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政治」風行草偃,弱勢族群受「仇恨言論」傷害也不斷增加

「狂人政治」風行草偃,弱勢族群受「仇恨言論」傷害也不斷增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只是要團結努力阻止韓柯這類狂人當選,我們也必須想出有效的方法,從現在到總統大選投票日的這段期間,保障所有人不受這波仇恨浪潮的過度傷害,釀成上次公投結果後難以挽回的人間悲劇。

文:吳馨恩

韓國瑜初選民調以44%支持率代表國民黨出線角逐2020年總統大選,與黨內主要競爭對手郭台銘27%支持率相差了足足17%,如此懸殊的結果不太可能是反韓勢力灌票導致的,好比藍營灌票給賴清德仍然對民進黨初選結果影響有限,而是韓在黨內及黨外引發的支持者狂熱效應所致,即使在許多人眼裡看起來很荒謬或不可思議,以為韓流早就已經過去、完全消退了,但這似乎不是事實。

從去年地方選舉與公投就能得知,除了台灣民主制度正受到中國因素的外力侵蝕之外,由美國川普、菲律賓杜特帝與巴西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等人當選象徵的「狂人政治」風潮,帶動了全球極右翼及反動勢力崛起,也與韓國瑜能夠擊敗在地深耕的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密切相關。

畢竟,韓國瑜或柯文哲的領袖魅力很大程度就是來自支持者心中「直言不諱」的形象,即使他們所言並不妥當、不友善或不正確,甚至對女性及其餘弱勢族群造成深刻地傷害,仍然深深地擄獲支持者的心。

雖然有些朋友們認為韓出線是好事,因為對蔡英文來說,郭可能比韓更加難以對付,或是郭比韓擔任總統對主權更加危險,但筆者並不如此認為,先不說韓出線將會導致柯有更高的機率出來參選總統,柯文哲在主權立場一樣曖昧不明,而且柯比起韓更能獲得年輕世代的支持。

無論韓國瑜當選總統與否,光是他出線競選總統本身就是對台灣社會莫大的傷害,同時也是在告訴台灣社會,尤其是我們的下一代,即使像是韓國瑜這種人也能獲得兩大政黨之一的總統提名,當個狂人比懂得尊重與學習的老實人更容易成功,這樣極度扭曲的價值觀。

陷4千萬風波 韓國瑜籲抹黑適可而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試著想想,依據韓國瑜過往獲得支持度的策略及其支持者所偏好的形象,在競選總統期間,韓必定會公開發表跟過往相同的各種「失言」(事實上就是所謂的「仇恨言論」),諸如「女人以家為天下」、「瑪莉亞(對東南亞移工的蔑稱)怎麼變老師」等,引發媒體及社會的高度關注。

隨著全國性總統選戰逐漸白熱化,每一次的仇恨言論都會被大肆傳播到台灣社會的各個角落,社會上將會充斥對女性、性少數、兒童、移工、新住民及原住民族的極端仇恨,校園內對少數弱勢學生的霸凌問題也很可能會加劇,這樣的仇恨風潮將會營造相當令人感到窒息的社會氛圍,並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持續困擾著台灣社會。

這一次總統選戰,除了許多男性論者在乎的民主自由,筆者更關心女性及各弱勢族群的福祉與安全,所以不只是要團結努力阻止韓柯這類狂人當選,我們也必須想出有效的方法,從現在到總統大選投票日的這段期間,保障所有人不受這波仇恨浪潮的過度傷害,釀成上次公投結果後難以挽回的人間悲劇,這需要我們所有人的共同努力。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