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屈調查記者販毒惹眾怒 俄政府跪低連警察都要停職

老屈調查記者販毒惹眾怒 俄政府跪低連警察都要停職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俄羅斯,記者被威脅已成為一種日常,而多數報社與電視台會避免對握有大權的政治人物或商界人士進行批評。

(本文原刊於2019年6月12日)

文:Billy Perrigo
譯:許睿洋

俄羅斯調查記者戈盧諾夫(Ivan Golunov)在他的記者生涯中寫了無數篇報導,為獨立新聞網《Meduza》揭露莫斯科菁英圈的貪腐惡行。然而,六月初他自己卻成了新聞頭版的主角,他因一宗捏造的販毒案而被捕,最高可能遭處以20年的徒刑。

在俄羅斯其他獨立媒體的強烈抗議與細查後,當局最終於承認本案缺乏證據。當他從家中監禁被釋放的那天,社運人士大力喝采,並認為這是在一連串壓迫中罕見的勝利。

sipaphotosnine573890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但社運人士也表示,他根本從一開始就不該被逮捕。6月6日,戈盧諾夫在莫斯科街上被攔下,在遭上銬後他接著被推上警車。警察先是對他搜身,並疑似有毆打他。隨後警方稱在他的背包裡找到一包俗稱「喵喵」的毒品甲氧麻黃酮(mephedrone),並指控他涉嫌毒品交易。他的消失原先沒有受到任何報導,而當他的律師終於在逾12小時候與他見面時,戈盧諾夫說警方不允許他吃或睡覺。6月8日他在法院上現身,當時法官下令將他監禁於家中兩個月等待審判,而醫生則懷疑他可能有腦震盪和肋骨骨折等傷勢。

然而,不久之後政府發表的新聞就開始出現破綻。政府的網站上原先貼出一系列照片指稱戈盧諾夫的公寓裡設有毒品實驗室,但在他的記者同事證實照片是在其他地方拍攝的之後,政府立即將照片撤下。與此同時,一波波支持行動在街頭上持續展開。儘管面對警方威脅,但以個人名義進行的守夜行動(在俄羅斯,超過一人的示威活動需要政府核可)仍此起彼落。從Twitter上的影片看來,有大批的支持者正在排隊準備和隊伍最前方看來單獨的示威者「換班」。而6月10日,俄羅斯三大報紙同時以「我們都是戈盧諾夫」為頭版頭條。

AP_1916130644874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他在《Meduza》的編輯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有合理理由相信戈盧諾夫會遭迫害和他正在進行的新聞調查有關。」《Meduza》總編輯Ivan Kolpakov告訴《時代》雜誌,他相信戈盧諾夫之所以受到磨難,是因他當時著手調查的一起案件而起。

戈盧諾夫現在或許恢復了自由之身,但記者受到威脅在俄羅斯是很常見的現象。俄羅斯在「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新聞自由排名中,在180個國家中排行第149名。Ivan Kolpakov說道:「戈盧諾夫遭捕的事件,僅是俄羅斯體系的一部分。」

但在這宗案件中,戈盧諾夫獲得從未想見的廣泛支持。他的監禁被視為對俄國記者團結的試煉,而他們也團結一致公開聲援戈盧諾夫。在國家和世界面前,他們有效地推翻了警方的說法,甚至部分在國營媒體工作的記者都對戈盧諾夫表示支持。最終,俄羅斯內政部介入下令將其釋放,而負責逮捕他的警察也遭到解職。

RTX6YX1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如此,俄國當局的伎倆也說明了當今公眾話語權在俄羅斯受到扼殺的狀況。Ivan Kolpakov在戈盧諾夫獲釋不久後告訴《時代》雜誌:「要讓人鋃鐺入獄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在他的背包裡放毒品,因為這表示他馬上就會被關,也表示他的名聲將毀於一旦,因為這是一種骯髒的罪行。」在俄羅斯,記者被威脅已成為一種日常,而多數報社與電視台會避免對握有大權的政治人物或商界人士進行批評。

但戈盧諾夫堅定地恪守他的職責。Ivan Kolpakov說道:「我認為他有許多強大的敵人。我會說,很多人對於他所寫的內容感到不滿,因為很多人不希望出現在他的文章裡,因為這是讓貪污犯出名最簡單的方式。」

在近期的報導中,戈盧諾夫對於莫斯科副市長侵吞公款,並和家人在莫斯科購買了九套豪華公寓的事件提出了證據。

而戈盧諾夫對於被威脅也是一點也不陌生。Ivan Kolpakov告訴《時代》雜誌:「他在2018年4月被一群他報導中提到的人威脅。他所受到的威脅是有組織性的,而且我聽說幾個月前同樣一群人還在持續威脅他。」

Ivan Kolpakov表示,戈盧諾夫最近一次被威脅並非因為已經刊登的文章,而是由於一宗仍未發表、尚在調查中的案件。

不幸中的大幸是,戈盧諾夫在他被捕的幾個小時前交出了那篇報導。現在,《Meduza》正準備要將其出版。而他被監禁一事意味著這項調查將觸及的閱聽人數量將前所未見。Ivan Kolpakov說道:「他是個幸運的傢伙。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沒有錯過交稿期限。」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