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求「正常」的民調只有17.9%,鄉民的反串正逐漸成真

訴求「正常」的民調只有17.9%,鄉民的反串正逐漸成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媒體興起,政治人物的發言都即時變成網路上博君一笑的素材,但曾經做為反諷或反串的材料,今天看來都如此真實,而政治人物甚至得開始訴諸自己「正常」。

國民黨初選民調出爐,韓市長以44%出線,成為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候選人。

一如他去年贏得高雄市長選舉一樣,韓國瑜獨特、有渲染力的政治語言,成為選舉利器,有評論認為韓的勝出代表國民黨內傳統「菁英藍」的勢微;不過我認為最該擔心的是,訴求「正常倫」的朱立倫黨內初選民意,遠低韓國瑜與郭台銘,某方面而言正意味著政治專業已死,至少是國民黨內的。

猶記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的一聲蜂蜜檸檬,吳萼洋使李麗芬的「愛江山更愛美人」又紅一次,網路上便流傳「繳200萬選舉保證金唱到飽」的說法,即便候選人吳萼洋已說他參選台北市長是要傳播蜂蜜檸檬養生法,但在辯論會上高歌的出格作風,似乎在嚴肅的藍綠廝殺中,成為政治公關繆思。

正常人無法出線,所以政治發言越刺激越好

理當嚴肅冷靜的政見發表會,唱歌就算不能換票,也能換人氣,曾任台北縣長的周錫瑋就唱不只一首,以致記者現在看到周必問「今天會唱歌嗎?」,似乎周錫瑋也發現「正常講話」無法出線,選舉口號是「總統不會做的100件事」,但即便周再怎麼展演庶民娛樂,韓國瑜和郭台銘的政見發表才叫刺激、有感。

郭台銘提出的「0到6歲國家養」在經濟政策上對市井小民而言,真的太有感,而對外貿易,郭董直接說「我能和美國簽FTA」、「印尼總統我朋友」、「化不可能為可能」,直白的政治語言,正是草根性選民心中的「魄力」代表。

hqm4c1j72xnczxouyiuzkouwyg5fp6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郭董的成功企業家形象,還是比不上韓導神秘又活潑的比喻,無論是否為韓粉,他的政治語彙都令人印象深刻,「高雄發大財」就像洗腦流行歌一樣朗朗上口,足以翻轉他沈寂十七年的政治生涯。

這次國民黨內初選政見發表會,韓國瑜以「塞子說」妙喻中、美、台關係,在沈悶的政見發表中,這就像冗長電影裡忽然出現的劇烈音效,搖醒觀看直播的民眾,這是周錫瑋開演唱會都難以獲得的舞台魅力。前立委孫大千在政論節目中將「塞子說」評論為「庶民語言」:

「中、美兩個國家在下棋,台灣只能當車、馬、砲、兵、卒,價值沒了就丟掉。還是我們要換一個角色,身體非常疲倦,晚上很累,泡澡當個「塞子」,塞子雖小,但沒有塞子沒有辦法泡澡,台灣要當棋子還是塞子,這是台灣2300萬人要決定。」

不過當你想像韓導說的一樣「身體很累、想泡澡」時,卻發現租雅房的你連浴缸都沒有,遑論塞子。

回顧韓導活靈活現的政治語言,初選政見會還有「洞房花燭夜要靠自己,選總統要靠別人」,選高雄市長時回應陸客觀光問題說「年輕時候把馬子不會分人種,漂亮就追」、於史丹佛閉門演講時也用「三個男的(中美日)追一位美麗年輕女子(台灣)」比喻國際關係,在韓導的世界觀裡,女性都是被追求的客體,但他也不避諱性別上的政治不正確,畢竟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人對類似「越界」的玩笑反而印象深刻。

高雄觀光日 韓國瑜各地快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朱立倫初選大敗,國民黨放棄「正常」了嗎?

回到訴求選一個「正常倫」的朱立倫,翻開朱立倫的履歷,絕對是國民黨中生代學經歷最完整的代表,堪稱馬英九2.0。讀的是建中、台大、紐約大學,當過立委、桃園縣長、新北市長、行政院副院長、國民黨黨主席,更是2016年國民黨「換柱事件」的關鍵人物,畢竟以政治資歷和政治展演上,朱立倫的形象都較政壇小辣椒洪秀柱「穩定」,當年國民黨硬是換掉黨內初選民調勝出的洪秀柱,都要硬推朱立倫參選,由此可見彼時國民黨還想推出溫和路線的正常候選人。

從這次朱立倫的「正常倫」參選口號即可窺見「正常」在國民黨內已是奢求,因為其他不走正常政治人物路線的參選人贏面大,就連好像還算正常的周縣長都要組樂團唱歌了,逼的朱的幕僚不得不做出「正常,很重要!」這份令人哭笑不得的文宣。

就當你以為這是網友喜歡的政治反串哏,赫然發現一切都真實得很!

而國民黨隨著韓國瑜已44%勝出黨內初選、拿下2020總統大選門票的當下,它也放棄推出一位或許是往後20年最「正常」候選人的機會,如果韓導的激情路線是選舉主流,丁守中又被貼上「驗票王」標籤,下一位國民黨的正常總統參選人,可能只能等20年後蔣萬安出來選了。

ting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自媒體興起,政治人物的發言都即時變成網路上博君一笑的素材,無論是藍綠標籤、選舉造勢、誇大的政治展演,現在看起來都成為我們的日常。回想已故藝術家、前國美館館長倪再沁2012年以「假如我是總統」為題作為批判台灣選舉的行為藝術,他還獨立辦起「沁報」,從頭版到廣告都是自製,頭條更以「倪再沁將加入新政府團隊」反諷選舉的荒謬。

倪館長是預言大師嗎?八年前還能作為反諷或反串的材料,今天看來都如此真實,以假亂真的報導與真的新聞界限越來越模糊,或許再過幾年,眼球中央電視台都能直接變新聞,朱立倫黨內初選失利或許是國民黨內的最後一聲反諷。

鄉民得把握這世代最後的「反串」機會了,因為所有反串(諷)都將成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