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日本文明的發展與生態史觀》:亞洲諸國若想尋找近代化模範,那絕對不會是日本

《近代日本文明的發展與生態史觀》:亞洲諸國若想尋找近代化模範,那絕對不會是日本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常聽到「日本是亞細亞的孤兒」的說法,不過認真想想看,好像不是現在才有的現象。很久以前,甚至數百年前,日本就跟其他的亞洲諸國走著不同的命運之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梅棹忠夫

日本與西歐

在印度的書店,拿起一本叫作《印度思想史》的書來看,非常驚訝。厚厚的一本書,內容有一半以上是寫古代的事。但這似乎不只限於思想史領域。拿起其他的歷史書來看,也出現類似的傾向。舊時代的內容總是佔據很大的篇幅。這可能是印度史的一般傾向。

不管怎樣,總覺得對於二千年前的印度說得過多。即使是文明古國,但是後代的新變化那麼稀少,實在難以認同。從這一點,可以觀察到與我國類型完全不同的歷史趨勢。在我國,所謂的歷史書,書寫新時代的內容總是佔據較多的篇幅。

旅行中,我想到了在日本常常與人爭論的議題。在日本,議論的焦點總是集中在東洋和西洋的差異,或是日本和西洋的差異。印度從來都不是比較的對象。

我並沒有特別鑽研過印度史,我用我僅有的知識去判別,我認為印度說的歷史和我國所謂的歷史有相當大的差異。如果和印度比較的話,大家所討論的日本和西洋——特別是西歐諸國——的差異,小到不成為問題。可以這樣說,日本和西歐基本上是一致的,因為兩者擁有相同類型的歷史。

一邊思考這類問題一邊旅行的我,非常幸運地碰到非常理想的同行者。那就是出身西歐的歷史學者舒爾曼博士。我們互相之間,一邊舉出各種不同的實例一邊展開議論。存在於眼前的印度,讓西歐的學者與日本的學者更加接近。

將日本與西歐,然後再與印度做比較,可以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例如,關於殖民一事。印度曾經是歐洲國家的殖民地。但是,日本不曾淪為殖民地。相反地與西歐諸國一樣,日本是在亞洲建立殖民地的國家。

其次是關於革命。日本和西歐諸國都曾經有過幾次革命的經驗。因為這些革命,克服了國內舊有的矛盾,實現了飛躍性的新發展。這一歷史的推進,主要是由內部的力量所發動。相對而言,印度呢?印度是沒有經驗過革命的國家。不過,卻屢次遭受到外來的侵略與破壞。也就是說,印度的歷史一直是由外來的力量所推動。

另外,則是關於封建制的問題。日本和西歐諸國曾有過封建制度。而且,日本和西歐諸國也都因為中產階級革命而將封建制度劃下句點。話說回來,印度因為一開始就沒有封建制這樣的制度,所以為了清算封建制而起的中產階級革命當然不會發生。

另外,像自由都市、農民戰爭、宗教改革等西歐所經歷過的歷史事實,日本歷史上也都有過類似的經歷。至少,日本的歷史學者可以一邊對照西歐的歷史和日本的歷史,一邊發展自己的思考。但是,印度史就無法如此。也就是說,理解印度史時,可能必須具備與理解日本歷史及西歐歷史截然不同的思維。

近代化的條件

除了歷史之外,還有幾個社會人類學上應當關注的地方。我在這次旅行當中,第一次看到伊斯蘭諸國社會制度的實際狀況。覺得特別有趣的是他們的繼承制度。這是與我們社會的傳統制度完全不同的均分繼承制。我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中國社會是均分繼承制,在這次的旅行中才充分了解伊斯蘭教各國也是一樣的制度。然後,到了印度,這裡亦施行均分繼承制。

然而,日本和西歐的傳統制度都是長子繼承制。這或許與兩者都具有共通的封建制發展有關。土地任意分割的話,封建制的基礎必然瓦解。

其次,一夫多妻制也令人思考。伊斯蘭諸國的男子最多可以娶四個妻子。這是伊斯蘭法所公認的。同樣地,印度、中國在這點上也極為寬容。傳統上,一夫多妻是公開,而且被允許的。然而,日本雖然沒有基督教的宗教禁令,但至少在庶民之間表面上一夫多妻並不被承認。例如「日陰者」這個詞便是用來指稱只能活在暗處,不被社會承認的女人。

在日本國內的話,常常會聽到有人說日本這個國家,從明治以來就非常勉強地進行近代化,因此至今依然留下相當多前近代的要素。事實上,我認同這種說法。然而,到了國外,看到印度這樣的國家,我的想法開始起了變化。我常覺得,日本的近代化只是完成了應該完成的事物,如果與印度之類的國家相比的話,甚至會感覺到日本的近代化完成得十分輕鬆。也就是說,日本是在理所當然的進展下就完成了近代化。

像印度這樣的國家,在進行近代化時,背負著不得不克服的龐大障礙。有相當多日本和西歐諸國所沒有的惡劣條件。例如,種姓制度,以及一夫多妻制。另外還有人口過剩、貧困、飢餓、資金缺乏、外國的殖民地支配、文盲以及沈重的宗教壓力。也因為這些包袱,所以要用既有的手段進行現代化,終究極為困難。在許多事情上,令人留下不少這樣的印象。

