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用稽查到社會主義,很多東西到了中國就會「變質」

從信用稽查到社會主義,很多東西到了中國就會「變質」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來是讓智慧能夠散播的網路,到了中國變成國家嚴格控制的宣傳機器;可以增進人類福祉和效率的人工智慧,到了中國變成幾千萬街頭監控系統。我總覺得,邏輯、自由這些東西和中國犯沖。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有個教授的朋友說,他之前從中國來的台灣交換的博士生翻牆出來貼了一個文:

很多人認為大陸要翻牆才能夠上臉書和Twitter太不自由,打個比方夏天給窗戶做個紗窗,把蚊子蒼蠅擋在外面,請問大家,限制什麼了自由?

這個在中國唸法政的博士,將來應該也是國家的精英份子,發這種打招呼的文,有這樣的邏輯的確令人非常驚訝,我的朋友說的很好笑:「這樣你還把手伸出來讓蚊子叮幹嘛?」

其實很多東西到了中國就會變質,用在銀行貸款,看你能不能夠還錢的信用稽查,到了中國變成社會信用體系,成為國家管制人民道德規範的工具,成都這個城市為了積分大家都搶著去做義工和捐血,真的太可怕了。

本來是讓知識普及、言論自由、智慧能夠散播的網路,到了中國變成國家嚴格控制的宣傳機器。利用資訊科技的發展,可以增進人類福祉和效率的人工智慧,到了中國變成幾千萬街頭攝影機的人臉辨識、隨時監控隱私的維穩系統。

再回頭去看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到了中國變成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無產階級專政卻沒有自主工會,工會全部都由共產黨來獨裁掌控。

RTX6DSF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於已經變形走樣的香港一國兩制,和台灣正在進行式當中的兩岸一家親和和平協議,香港現在已經正在走向一國一制,經由統戰、各種收紅利益團體和紅色媒體在台灣的影響。這樣想想,我們真的有比文章一開始那位曾經來台灣交換留學,從紗窗破窗而出跟大家打招呼的中國法政博士,來得聰明有邏輯嗎?

我總覺得邏輯、自由這些東西和中國犯沖,中國不就是一個獨裁專制帝王和一群共産黨奴隷的國家嗎?在台灣卻有那麼多人想跟它統一?

無法統治自由人民的國家都是脆弱不堪,他們只能夠透過層層的控制,把最優秀的人和最進步的思想過濾清除,最後留下的只是一群唯唯諾諾的奴隸。

只能統治愚蠢奴隸的國家到底要怎麼偉大?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