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過境反映台美關係,路透社:蔡英文的待遇顯示川普政府支持

總統過境反映台美關係,路透社:蔡英文的待遇顯示川普政府支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英文過境美國時,於哥倫比亞大學發表演說,表示全球自由遭遇前所未有威脅,台灣一直站在民主最前線,民主轉型故事須讓世界聽見。美國媒體解讀這次蔡英文的過境規格,顯示川普政府對她的支持。

分析家表示,過境時間延長足以凸顯川普政府對蔡總統的支持,此時她面臨來自北京當局與日俱增的施壓,而華府這一年來也和北京陷入貿易戰。

蔡總統上次訪美是在3月,但此次停留時間罕見地長,通常她只會因等待轉機而停留一晚。

報導指出,一直以來,台灣力圖在中國施壓之下,捍衛外交聯盟,目前僅有的17個邦交國中,大多是中美洲、加勒比海或太平洋小國。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說,蔡總統過境時間延長顯示,美國認同她與北京打交道時展現的「謹慎與克制」。

包道格說:「以大方的過境待遇來強化這樣的想法是合理的。」他還說:「這也是在向中國傳達訊息。美國政府認為,蔡總統在美中台關係架構方面行事具責任感。」

包道格表示,川普政府尚未就美國傳統對台方式表明有任何重大轉變,但情勢可能隨美中關係惡化產生變化。

他說:「這就像一台引擎一直高速空轉。川普沒有讓齒輪接合,但較低層級一直有許多動作欲讓關係升級。大方向因此尚未見變化,但這隨時都可能發生,帶來不可預期的後果。」

總統過境形式反映台美關係,《洛杉磯時報》報導:川普日益親台

根據《中央社》外電消息,《洛杉磯時報》分析,歷年來台灣領導人過境美國的方式是反映台美關係的重要指標,從這次美方安排可以看出「川普與台灣的關係日益緊密」。

《洛杉磯時報》以〈冷落中國之際,美國讓台灣總統在紐約稍做停留〉為題,開頭舉例,前總統陳水扁2006年出訪友邦,美國政府安排他在遠離本土的阿拉斯加安克拉治(Anchorage)過境,使得陳水扁抱怨這樣的安排「不方便、不舒適也沒有尊嚴。」

報導指出,由於陳水扁在保衛台灣主權的議題上向來直言不諱,當時美國官員擔心,太過高調的過境地點安排可能會激怒中國。而時間回到現在,美國政府對於台灣領導人的過境,不再試圖有所遮掩。

《洛杉磯時報》說,針對貿易議題與中國在亞洲的軍事擴張,美國總統川普政府正對中國升高施壓力道之際,這次蔡總統的過境美國,反映出川普與台灣關係日益緊密的趨勢。

《洛杉磯時報》引述台灣佛光大學教授劉義鈞的分析:「對美關係而言,總統蔡英文遠勝前幾任。在這當下,台灣與美國政府都希望將這次過境,視為進一步加強外交關係的一環。」

從1990年代開始,美國政府就允許台灣領導人以方便為由,在出訪拉丁美洲的友邦時過境美國。然而,過境的地點、時間與許可的活動一直以來都是反映當時台美關係、台美與中國關係的重要指標。

幾位傾向與中國建立經濟關係的美國前總統,包括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把台灣領導人的過境地點選在偏遠的安克拉治或關島,時間以小時為計,任何會見行程都必須低調。

2013年是兩岸關係最為親近的時候,時任總統馬英九在紐約停留40小時。而如今的兩岸關係則是遠比當時緊張。

華府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東亞問題學者孫韻(Yun Sun)指出:「首先,這是一次時間很長的過境,而紐約這個地點本身就具有很大的政治意義。因為蔡英文的立場向來受到中國政府的嚴詞反對與批評,使得這行程安排看起來更有挑釁的意味。」

蔡總統出訪過境紐約 出席台美企業高峰會(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附錄:蔡英文總統於哥倫比亞大學演說全文

總統蔡英文今天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發表演講,總統哥大致詞全文如下:

能受邀來這所以言論自由及多元包容著稱的校園演講,我實在備感榮幸。我在1980年畢業於康乃爾大學,再度回到久違的紐約校園,勾起我許多的回憶。雖然,或許在場有人會說,任何紐約市以外的校園都不能算是紐約。

然而我在1979年夏天曾經真正住過紐約,協助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做研究。而我在通過紐約州律師考試後,就更常走訪紐約,有時是在前往華府做貿易談判時會經過紐約。

對一個來自當時尚未完全民主化的台灣的法律系學生來說,1980年代的紐約生活真的令我眼界大開,多元化和不同的見解竟然才是正常。我很高興,從這講台放眼望出去,一切都如此熟悉,絲毫未曾改變。

今天,我來這裡要講的是有關「改變」的故事,發生在台灣的故事。一個位居中國大陸沿海的小島如何設定民主化的進程,進而為世界各國的民主轉型樹立標竿。

我們在政治轉型初期,很多人說在中國陰影的籠罩下,我們的民主不可能存活下來。然而,現在台灣已然成為民主社會和政治制度蓬勃發展的居所。

有人說,人口只有兩千三百萬而且資源匱乏的小島,無法成為經濟的主要推手,然而現在我們已經變成美國的第11大貿易夥伴了。

有人說,先進的價值觀無法於東亞社會生根。但今天,我是以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身分站在各位面前,而今年台灣也已經躍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

簡言之,台灣就是在不可能的環境下成就了可能。許多人稱台灣為「民主奇蹟」,但我不是奇蹟的信徒。我相信的是人民的意志,以及對更美好未來的願景。

和美國一樣,在我們追求民主的路徑上滴滿了先人的血汗及淚水。現在輪到我們接下他們的棒子,繼續高舉火炬,為還在往民主道路奮力掙扎的國家,照亮前途。

我們背負的責任重大,這條路並不好走。因為台灣民主當今所面臨的挑戰,和數十年前我們所克服的截然不同。而21世紀所有民主國家都面臨相同的挑戰。全世界的自由都正遭遇到空前未有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