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禁忌英雄到觀光大使,蒙古人複雜的「成吉思汗情結」

從禁忌英雄到觀光大使,蒙古人複雜的「成吉思汗情結」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世紀蒙古在蘇聯「老大哥」70年的「監護」下成長,成吉思汗一度被蒙古執政當局視為「政治犯」看待,有關成吉思汗的一切事物均成為禁忌。

2002年蒙古郵政公司(The Mongol Post Company),為慶祝成吉思汗榮獲《華盛頓郵報》評選為影響人類文化千年的首號人物而大肆發行紀念專冊的同時,若對照40年前於1962年曾因發行一套「成吉思汗800週年誕辰紀念郵票」而引起的軒然大波,同樣的成吉思汗與類似的紀念郵票卻可將蒙古歷史展現出截然不同的政治風貌,細究其因,完全歸結於蘇聯對蒙古的「愛恨情仇」。

談及蒙古與俄羅斯之間的恩怨關係,就必須追溯自西元1235年由蒙古帝國大汗窩闊台開始發動對欽察草原各部落、斡羅思(今俄羅斯)、孛烈兒(今波蘭)、馬札兒(今匈牙利)等地之西征算起,接著成吉思汗長孫拔都(朮赤之長子)在征服欽察大草原及俄羅斯後,即於當地建立起「金帳汗國」(註1)使俄羅斯大公及人民俯首稱臣長達240年,蒙古人並有效控治俄羅斯也烈贊、蘇茲達里、特威爾、基輔及伽里西亞等幾個公國。

這種臣屬關係歷時直至15世紀末為止,期間俄羅斯公國一直是處於金帳汗國的「藩屬」地位,接受蒙古人高壓統治,導致後來俄國歷史學者對這段歷史極為批評且刻意漠視,認為是俄國史上的黑暗時期,稱之為「蒙古枷鎖」。

因此俄羅斯民族對韃靼(註2)人(蒙古人的泛稱,亦兼指所有亞洲北部之遊牧民族)的歷史仇恨和不滿情緒,自然歸咎於「大蒙古國」之「始作俑者」:成吉思汗,所以當上(20)世紀初蒙古趁著清政權跨台之際自行宣布「獨立」後,因無力抵禦自中亞席捲而來的俄國共產革命浪潮,於是又再度被迫成為共產國際的一份子,成為第二個歷史悠久的共產國家:蒙古人民共和國,蒙古人再度必須仰視蘇聯「老大哥」之臉色過日子。

歷史具有極高的相似性與重覆性,上世紀蒙古在蘇聯「老大哥」70年的「監護」下成長,成吉思汗一度被蒙古執政當局視為「政治犯」看待,禁止研讀成吉思汗的歷史、禁止歌頌成吉思汗的功績、禁止慶祝成吉思汗的誕辰、禁止發行成吉思汗的郵票等等。總之,有關成吉思汗的一切事物均成為禁忌,倘有「違逆者」將會被共產黨理論專家批評為思想錯誤或冠以反社會主義罪名進行整肅。

1962年蒙古政治局委員圖睦爾・歐契爾(TUMUR-OCHIR,註3)因出席「成吉思汗800週年誕辰紀念碑揭幕儀式」,而被執政當局扣以思想有誤遭卸除政治局職務及開除黨籍之處分,並流放至西南地區巴顏洪格爾省從事思想改造;同年蒙古郵政總局未事先報准而印行成吉思汗誕辰800週年紀念郵票(註4),甫於上架發售即立刻被層峰下令收回銷燬。

此後蒙古總理澤登巴爾(Yu. Tsedenbal)亦曾親赴莫斯科,「晉見」蘇聯總理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面邀訪蒙及呈報國內發生所謂「成吉思汗效應」時,當時赫魯雪夫則嚴詞詢問澤登巴爾稱:「烏蘭巴托究竟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印行成吉思肖像郵票?為什麼年輕人穿著成吉思畫像衣服?你到底在那裡看什麼?如果這樣的話甭談什麼訪問!快回去處理這些事情!」

據考據史料記載關於「元太祖」成吉思汗的體型及容貌曾有如下描述:

