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我是凶宅房仲》:我剛剛練習的假人頭,好像轉我這方向看了

《哈囉,我是凶宅房仲》:我剛剛練習的假人頭,好像轉我這方向看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發現那個我剛剛練習的假人頭好像轉我這方向看了,因為我們練習時是對著鏡子的,就像你理髮時坐著,我們在後面剪頭髮的樣子。可是我練習的那個模特兒頭應該是要面著鏡子才對,為什麼是往我這個方向看呢?

文:水鏡

聽說理髮店是可以鎮得住的……吧

有人說上吊的人有一口氣吐不出去,死後會化做厲鬼留在原地,然而凶宅租給幾種行業的人可以鎮住,如屠夫、賭場或是理髮店,但當理髮店都壓不住的時候,就嚇人了……。

這些年經手過許多的凶宅,我常說凶宅裡面,最要注意的是上吊,因為人死的時候,會有一口氣要吐掉,但是上吊的人那股氣被勒住了,所以如果他是帶著怨念與遺憾而離去,那口氣就會讓亡者化作厲鬼流連人間。

通常這樣子的住家如果作為店面,後面的租客就必須要經過挑選了。一般這樣子的房子若能租給屠宰店、理髮店或者賭場是最好不過了,因為戾氣夠重。怎麼說呢?因為屠宰店跟理髮店是動刀的,殺雞、殺鴨、殺豬等等,這些大家知道是見血的,理髮店他們剪的雖然是頭髮,但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個道理,讓這行也有類似這樣子的說法,至於賭場嘛……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概念囉。

這是一間位於台中西屯區的房子,會知道這間房子是一個同事報給我的,他叫「阿展」,阿展人很熱心,業績不錯。有時候你要佩服這種人,為了銷售可以用很唬爛的方式吸引你,讓你以為房子很受歡迎,直到你到現場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的時候,你會想罵他兩句,報案子資訊都是零散的,所以久了我就叫他「喇叭展」。

阿展有一天跟我說他有個客戶想買凶宅,他的客戶比較特別一點,是一家資產公司,這種公司專買便宜的房子或是這種事故房屋。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買入來給公司做報稅使用,又或是以低價買入,寫高價合約來超貸房子貸款。我向同行朋友打聽問了幾間凶宅,其中一間是阿展也知道的,因為他也有提到這戶位於西屯區的透天房子,但他找不到屋主,問我有沒有辦法。

這間房子在西屯區近另一個區的交界處,是幾條路的交會處,雖然房子不是邊間但是也是顯眼的位置,所以地點還算不錯,生活機能相當的高,人流車潮都算很多。

聽阿展說原來的屋主是上吊自殺的,我一聽到心想「天啊,難搞的物件來了!」不過讓我好奇的是是什麼樣的原因使住戶選擇輕生,背後原因往往是我最想知道的,因為每個凶宅的背後都會有一個不尋常的故事。

找了一天的白天,我獨自一人跑去看屋,因為房屋目前情況是空屋,就拿了鑰匙先去看一下。我心裡明白這是凶宅,但是還是想了解一下房子情況,屋主意思是租售都可以,就看到時候如何,如果有租客承租的話那就掛租約賣。

到了現場一看,房子是透天四層樓高,使用面積很大,從地點、使用坪數和面寬來看,其實算是搶手的店面,一般來說其實會有一些店面的置產客,或是有點錢的自營商,會買下來做自己店面使用。

看屋的時候會從1到4樓全大概巡看一遍,只有在二樓的時候,有耳鳴、頭痛、想吐的感覺,依據過往處理不少凶宅的經驗,我猜想應該發生事情的地點就在二樓的位置,那種感覺像暈車一樣想吐不舒服又頭痛,有時甚至會胸悶跟打嗝。

離開之後我問了一下阿展,發生事情的地方是不是在二樓?阿展說沒錯就在二樓,而且聽說好像是穿著紅衣服上吊的,所以怨氣比較重的樣子。

「阿展……你這個喇叭嘴!那個不是比較重,你要不要去房子感覺一下,我到二樓那種不舒服的感覺超強烈的,你都沒去看過盡說廢話。」我一整個堵爛到不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就這樣不舒服,若體質敏感點的一定會不舒服到極點。

這個房子因為是租售同時,所以除了買房子的客戶也有想要租來做生意的,有租出去的話就是掛著租約賣,就我了解後來租給了兩個租客,一個做吃的、一個做美容美髮的。

後來這前後兩個租客都沒租多久就紛紛退租了,美容美髮的是我知道最後承租的人,我記得他們好像只租了半年就退租了,我本來以為是單純生意不好,後來去了解後才知道原來是有故事的,為了了解原因,我特地問了同行的朋友,最後還真的問到了那個承租的租客。

故事發生在一個理髮店的小學徒身上。

我們都知道很多年輕人,會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在理髮店學習美容美髮,有的時候去理髮店,就會看到一些見習生或是學徒在那邊學藝。那時候店裡有一名年輕的女學徒叫「小小」,她是美容美髮科的學生,在店家裡實習學技術。

小小說她是一個新人,對美容美髮業很有熱誠跟興趣,所以這家店剛開沒多久,小小就來這應徵學徒跟見習,希望未來能成為專業的美髮師傅。但她來之前並不知道這房子過去有發生一些事情,本以為很單純的實習,卻成了她今生最銘心刻骨的記憶。

