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代理人閉嘴,我們在談言論自由

中共代理人閉嘴,我們在談言論自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題不是「自由主義不好」,而是出在「只有自由主義好」,所以一旦經濟不佳出現社會問題,自由主義就成為頭號戰犯,有人利用民主制度犧牲自由主義,掩蓋社會問題,有人扭曲自由主義以偷渡集體主義,掩蓋權力腐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雁默

蔡英文這次出訪,名為「自由民主永續之旅」,在紐約她說:台灣長期站在民主戰役的最前線。

近年來,台灣也成為這些新型滲透及影響戰術的練兵場,我「政府」持續警戒並積極反制。為了捍衛得來不易的自由,我們努力提升媒體識讀、強化執法機關能力並更新法規以保障「國家」安全。

捍衛自由的方式,是以「安全」為理由削減自由,實際上是悖論,卻也一向是崇尚自由主義政權在「自由」概念上「作弊」的一種自由。

「閉嘴,我們在談言論自由」

這話很能篩汰那些成天高唱自由主義的假貨,蔡英文正在做標準示範。

「自由」是所有人各自表述,還是掌權者的自我形塑?

在紐約,蔡英文特別與自由女神像同框,因為在台灣,她已完成「國安五法」整頓自由的政策,並揚言還要在「立院」下會期強行推動「中共代理人」相關修法築立「自由高牆」。

什麼是「中共代理人」?會有嚴格定義嗎?當然不會,唯有在立法上含糊其詞,才有彈性解釋空間,才具有殺傷力。立法者將模糊定義丟給司法系統去傷腦筋,責任在司法官,立法者只需要泡製催眠選民的政治語言,再經由所謂「選民輿論」壓迫司法官「從俗」即可。倘若有不識相的自由主義法官堅持維護言論自由,還有「監察院」可潑糞之,為其貼上「恐龍法官」的標籤。

掌握權力者有行政,司法,立法,監察四種工具,形塑他們想要的自由。

「國安五法」包含「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國家機密保護法部份修正案」,「兩岸條例增訂第五條之三修正案」,「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兩岸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以上五法修正之目的,在於防止輕判「共諜」,規範中高層政軍人員,終身不得參加中國共產黨相關政治活動,違反者將予以極重之罰則。

蔡總統出席僑界人士晚宴(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此外,「立院」在「國安五法」拼圖完成後附帶決議,下會期優先審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有關「中共代理人」的部分,規範禁止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中國大陸黨政軍機關,相關團體或其派遣人之代理人,進行危害「國家安全」及社會安定,為中共政治宣傳,發表危害「國安」之決議,聲明等行為。

換言之,所有台灣人民都在紅線之內,而非僅止於政軍大員。而所謂「紅線」,則沒有人看得到清晰的邊界,包含立法者自己。一切都可以個案視之,由當權者掌握「自由裁量權」。

此舉當然會有擁護自由主義的社會賢達冒出頭來批判,細數1987年解嚴前夕,民進黨如何大規模發動「反國安法」示威抗議,但如今卻復辟當年那個他們痛批的戒嚴法律。

講原則是非,這類輿論呼聲看起來站定了道德制高點,但講民主現實,會投票給自由主義假貨者,皆真自由主義者也。會在權力與理想中迷失的,都是高舉理想的人,這些人往往就是權力現實主義者奪權的工具。

抓下「反共」的大旗,就不用面對兩岸的政治問題嗎?

問題並不出在「主義」,而出在「高舉」。蔡英文這堵「自由高牆」的地基,正是推銷與篤信自由主義者。

真自由主義者批判假貨,只敢講理想性原則,卻偷偷避開了問題的根源,也就是兩岸關係。兩岸在法理上仍為敵對狀態,蔡英文今天做的,只不過是將法理之虛象現實化以拚連任而已。因為,除非繼承「蔣公反共遺志」,辣台妹根本沒有贏得選舉的可能。

在選舉策略下,自由主義,涉世未深的年輕選民,總是狀況外的中間選民,都是禁臠。

「國安五法」再加上「中共代理人」加強版,是一個誘敵深入的大陷阱,一旦國民黨參選人反對,就必然陷入統獨泥淖不可自拔,務實的經濟議題也將大幅弱化,甚至消失,選戰步調由民進黨所掌握。唯有這個戰場,蔡英文能採取主動攻擊的態勢。

也就是說,只要迴避兩岸政治問題,無論是主流親美的國民黨或是無黨派的自由主義者,都進退失據。國民黨參選人中只有張亞中點出了這個問題的根源,但他的支持度卻還不到1%,這才是台灣自困的核心 —— 逃避現實,空談自由民主。

現在抨擊民進黨在創黨初衷與選舉現實中矛盾的自由主義者,哪一個不是早早就在「中共代理人」問題上「自我審查」的知識份子?談自由主義時,絕口不提意識形態上的「中國主張」,甚至引以為敵對思想,以免自己被貼上「中共代理人」的標籤。

張亞中宣布參選總統(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因為扭曲了「自由主義」,才會引來「庶民」的攻擊

想防止當權者藉「國安」卡「自由」的最佳途徑,就是對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配對中的現實困境,啟動務實的自省。

為什麼美國民主黨會出現「民主社會主義」的主張,並受年輕美國人歡迎?難道不是對貧富不均所造成的階級固化極度不滿嗎?為什麼韓國瑜的庶民主張會受到歡迎,哪怕他飽受批評,依然擁有強固的鐵票部隊?難道不是基於同一個原因嗎?

說到底,都是經濟問題,而台灣經濟的鑰匙在中國大陸手裡。

那些反對(與對岸)經濟自由化的自由主義者,都是自由主義假貨,都要求「中共代理人」閉嘴,也都是在民主制度下建築「自由高牆」搬磚工人。

問題不是出在「自由主義不好」,而是出在「只有自由主義好」。所以一旦經濟不佳出現社會問題,自由主義就成為頭號戰犯,有人會利用民主制度犧牲自由主義,掩蓋社會問題。有人會扭曲自由主義以偷渡集體主義,掩蓋權力腐敗。

因此,抨擊蔡英文對自由主義「不忠」,基本無效,假貨沒有忠誠問題。真自由主義者若不循問題根源思索兩岸問題,經濟問題,分配問題,與民主制度無法根除的缺陷,任何講原則性的論理,皆屬空談。

RTSEBXR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任何激化兩岸對立的主張,都不會是理想主義,而是現實主義。在這個選舉利益至上的現實戰場裡,自由主義者對理想原則的錙銖必較,還遠遠不及韓粉真刀實槍的攻擊號角。

換言之,真自由主義者應先放棄兩岸敵我的觀念,才能有效抨擊「國安」卡「自由」的自由主義假貨。如果不能持平看兩岸問題,自由主義者也只能自我審查,在「國安」重壓下呻吟「價值」。

請先仔細洗滌自己的價值觀,不能一面要「中共代理人」閉嘴,一面維護言論自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