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為留學生配「異性學伴」,是「扯皮條」還是「統戰」?

山東大學為留學生配「異性學伴」,是「扯皮條」還是「統戰」?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教育部為了吸引外國留學生,出台了很多優惠措施,來華留學生人數不斷增加。加上中國國際地位的不斷提高,中國人的民族自尊心不斷膨脹,繼續給予外國人優待被視為是一種「民族屈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山東,中國的文化重鎮,被譽為「孔孟之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這句話就出自儒家的至聖先師孔子之口,它象徵著中國人的熱情好客。這個夏天,山東卻因為「熱情好客」惹上了麻煩。

山東大學,一所山東歷史最悠久,也是山東最好的大學,頂著中國大學界「211工程」和「985工程」兩個耀眼的光環,讓不少中國大學生望而卻步,但是山東大學卻像中國很多優秀大學一樣,向外國留學生敞開大門。

最近,山東大學因為一項為來華外國留學生招募學伴的活動,引發了中國民眾的批評。這個學伴制度爭議的焦點在於一位留學生可配三位異性學伴,雖然山東大學對外宣傳這項常規做法可以讓來華留學生融入當地環境、熟悉語言,還可以開拓學伴的國際視野,但是外界普遍認為這樣男女結伴的行為太過暧昧,有網友甚至抨擊為「拉皮條」、「慰安制」。

就在山東大學的「學伴制度」備受輿論批評的同時,山東另一所大學因為要求在校中國學生給來華留學生騰宿舍,引發了中國學生的不滿。近些年,類似給外國留學生騰宿舍、提供優待的新聞不勝枚舉,而一些外國留學生不尊重中國文化、作姦犯科的事也經常見諸報端。外國留學生似乎漸漸從中國官方眼裡的「天之驕子」變成了群眾中間的「過街老鼠」。

外國人來華留學的現況

一個國家吸引外國留學生的因素包括國際影響力、科技實力、學術和文化實力等內容。近代以來,中國積貧積弱,出國留學人數遠大於來華留學人數。中共建政後,在美蘇冷戰的背景下,中國主要和東歐等社會主義國家交換留學生。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出國留學生和來華留學生都逐年增長。

中國教育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共有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的49萬2185名各類外國留學人員來華留學,比2017年增加了3013人,增長比例為0.62%(不含港、澳、台地區)。

從學生來源看,以亞洲和非洲居多,亞洲學生佔比59.95%,非洲學生佔比16.57%。其餘歐洲、美洲、大洋洲,分別佔比14.96%、7.26%、1.27%。

從國別看,人數最多的前10名:韓國5萬0600人,泰國2萬8608人,巴基斯坦2萬8023人,印度2萬3198人,美國2萬0996人,俄羅斯1萬9239人,印度尼西亞1萬5050人,寮國1萬4645人,日本1萬4230人,哈薩克1萬1784人。

從去向看,按省市排序前10名:北京8萬0786人,上海6萬1400人,江蘇4萬5778人,浙江3萬8190人,遼寧2萬7879人,天津2萬3691人,廣東2萬2034人,湖北2萬1371人,雲南1萬9311人,山東1萬9078人。

其中還特別提到了經費來源,中國政府獎學金生6萬3041人,佔來華生總數的12.81%;自費生42萬9144人,佔來華生總數的87.19%。

算大帳還是賠錢賺吆喝

優待外國留學生並不是近些年的新聞。早在1950年,清華大學接收了中共建政後第一批來自東歐的33名留學生。根據一本留學雜誌《神州學人》的記載:「盡管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一窮二白,百廢待興,而且承擔著抗美援朝的巨大耗費,人民生活還很困苦。但是,為了能夠招待好遠道而來的留學生,各個方面都盡力為他們提供良好的學習、生活條件。食堂及宿舍條件都很好,男生兩人一屋,屋內設置也不錯。清華在這方面是盡了力量的。伙食標準原定每人每月250斤(小米),後增加到500斤。中西餐配合吃。服裝方面,由教育部向財委請准,每人有2500斤小米的置裝費(按我們出國留學生的標準發給)。一來北京就給每人做了一套棉衣,一雙棉皮鞋等。此外,每人每月還有200斤小米的零用錢,整個加起來已相當於我們一個講師或者教授的待遇。學生的反映:均認為伙食很好。」

