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林彥邦的「地圖炮」

回應林彥邦的「地圖炮」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襲擊記者,但我認為每個選擇都伴隨著後果,埋沒良心地工作時落得被喝罵的後果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事。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擁有特權,每個職業都應面對社會的道德期望並為並為其選擇負責。

(編按︰作者回應《立場新聞》記者林彥邦這篇文章,歡迎讀者對讀。)

Summary︰我同意不應該打記者,但我完全不同意後半段林先生對TVB記者及毛議員的意見。

我欣賞林先生一直以來在《立場新聞》以專業持平的優秀態度去報導香港示威者、警察以及政府近期處理香港政治及民生的事件。

但對於林先生在這篇地圖炮文章中的部分論點,我未能同意。

首先,我絕對同意不應該打記者亦想像不到一個理由示威者要去打記者。你篇文章已經說了就著警察打記者及阻撓記者報導各大記協已經發聲明發到口臭,故你之後叫人不要打記者我相信是指示威者。你講到今天有人打TVB記者以及揚言要將TVB記者毀容,我想問你的資料來源到底在哪裡?到底有幾多示威者話要襲擊TVB記者?是N=1定N=1-5? 而呢個威脅有幾真實有幾迫切?每日在社交媒體上不同專頁都有N=1-5的林林總總留言有一定程度的要脅,那是否每個留言都要譴責一輪?如果單靠N=1而你甚至不能確認留言的人是示威者而且預謀要去襲擊TVB記者的時候,去地圖炮影射示威者整體而言有想襲擊TVB記者的想法時,是否公道?

如果因為TVB有車窗被打爛而你升級到示威者會傷害記者危害人身安全時,同打爛立法會塊玻璃然後認為示威者會危害裡面的人有何分別?

另外,你講到話現場喝倒TVB記者不理想但唯有接受。我完全不明白這個概念,是連市民喝罵埋沒良心進行不公偏頗報導的記者的權利都要抹殺?係咪掛上記者的身分就是免死金牌,市民連現場直斥其非都唔可以?每一個選擇都會帶來後果,選擇做TVB記者的同時進行偏頗甚至惡意中傷的引導性報導時,引來大眾反感甚指罵是合情合理的事。如果你話示威者或市民無定向地見記者就喝倒的話,那倒是不理想,但直斥TVB記者埋沒良心的操守何罪之有?連市民的情緒都要禁止的話,香港人到底要活得幾卑微?

到你有關TVB記者辭職的論點,我完全不同意。就算你要留在TVB不代表你不能夠盡量爭取公義,你大可以做whistle blower、你大可以學醫護界個HA secrets整個TVB Secrets爆料,2014年可以爆料點解今時今日唔可以?如果因爲貪圖安穩的生活以及TVB比行內高的薪金而埋沒良心,即使明知選擇性報導偏頗而且惡意中傷市民時仍只聽上司命令時,被市民唾棄鄙視甚至工作時被喝罵也是well deserved的。

當QEH分流站個護士出賣病人私隱,違反醫護倫理道德時被全港批評甚至連醫護同行也直斥其非時,點解TVB記者可以有特權不受市民道德責難?如果你話TVB以外都係紅底,無咩選擇所以繼續在TVB埋沒良心地工作都無問題的話,同警察講話紀律部隊無選擇只能聽命令然後毆打市民有咩分別?

個重點從來都唔係做TVB記者,而係做TVB記者的同時埋沒良心所以被市民指罵淪為過街老鼠。你講到前線打生打死先爭取到一兩個shots係唔偏頗,係咪就可以對消一直以來大量的選擇性及惡意報導?TVB記者訪問時或記者會提問時,做過幾多次引導性提問,或先已喺問題裡定性市民暴力去引導議員或官員回答?一路以來種種的不公做法,係咪唔需要負責?

喺紅底公司工作同喺紅底公司埋沒良心地工作係兩件事,希望你不要混淆了視聽。喺紅底公司做並不會被指罵,只有喺紅底公司工作時同時不斷埋沒良心,而且連丁點反抗暴政的effort都見不到的時候就會被指罵。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最後有關毛議員拍枱一事,到底你係點樣得出毛議員質議他人來歷去揣測背後動機以及針對個別傳媒煽動仇恨的結論?當一個機構的記者一而再再而三地係問題前,先將市民或示威者定性為暴力去產生引導性時,受訪者覺得該個記者有ulterior motive而有情緒地拍枱到底有咩問題?由幾時開始「拍枱」離場抗議等於煽動仇恨?而你之後緊接話「我亦相信你不願意見到有任何一個記者受傷」,到底由幾時開始「拍枱」會增加記者受襲的風險?TVB記者可以違背記者天職及操守偏頗報導,但議員或市民卻唔可以拍枱直斥其非,是責人嚴待己寬到咩地步?

我同意單純答完問題後拍枱之後離場不夠政治智慧,更具政治智慧的話便應該回答問題後直斥TVB記者一直以來引導性發問報導偏頗背棄記者操守,應為其所作所為感到羞恥。

最後,我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襲擊記者,但我認為每個選擇都伴隨著後果,埋沒良心地工作時落得被喝罵的後果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事。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擁有特權,每個職業都應面對社會的道德期望並為並為其選擇負責。

每個專業的員工應該要維持其專業操守,見到有同業作出違反良知和操守的事情應該予以譴責。

我感激一路以來所有維持記者價值及操守的記者,你們的工作持續地將香港發生的事呈現給讀者,令大家可以持續地關注香港時事的發展,是社會重要的一環。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