小小說:「我們這種學徒來店裡實習,有很多東西要學,一開始就是打雜,學洗頭、幫美髮師整理工具、清潔店裡的垃圾等等都要做。慢慢才會開始學習剪髮技術,你知道理髮店都會有那種練習用的模特兒假人頭和假髮,學習剪髮的時候都用那個練習。我們店是一到四樓,一樓是營業廳,大家平常都在那兒工作,二樓是我們工作室跟放東西的地方,平常練習剪頭髮就都在二樓。起初在那裡工作時並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只是常常在那待久了會有點不舒服。可是慢慢的有時候會發現,二樓明明已經整理好的東西,總是有幾樣東西掉在地上,或是特意被人弄亂。

起初以為是哪個前輩去拿東西的時候弄倒的,結果有天早上開會店長說大家拿東西時,拜託把東西放好,二樓都亂七八糟的,東西倒了就擺放好吧!大家互相看了一下,就聽到前輩說:『我們除了去樓上上廁所外就是休息,倒沒有去拿什麼東西呀!』

這不說還好,私底下就有些前輩說她們有時候在上面休息的時候,會感覺有人在房子裡走動,一開始以為是其他人來拿東西,就不以為意。一直到有名同事上去休息時,被人拿東西丟了一下,她因此驚醒,看了一下是一個燙捲頭髮用的一個小塑膠條。她當時還想說誰丟她,四處問誰拿那個小塑膠條丟她,問題是除了她以外完全沒人上去呀。

事情傳開後大家開始覺得二樓不太乾淨。因為像我這樣子的學徒還是會在樓上練習剪髮技術,有一天晚上結束營業的時候,我跟另一個學徒在樓上練習剪髮,就是在假人頭上面套上假髮開始練習,因為一起的學徒明天要上課就先提前回去了,後面就我一個人放著音樂邊練習邊聽歌,享受一個人的夜晚。

就在我練習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聽到有東西掉落地上的聲音,轉頭一看發現是放在櫃上的假人頭掉了,我去撿起來放好,同時間聽到身後有個女孩子的笑聲,我立馬回頭看一下,空無一人,我想應該是音樂的聲音,告訴自己聽錯了,接著聽見背後有東西掉下來,回頭一看是剛剛擺放好的假人頭。

這時我心裡開始有點害怕了,結果我練習的位置又傳來女生的嘻笑聲,轉頭看了一下雖說沒有看到人,但總覺得哪兒不對。我發現那個我剛剛練習的假人頭好像轉我這方向看了,因為我們練習時是對著鏡子的,就像你理髮時坐著,我們在後面剪頭髮的樣子。可是我練習的那個模特兒頭應該是要面著鏡子才對……為什麼是往我這個方向看呢!?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在一瞬間,那個擺放在桌子上所有的模特兒人頭,全部轉向我這邊看過來,不騙你,那個頭就整個全部往我這邊轉過來,因為有好幾個模特兒人頭,那些頭統統轉過往我這看,然後同時耳邊傳來一句「好看嗎?」我整個寒毛全都立起來,生平最大聲尖叫聲都喊出來了,連滾帶爬,真的是連滾帶爬,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往樓梯下衝,還摔了個大跟斗。」

「啊~~!」那一晚小小的尖叫聲聽說把隔壁鄰居給叫醒了,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看著小小一直哭一直流眼淚的樣子,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個感覺只有小小知道,所謂的嚇破膽,嚇到神智不清,除了哭跟尖叫完全沒辦法說話,說不出話來了。

過了那晚後,小小離職了。她現在還是在美容美髮業追尋自己的夢想,問她說不再害怕那個模特兒人頭嗎?因為如果是我的話我真的會有陰影……但小小說這是她的夢想,雖然會害怕,但是盡可能找個同事陪自己聊聊天說說話,就比較不會害怕了。

聽說理髮是可以去租凶宅的,因為他們也是拿刀的,據說是可以鎮壓住裡面的好兄弟,不過看過小小這件事情,我想應該總是有例外的吧。事發後沒多久這間理髮店就關了,房子門口又掛上出租的看板,當然這個房子不只出租也賣,所以有人想買便宜的房子嗎?便宜的凶宅喔!

相關書摘 ►《哈囉,我是凶宅房仲》:連續六個房客在裡頭上吊的老公寓

書籍介紹

《哈囉,我是凶宅房仲:來喔,這裡有便宜凶宅喔!》,台灣東販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水鏡

台灣凶宅真有這麼多嗎?背後的故事又是如何?來聽紅爆PTT媽佛版的系列文章「賣房子總有刺激事」原作者也是凶宅房仲娓娓道來。

  • case1 買賣房子要知道的那些事
  • case2 賣房子總有刺激事
  • case3 後記----關於我經手的那些房子

本書特色:紅爆PTT媽佛版的系列文章《賣房子總有刺激事》原創!內容要與您分享台灣第一線凶宅買賣內幕,黑色幽默的文字敘述,飄點滿滿同時富含人生寓意的必推好文!

讓凶宅房仲譙到不行的交易過程,卻是讀者又驚又怕的驚悚之作!鄉民口耳相傳未看先推,敲碗跪求出書分享凶宅內幕的房仲「水鏡」隆重登場!

getImage_(1)
Photo Credit:東販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