當時為這些留學生提供超國民的待遇,更多有著政治上的考量,加上人數非常少,並沒有在當時引發中國人大規模的不滿情緒。但是今時已不同往日,中國教育部為了吸引外國留學生,出台了很多優惠措施,來華留學生人數不斷增加。加上中國國際地位的不斷提高,中國人的民族自尊心不斷膨脹,繼續給予外國人優待被視為是一種「民族屈辱」。

今天,中國教育部的獎學金項目有中國政府獎學金、長城獎學金、優秀生獎學金等,其中的中國政府獎學金,除了免交學費、提供住宿、生活費等內容,有時國際差旅費也能報銷。雖然教育部的報告提到享受中國政府獎學金的留學生人數只佔12.81%,但是中國各省市政府為了吸引留學生,也會出台各種獎學金,來華留學生獲得的實際獎學金數額遠高於教育部公布的數據。

Central_Campus_of_Shandong_University
山東大學中心校區|Photo Credit: @Wiki CC BY SA 3.0

根據《人民日報》的報導:「2014年,江蘇省教育廳發布了《留學江蘇行動計劃》,外國留學生來蘇學習每年獲得5萬-9萬元資助。早在2010年,江蘇省就成為教育部『完善留學生培養體制機制,擴大留學生規模』試點省份之一,並設立了『茉莉花留學江蘇政府獎學金』,目前獎學金額度已經達到每年1500萬元。」

2019年南京大學海外教育學院的「江蘇省政府茉莉花獎學金」網頁顯示:全額獎學金 包括:學費、生活費、住宿費、來華留學生綜合醫療保險費

  1. 免學費(註冊費自理)。
  2. 生活費補貼 1萬8000元人民幣/年。
  3. 住宿費補貼一萬元人民幣/年。
  4. 保險費補貼800元人民幣/年

部分獎學金包括:本科生/研究生:3萬元,資助期限:1學年

南京市政府對外國留學生也有獎學金項目,規定研究生2萬元/學年,本科生一萬元/學年,非學歷生每半年一次性獎勵5000元。

除了這些顯性的補助金額,一些學校為了吸引留學生還會提供個性化的服務,沒有計算其隱性成本。比如,這次山東大學為每位留學生配三名學伴。最近,還有網友翻出山東大學去(2018)年5月為一位來自津巴布韋的受傷留學生招募25志願者的通知。雖然說團結互助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不能用物質去衡量,但是如果一個學校通過行政權力去動用公共資源,就不能忽視其背後的社會成本。

中國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張力曾經說:「中國拿出了33億元資助其中的6萬名左右外國留學生,另外約43萬名外國留學生給中國帶來了350億-400億元的教育收入,不能只算小賬,要學會算大賬。2017年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大和亞洲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留學目的國。據預計,2020年世界各國和地區來華留學生人數將突破50萬。」

國內外的雙標是輿論反彈的根源

就在中國各級政府層層加碼獎勵外國留學生的同時,中國的大學學費卻不斷上漲。2014年,天津、浙江、江蘇等十餘省份相繼調整公辦高校學費。2016年,江西、廣東、內蒙古和海南也確定了本省高校學費漲價方案。2018年,河北、安徽、雲南、陝西等省份陸續上調了學費標準。

2014年,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完善研究生教育投入機制,決定從2014年秋季學期起,向所有納入國家招生計劃的新入學研究生收取學費。現階段全日制學術學位研究生收費標準,每年碩士生不超過8000元、博士生不超過一萬元。

中國政府雖然在教育方面的投入每年都在不斷增長,但是教育資源的分布並不合理,偏遠地區的教育基礎設施和師資力量相對落後,還有不少像「冰花男孩」這樣的學生每天走幾公里山路去上學。

