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大學考六次、轉學考五次,我開心地奔向戲劇系懷抱

【填志願十年後爆炸徵稿】大學考六次、轉學考五次,我開心地奔向戲劇系懷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在學生時期就希望未來走向創作之路,畢業前勵志要當名創作者,至今從來沒停過腳步。從一開始創造出實體唱片到現今成為一名藝術家教師,近十年旅程一路上所種的種子逐漸發芽準備綻放。

文:洪健祐(教師)

  • 十八歲僥倖考到商學院,學測中數學單科只拿了2級分(滿分15級分)。
  • 考進商學院一直都不是我想的目標,只因現實考量不得不低頭。
  • 前後考了十一次大大小小的考試才順利轉學進入夢想科系就讀。
  • 喜歡從藝術中追尋自我,是名喜歡創作的藝術家教師。
  • 為了成為正式之路依然持續國家考試中。

每次的拒絕,都是為了學會面對勇敢

人的一生中能碰到幾次升學考試?從國小到大學加減起來應該不到五次吧!但就筆者而言光大學考了六次,轉學考五次,從學測、指考、轉學考就這樣沒間斷的循環接近自虐。花了三年才終於如願到自己想去的學系—戲劇系,得知自己不是學商的料就此放棄兩年多的成績,開心的頭也不回奔向戲劇系懷抱。

蛤?怎麼會是戲劇系!Are you kidding me?

沒錯,考的既不是醫學系也不是法律系,怎麼會願意花這麼久的時間?是多想演戲?多想紅?這些問題都被周遭的家人、朋友關切過不下百次。

答案很簡單,筆者想從戲劇系中尋找自我,從中用不同的方式創作舉凡導演、編劇、設計等。當時的筆者認為唯有這類型的科系,才能讓人從中得到釋放與暫時性的解脫,創作則是其中一種方法。歷經了無數次的考試地獄,感謝那些無情的拒絕除了增強了韌性,也更確信了自己想要創作的道路。學校中學習到的技法隨時都帶在身上準備一觸即發。

我們都在自己的專業上創作,但真的了解創作者有多少?

畢業後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擔任唱片企劃助理,從中學習如何構想、製作、包裝、盯場、後製、通路上架等。還好就讀戲劇系才有辦法接軌這樣的職業需求,光上班時間就夠你受了更別說要跟著行程跑透透。記得那年的四月為了趕送件至文化局,三天沒睡隔沒兩天又要出班去拍攝MV,這一拍又是一天半無法休眠,而回到家也無法熟睡,因為還有許多行政事務需白天處理。

早出早歸的生活已逐漸成為習慣,喜歡音樂因而投入夕陽工業中的萎靡市場,而這市場的人大多都是相互流動的鮮少有新生力軍的加入,強者吞食弱者搶食的生態環境讓人不勝唏噓。

唱片場業嚴然已變成拼湊而成的物品,網紅當道的世代人人都能出唱片,科技產物下的聲音變成自我呻吟的聲響。粉絲人數成了創作的主要核心標準,唱片的企劃、包裝、行銷更是每下愈況,早期唱片的美好世代已蕩然無存。創作成了新手掛在口中的專長,彷彿只要會音樂創作就很厲害,疏忽了其他部門的專業性與統整性,然而唱片企劃正是被長期打壓且犧牲的其中之一。

幾個月內與老闆一同完成了兩張唱片、三件文化局投案。聽起來相當簡單可也相當艱難,光一張唱片的企劃不止有構思還有執行,更別說同時還要盯場與同時發想新文案。生活品質大爆走卻因能快速累積作品而有成就感,心想放手卻捨不得畢竟這行業是機不可失的超級窄門。

結束了暴走的上半年靜下心想著自己的所學,想著該如何持續創作道路,而非只為了產出作品而產出。唱片企劃的工作讓筆者加速成長,也深刻體會到與人間的眉眉角角,過程中發覺溝通技巧與尊重是最需要被建立的,可在這窄門中作品的量與成名貌似才是擁有操控權的致勝關鍵。整理這些日子所受到的洗禮學到如何與人溝通、如何觀察對象、傾聽客戶、創意發想。瞬間就像被索爾的雷電擊中,有了不一樣的思維想法。

shutterstock_21419484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為了拯救熱愛的產業,從自我行動來催化眼前的這一切

沒有思想的腦袋是空的,沒有靈魂的肉體是虛假的。於創作的道路上筆者知道自己的思維,可在快速變遷的時代中許多思想變得不再純粹。創作變成商人賣弄的字眼,而非實質上的創作。

筆者思考著若一個人無法扭轉市場的想法,那何不投入到一個人可以影響許多人的情境之中。想要改變某個行業別的狀態或是習性,最快的方式除了開除一批員工外就是透過教育來改變現狀。唯有經過思考與反思才能真正體悟到成長的美好,因此筆者決定藉由自己的經驗投入教育事業,透過自身的經驗來引導學生了解產業與創作之間的關聯。