  1. 《蒙古青史》(註5):「面色如既望之月,眼神如飛龍之雙珠,鼻聳如山嶽之高,唇吻如陵阜之厚,面方背長,耳大胸挺,十步之外,威風逼人。」
  2. 《蒙韃備錄》(註6):「大抵韃人,身不甚長,最長不過五尺二三,亦無肥厚,其面橫闊,而上下促,有顴骨,眼無上紋,髮須絕少,形狀頗醜。而對成吉思汗之描述則為:其身魁偉,而廣顙長髯,人物雄壯,所以異也。」
  3. 《蒙古侵略前的土耳其斯坦》(註7):great size, wide forehead, and long beard.
  4. 「歌魯王朝」官員民哈基(註8):「成吉思汗時65歲,身高出眾,體格強健,眼睛如貓,頭上只有少許灰色頭髮。」

事實上,以上史料作者均未曾與成吉思汗謀面,而曾直接效力於成吉思汗之耶律楚材及「長春真人」丘處機等人,亦未留下有關成吉思汗長相資料的隻字描述,至於現今台灣故宮博物院所藏「中國歷代帝后像」中關於晚年成吉思汗的畫像,雖經由各國歷史學者認定是最接近成吉思汗容貌之「寫實」,其實也只是成吉思汗之孫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時,由元朝宮廷畫師(註9)依據文獻記錄所揣繪,並非直接當面繪成,易言之,該畫像亦僅止於隔代後人之揣測而已。

YuanEmperorAlbumGenghisPortrait
現藏成吉思汗畫像|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既然成吉思汗之尊容究竟為何?已無從考據,因此上世紀90年代蒙古脫離「老大哥」控制後,蒙古本地亦出現幾種突顯「草原英雄」氣魄之成吉思汗形象,展現一代天驕身披戰袍、頭戴鋼盔、腰掛刀劍,並以別於「中國帝王」儒士形象之躍馬奔騰姿態呈現。

此外,蒙古人民已將成吉思汗賦予「神格化」地位,成為蒙古民族之守護神,甚至蒙商基於行銷策略而「商品化」成吉思汗之稱號、形象及精神,廣泛將其運用於伏特加酒、旅館、公司、鈔幣、郵票、銀行、大學及飛機場等宣傳,如此一來,成吉思汗的歷史定位便從蒙古社會主義時期的禁忌英雄,順理成章地轉變成蒙古觀光大使的角色。

註釋

  • 註1:汗國宮廷之帳篷頂端因皆飾以金黃色,藉以突顯「黃金家族」之高貴血統,而被稱之為「金帳汗國」。
  • 註2:舊時蒙古鐵騎對西方各國猶如地獄之神Tartarus似的出沒無常,而「塔塔兒」(Tatars)與「地獄之神」Tartarus的發音接近,於是塔塔兒人成為蒙古人的代名詞,而滿清時亦沿用稱蒙古人為「韃靼人」。
  • 註3:1984年圖睦爾・歐契爾在家中遭破門而入手持斧頭的兇犯砍殺身亡,迄今本案仍懸宕未破,6年後的1990年蒙古擺脫蘇聯控制,執政當局遂平反當年圖睦爾・歐契爾因紀念成吉思汗而犯的「思想錯誤」,並恢復渠蒙古人民革命黨籍身分。
  • 註4:198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為紀念第一枚郵票而發行的60週年郵票目錄,經查其中於1962年曾發行過8套郵票,但所謂的「成吉思汗800週年誕辰紀念郵票」則刻意被忽略而未登入於該目錄。
  • 註5:「蒙古青史」作者及成書年代均不詳,故書中所述成吉思汗之容貌無從考證。
  • 註6:此書作者為時任南宋淮東制置使都統司計議官趙琪,於西元1221年曾受命出使蒙古統治下的北京,擬謀與蒙古締約以對抗金朝,惟當時成吉思汗正在征討西夏,故未謀面,而由木華黎國王代為接見。
  • 註7:俄國學者巴爾多所著。
  • 註8:歌魯王朝在花剌子模統治下,曾遭蒙古軍隊入侵,當成吉思汗攻進霍拉散時,傳說有人看見成吉思汗,因此有前述記載。
  • 註9:據傳元代帝王圖中太祖成吉思汗、世祖忽必烈及世祖后等肖像畫均出自一位尼泊爾籍工匠阿尼哥(1245-1306)之手,渠運用尼泊爾、西藏等地唐卡畫風技巧,將成吉思汗描繪成傳統中國帝王具備儒者雅士風範之相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