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恨」上流:韓國瑜是吸食群眾負面情緒而長大的社會寄生蟲

寄「恨」上流:韓國瑜是吸食群眾負面情緒而長大的社會寄生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瑜並不會真心去改善弱勢韓粉的生活。因為讓他們保持在一個悲慘邊緣的狀態,才能最大程度地激發他們的恨意,韓流才得以繼續茁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不是塞子,你只是棋子。而且,你最好永遠都當棋子。」

請原諒我這個人就是這麼直白。但觀察韓流現象一段時間下來,這是我最大的結論。

前幾日拜讀打油詩人的大作,他精闢地分析,韓粉有兩大基礎:軍公教韓粉與庶民韓粉。

檯面上「零交集」的這兩個族群,其實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在近十幾二十年的台灣政局裡面,是被邊緣化的一群人。他們覺得自己在台灣社會裡面愈來愈說不上話,政治效能感低落。

韓國瑜,正是國民黨造成的問題的最大受益者

韓國瑜披著國民黨的戰袍出征,但諷刺的是,韓粉族群會走到這個地步,正是國民黨長期執政造成的。

年長的軍公教韓粉,因為年金改革而充滿對政府的憤怒。但這個現象的根源,是國民黨幾十年來,為了選票綁樁考量,從未負起責任檢討、調整那些不合時宜的月退俸和十八趴政策。問題像雪球愈滾愈大,直到小英總統任內才不得不快刀斬亂麻。

而做工、務農、做小生意的基層韓粉,因為台灣經濟的長期不振而感到生活困難。但他們的困難的根源,正是國民黨一味地「經濟靠中國」,有前途的產業毫不設防,紛紛外移到對岸。留在台灣的人就要承受失業、低薪與資金短缺的苦果。

國民黨的韓國瑜,正是國民黨長期擺爛、造成問題的最大受益者,想起來真讓人覺得無比諷刺。

只要韓國瑜的話術,再加上無良旺中媒體的壟斷操作,就可以讓百姓忘記問題的根源在哪,而一味地把怒氣倒在沙包黨政府上。這招非常有效,但是,也非常侮辱庶民百姓的智商。

韓國瑜現身雲林造勢活動 強調拒絕一國兩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是吸食群眾的「恨」而長大的社會寄生蟲

我們都是凡人。人的根性裡面,都有愛,也有恨;有高尚的品格,也有劣根性。

韓粉也許是你家隔壁那個好脾氣的退休老伯,也許是菜市場那個買菜還會多送你幾根蔥的歐巴桑,也許是看到老人過馬路會上前攙扶的義氣大哥。

離開政治,現實社會中的韓粉,跟我們一樣平凡、一樣有善的一面也有惡的一面,有愛的一面也有恨的一面。

韓國瑜這個人,做事不行,但是講話的技巧很高明。他很懂怎麼用「接地氣」的語言,把韓粉的負面情緒,包裝成正向的口號。韓國瑜的話術,可以讓韓粉充滿希望,覺得終於有一個懂自己的人,能夠帶著大家重回光榮了。

但來到現實生活中,當韓粉的「恨」被激發出來時,他們似乎變了個模樣,很多脫序的行為跑出來了。於是我們會看到韓粉去人家的店裡辱罵一個女孩子;我們會看到韓粉佔據六合夜市的步行區大跳廣場舞;我們會看到韓粉集體對不同意見者網路肉搜、霸凌;而每天轉傳一些很誇張的假新聞,還有對個人(尤其是小英總統)不堪入目的人身攻擊。

這些人,本來應該都是跟我們一樣平凡善良的人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韓國瑜擅長把負面情緒包裝成正向的口號。但從韓粉愈來愈「流氓化」的脫序行為,仇恨終究是仇恨,不會因為韓國瑜巧妙的語言而轉化成社會的德性。

韓國瑜最佳的政治策略,就是保持韓粉的「悲慘」與「恨」

我們以為,在崗位上做出政績,再爭取更高的位置,是政治人物的正途。

但從高雄執政這半年多來的表現,我們已經很明瞭,韓國瑜對於「治理好一個城市」完全沒有能力,也不感興趣。

因為沒有執政能力,韓國瑜要奪權,最佳的政治策略,就是保持韓粉的「恨」。韓國瑜的權力基礎,是韓粉非理性的個人崇拜;而仇恨、被剝奪感、失去希望的悲哀,正是極端個人崇拜的溫床。

換而言之,韓國瑜並不會真心去改善弱勢韓粉的生活。因為讓他們保持在一個悲慘邊緣的狀態,才能最大程度地激發他們的恨意,韓流現象才得以繼續吸食這些負面情緒而茁壯。

從高雄市登革熱防治這件事,就可以看出韓國瑜的心態。

中央政府已經備妥錢、人,只等著市府衛生局一封公文,就能放行。這是稍有行政常識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韓市府的操作,就是一邊拖著公文不放,一邊利用配合的旺中媒體放話,對中央政府做不實的指控。韓國瑜與無良媒體,利用庶民百姓對行政程序的不熟悉,操作輿論攻擊。

我們以為,中央、地方合作,是全體市民的福氣。但一封公文能夠解決的事情,偏偏要鬧到一發不可收拾。為什麼?因為韓國瑜想要的,從來就不是謀求市民的福利,而是攪動韓粉的情緒。

高雄造勢取消__韓國瑜:邀支持者旅遊替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負責任的政治家,與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

我們必須承認,韓國瑜是一個高明的政治人物。他的話術,能夠最大程度地激起民眾的激情。這點是講話保守謹慎,有時甚至有點「憨慢講話」的小英總統所望塵莫及的。

但是,觀察韓國瑜與小英總統的一言一行,我們不難發現,韓國瑜雖然政治技巧高明,卻對這個社會絲毫沒有責任感。一個有責任感的政治人物,不過這樣無止盡、無下限地操作粉絲的情緒,製造社會的對立,以社會的墮落換取個人的政治能量。

韓粉對韓國瑜而言,只不過是奪權的工具,是棋子。韓國瑜對於怎麼操作韓粉,非常在行,但是庶民韓粉的生活改善,並不是韓國瑜最感興趣的事情。

而我們民眾該做的事情,就是去思考,去看破政治人物的技巧,去選擇那個更有責任感的人。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蕪菁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