我們生在最好的時代,卻身處於動盪的狀態

進入教職體系後才發現到許多束縛與框架,原來在體系當中表演藝術如此不被受到重視,可在眾多重要時刻都需要表演藝術這門專業來救場。早期的人將表演藝術作為娛樂消遣,甚至矮化了此專業的重要性。他們只看到幕前的演出人員,卻忘了背後龐大的技術人員、行政人員、製作人員。只看到娛樂表象所帶來的效果,忽略了其中龐大的契機與藝術之間的關係。

表演藝術是一門綜合藝術,不同於其他藝術的學習方式,較多時刻都是需要經由團體間的相互合作才能提升學習成效。筆者因早期在音樂餐廳打工加上唱片企劃的經驗,因而思考該如何讓學生體現劇場藝術之美,左思右想決定運用他們自己的故事來做屬於他們自己班級的音樂劇。

教育部於2015年開始推崇美感教育計畫,其中一部分則是讓高中生體現「微型音樂劇」,此階段的參與學校分成北區、中區、東區、南區,學校則有北一女、嘉義女中、關山高工、高雄女中等好幾所學校。今年則是第二期的美感計畫推行預計2023年第二階段計畫結束。

十二年國教即將開跑,第一階段的美感計畫「微型音樂劇」無緣銜接到國中端略顯可惜。筆者因而開始將這樣的種子放置於國中端,讓國中生用自己的方式,說自己的故事,唱自己愛的歌,跳自己喜歡的舞。捨去掉華麗的舞台、佈景、道具、服裝,讓教室就是表演的舞台,觀眾就是其班級的導師與任課教師。藉由一場音樂劇的呈現,來提升個人自我的身體與聲音認知,團體間的溝通協調能力與合作力,讓學生透過課程來培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

表演藝術不只有表演多半是來自自我探索,因此幕後的編劇、行政、道具、燈光、音效等也能讓學生從中體驗與感受,在進高中前能更了解系所的差異與如何從中選擇喜好,提前讓學生體驗才能讓學習更全面,更能從一套課程中啟發學生對未來職業做前瞻性的選擇。

piano keyboard top view with a painted stain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創作是來自於生活中所感知的一切

回憶起大學期間參加了一場座談會,那天的主講人是PPAPER雜誌的創辦人包益民,他提到:「什麼創造了藝術與設計和美學,就是你每天的飲食,每天的生活。」這句話深埋於心已過十年,筆者的求學階段都與藝術多不了干係。

什麼是藝術?就是每天自我在生活中所創造出來的,所感受到的。並非是要成為別人眼中的藝術家才是藝術,而是透過自我探索、發掘而懂得如何自我生活。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藝術家,可靈光一現的時候你有可能是最棒的創造家。

筆者在學生時期就希望未來走向創作之路,畢業前勵志要當名創作者,至今從來沒停過腳步。從一開始創造出實體唱片到現今成為一名藝術家教師,近十年旅程一路上所種的種子逐漸發芽準備綻放。學校的課堂就是筆者創作的空間,學生則是筆者創作的媒介。創作的方向改變可思維卻不停昇華中,碰到不同性質的學生技巧也會相對不一樣,揉合出的藝術味道更是每個班級都不同。

從前所碰到的點滴經驗更成為教學上的重要助力,讓筆者更能知道如何有系統、有方向、有邏輯的引導學生做學習與探索。從中也能從學生中得到回饋,反思筆者創作上所需調整的腳步與方式。

如同職人般的精神永存於心

曾經也撞牆過許久,質疑自我的身份與角色,更一度質疑教學這件事情只是教學沒有任何創作的可能性。直到真的進入研究所就讀,自身做了調整才因為學生的反應與回饋與看到作品的誕生,慢慢相信自身的能量,相信筆者不只是一名教師更是一名藝術家教師。倘若不讓自己進入體制中做些改變就想當名逃兵,那這個動盪的狀態將永遠像灘死水,永無醫治好的一天。這場未完的戰役筆者會持續堅守著崗位,只為了希望這環境能有所變化。

藝術家教師的修行還在持續進行中,只要還有機會能夠創作,就不會讓自己放棄創作的機會,即便教師名額有限可信念永遠不變。希望透過筆者的學習經驗分享給害怕未知的人。千萬別擔心失敗!要怕只怕連失敗的機會都沒有。相信自己的生活是有意義的,堅持自己心中的信念並過好每一天,相信時機一到果實將自然掉下。就讓彼此如同日本職人般專心前往自己的道路,磨練且品味著箇中滋味。

我不擔心失敗因為早習慣了,只害怕是連失敗的機會都沒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