山東大學2019年的預算表還顯示,2019年度普通教育支出72.38億元,留學教育支出為5958.49萬元,其中來華留學教育支出5950.72萬元,是出國留學教育支出的765倍,後者僅為7.77萬元。

這在中國大學裡是一個普遍現象,有不少大學的留學教育支出部分只包含來華留學教育支出,並沒有出國留學教育支出,比如復旦大學、東南大學等。

中國教育部也為家庭困難的大學生設立助學金項目,但是全國平均資助標準僅為每人每年3000元,全國每年獲得資助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約佔全國高校在校學生總數的20%。

中國有句名言:「不患寡,而患不均。」 中國教育部一方面大手筆支持來華留學生,另一方面讓中國學生勒緊褲腰帶,長久下去,醞釀著社會的不滿情緒。

這次鬧得滿城風雨的學伴項目,其實也沒有那麼不堪入目。在歐美一些大學也有這樣的制度,他們更注重自主性、學習性,甚至規定了不許談戀愛,避免了學伴制度走進暧昧地帶。台灣的教育部也有數位學伴的計劃,它並不是針對外國留學生,而是招募、培植大學生擔任偏遠地區國民中小學學童之學伴,藉由視訊設備與線上學習平臺,進行一對一線上即時陪伴與學習,提供資訊應用及學習諮詢。

台灣的這一做法其實對中國也有啟發性,中國農村地區的留守兒童超過6000萬,如果也能將專門服務外國留學生的學伴制度分享給他們,對他們的學習成長會有很大幫助。

中國國內的大學生剛步入大學,也會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學伴制度也可以幫助他們融入校園生活,這不應該是外國留學生的專利。

RTX2NQ6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統戰全球的大帳

對於為何大方補助外國留學生,官方的解釋總結起來有兩點:這些留學生的培養,有效建設了國際友好人士網絡,為外交全局做出了貢獻;此外,發展外國留學生教育事業有利於增加社會消費。

近些年,隨著中國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亟需掌握國際的話語權,「大外宣」在此背景下應運而生。而中共的宣傳和統戰工作,從來都是兩條腿走路,缺一不可,「大統戰」早已伴隨「大外宣」呼之欲出。早在2016年,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1次集體學習時就曾經強調:「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要處理好我國利益和沿線國家利益的關係,政府、市場、社會的關係。」

其實中國給予外國人「超國民待遇」也可以理解為是統戰裡的「交朋友」。來華留學生將來回國後,可能有不少人會成為和中國在外交、貿易或文化領域打交道的專業人士,他們同情支持中國的政策和立場,無疑是最好的奧援。

2017年,法國《世界報》曾經報導了〈中國慷慨解囊,吸引非洲留學生數量僅次於法國〉的新聞,文章稱:「近10年,中國向非洲學生發放的獎學金數量增長了300倍不止。中國商務部自兩年前開始向非洲公務人員發放獎學金,人數已達萬人。中國政府每月發放400歐元獎學金,免費提供住宿,非洲公務人員有機會來華學習為期一到兩年的英語授課課程。 」

文章還提到:「一位來自坦桑尼亞的Rukiya Pazi,一個月前來到中國,已經在清華大學開始了她的留學生活,學習國際公共管理碩士課程。據Rukiya介紹,她既要學習政治科學課程,也要學習中國的政治理論,即毛澤東思想和共產主義。」

隸屬於中國國家漢辦的孔子學院,自2004年成立以來不斷在全球擴張,截至2018年12月,已在154個國家和地區建立548所孔子學院和1193個中小學孔子課堂。雖然孔子學院成立的宗旨是推廣漢語和傳播中國文化,但是也面臨諸多爭議,遭到越來越多抵制。有西方媒體報導指出:「 孔子學院是中方意識形態輸出的工具,孔子學院幹擾西方學術自由,中方以政治立來影響學術。」

這次山東大學招募異性學伴甚至被一些陰謀論者解讀為發展統戰關係,利用異性學伴來發掘有背景的外國留學生,如果喜結連理,這些外國留學生就能成為中國的洋女婿或洋媳婦。當然,這些都是一些人的揣測,並沒有充足證據,不過還是能讓人產生無限遐想。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