日本不是模範

在這裡,稍微注意到一些奇特的事情。我說過所謂中洋,應該要與東洋及西洋區別開來加以思考。因此,我打算以日本代表東洋、西歐代表西洋、印度代表中洋,來討論日本、西歐、印度間的比較。然而,前面曾提到的與印度間的對比,日本和西歐的特徵,的確是日本和西歐的特殊情況,而不是東洋和西洋的一般特徵。在東洋之中,中國與印度的共通性大;在西洋之中,只有西歐是特殊地帶。如果特別針對日本來說的話,在亞洲諸國中,我們終究察覺到日本似乎是個相當特殊的國家。

我在旅途中,不論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或是印度都常常被問到一樣的問題。「日本快速地完成近代化,請傳授我們其中的祕訣。」老實說,我認為祕訣並不存在。看了這些國家,我覺得與日本的國情實在差距太大。這些國家的人,認為日本可以當做他們近代化的榜樣。而日本內部也存在著日本是亞洲諸國近代化模範的想法。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是錯的。事實上,日本很難成為這些國家的榜樣。日本是個即使想要模仿也無法模仿的國家。因為日本跟這些國家完全異質。

不管日本能不能成為榜樣,亞洲各國不得不進行近代化的現狀是不變的。事實上,這些國家也正為了近代化而持續努力。不管能不能成為各國學習的對象,只要對這些國家提供技術或其他的援助形式,應該就可以對其近代化的推展有充分的幫助。但是,面對這些國家,日本始終認識自己所站的立場是特別的,既不是存在於同等類別的國家中,也不是稍微先進的國家而已。無論無何,日本的確與眾不同。

亞洲與日本

從日本的種種社會狀況來看,與其認為日本跟其他亞洲諸國近似,倒不如說日本跟西歐更為接近。這的確是事實。但是,也沒辦法因為這樣就說日本是西歐。雖然對方(西歐)聲稱你(日本)是我們的夥伴,但也不會來迎接你。因為就算社會構造有多麼地相似,但是文化系統上,歐洲和日本仍舊完全不同。

只是,我們也可以這樣說。日本的知識分子,特別是對社會科學有興趣的人,作為比較的對象,往往直接跳過亞洲諸國,傾向把目光關注於西歐,這未必完全沒有理由。到目前為止,我本來認為這樣的傾向是因為日本知識分子自明治以來崇尚西洋的通病。但是,現在覺得不盡然如此。事實上,日本與西歐的比較容易成立,而與亞洲諸國往往很難比較。

然而,我們日本人認為自己是亞洲人。而且,常常以自己是亞洲人的代表自居。因此,當西洋人提到關於亞洲和東洋時,總覺得是在談論自己。但是,這是危險的誤解。認為亞洲或東洋是一體,確實是充滿西洋人偏見的看法,如果從我們的角度來看的話可就不是這樣。亞洲諸國有各自的特殊性,日本則更特殊。我們面對的問題與其他亞洲諸國極為不同。

最近,常聽到「日本是亞細亞的孤兒」的說法,不過認真想想看,好像不是現在才有的現象。很久以前,甚至數百年前,日本就跟其他的亞洲諸國走著不同的命運之路。

只是,今後未必也能如此。日本和亞洲諸國之間,非得貫穿幾條相互理解和協助的通路不可。但是,那個時候可不能出現莫名的一體感或亞洲規模的連帶感等期待才好。另外,如果只看著亞洲民族主義對西洋的殖民地主義的英雄式戰鬥就狂熱起來,簡直就像看著別人的相撲而狂熱起來一樣。如果是自己也是當事者的相撲,就會感受到很多微妙的其它問題。這時去除情感因素,冷靜的觀察與研究是必要的。戰後,我國關心亞洲議題的聲浪高漲,只是感覺上總是稍嫌流於空轉。

相關書摘 ▶ 《近代日本文明的發展與生態史觀》:把「說英文」咒罵成殖民文化,實在過度潔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近代日本文明的發展與生態史觀》,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梅棹忠夫
譯者:陳永峰

戰後日本最強力的「知的巨人」——梅棹忠夫
奠定獨到學術地位的傳世之作
世界史理論的最重要的模式之一

從地理環境的生態結構出發
運用生態學的理論和放大 研究與解釋人類文明發展模式的觀點
奠基獨特發想基礎
給予迄今為止的世界史理論強大衝擊

梅棹忠夫為日本享譽國際的民族學及比較文明學者,一九五七年因應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訪日契機,於《中央公論》二月號發表〈文明的生態史觀序說〉,首度提出「文明的生態史觀」,引發來自各界的踴躍反響,迄今聲望不墜。

本書除了收錄其於一九六七年推出之生涯代表作《文明的生態史觀》外,特別加入中文世界首度完整翻譯、一九八四年其於法蘭西公學院(Collège de France)的演講文字稿〈近代日本文明的形成與發展〉。

(遠足1)近代日本文明的發展與生態史觀_立體書封_300dpi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