼進,譜寫出列強軍事進行曲。

註釋
  • 註1:《聖經・創世紀》中,天主說有光,就有了光;亦即,神以語言創造了世界。同樣,〈若望福音〉第一章一至五節,記載著太初有聖言。聖言即是天主,也是神的智慧,萬物乃因聖言而造。哥德筆下的浮士德則將「太初有言」改為「太初有為」,因此,浮士德人物原型具有「欲望」、「叛逆」、「行動」、「征服」,以及「科學」等象徵意義。十六世紀的西班牙征服者具有浮士德精神,以征服行動創造美洲。
  • 註2:此乃古巴作家卡本迪爾在其小說《啟蒙世紀》中的一段引文。卡氏將探險家的命名舉動視為天主教的福音傳道行為,根據天主教教會的信仰,傳道者常以宗教寓言故事宣揚基督神蹟。
  • 註3:里格為西班牙里,相當於五・五公里。
  • 註4:傳說中的黃金國位於委內瑞拉奧利諾科河流域的叢林裡,首都為馬諾亞(Manoa),境內遍地是黃金。據信,酋長梅達(Meta)因懷疑妻子不貞,而殺死妻子和妻子的情夫。事後梅達酋長後悔不已,於是每年必到湖畔,先以金粉撲灑全身,接著乘划獨木舟,將無數珍寶投入湖心,以平息被他誤殺的靈魂。酋長撲灑金粉的儀式,被西班牙探險家穿鑿附會成黃金國傳奇。

相關書摘 ▶ 《加勒比海諸國史》:基督教霸權宰制下,黑人宗教成為離經叛道的巫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加勒比海諸國史:海盜與冒險者的天堂》,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陳小雀

加勒比海係美洲的「地中海」,島嶼星羅棋布,在碧海青空的襯托下,是二十一世紀的渡假天堂,令旅人不忍離去,令遊子忘記歸鄉。1492年以降,加勒比海歷經列強征服、海盜洗劫、黑奴解放、獨立建國,每一段歷史既驚天動地,且扣人心弦。暨今,拓殖年代的殺戮與掠奪早已煙消雲散,海盜橫行年代亦不復在。

在悲慘歷史的雕琢下,加勒比海刻劃出西班牙、法國、英國、荷蘭等語系,散發出多采多姿的獨特文化;加上官話、土語、黑話、術語,加勒比海文化更是繁複繽紛。乍看之下,每座島嶼彷彿擁有共同的文化遺產,其實各有千秋,彼此爭妍鬥豔,難分軒輊。

本書以文化為出發點,縷述印地安人、歐洲列強、海盜、黑奴等主題,帶領讀者領略加勒比海共同經歷的文化演繹、歷史變遷。此外,本書亦依群島分布特性,一一介紹加勒比海的島國,包括你我所不知的島嶼。

加勒比海諸國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