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由剛果傳到盧旺達邊境 WHO: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伊波拉由剛果傳到盧旺達邊境 WHO: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已持續1年的剛果伊波拉疫情,近期從主要傳染區東北部城市貝尼(Beni)往南傳入距離260公里以外的邊境大城果瑪(Goma)。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去年8月,平均致死率50%的伊波拉(Ebola)病毒在中非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至今奪走超過1600人性命。14日,就位在剛果、盧旺達邊境上,人口超過200萬的大城果瑪(Goma)首次發現伊波拉病例,17日,世界衛生組織(WHO)便宣告,非洲伊波拉疫情已經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PHEIC)。

《BBC》報導,世界衛生組織此項宣布有可能會激勵富有捐獻者提供更多金錢,同時,WHO也表示,不該關閉邊境,因為疫情散播到該地區以外的風險並不高。

(中央社)WHO在日內瓦時間17日宣告,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伊波拉疫情擴散到大城果瑪,散播威脅增加,已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是只在出現最嚴重疫情時才會使用的罕見名稱。

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發布聲明說:「是時候了,全世界都該注意。」

他接受顧問小組的建議宣告伊波拉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WHO以往僅曾4次作此類宣告,分別是2009年因為俗稱豬流感的H1N1新型流感,2014年因為小兒麻痺病毒,2014年因為伊波拉病毒肆虐西非部分國家,以及2016年因為寨卡病毒(Zika)流行。

根據WHO解釋,發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代表某個疾病的傳播對其他國家構成公共衛生風險,需要協調一致的國際回應。不過《中國廣播公司》報導,WHO說,現階段區域外擴散的風險不高,所以沒有建議關閉邊界。

14日,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城市果瑪首次發現伊波拉病例。WHO秘書長譚德塞表示,這宗病例可能成為疫情規模出現轉變的關鍵。剛果民主共和國官員指出,果瑪首次發現伊波拉病例,引發各界擔心病毒恐將在這個緊鄰盧旺達邊境的人口稠密地區迅速擴散。

自去年8月1日,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北基伍省(North Kivu)爆發伊波拉疫情,並逐漸南移,擴散到毗鄰的伊圖里地區(Ituri),伊波拉病毒至今已經感染近2500人並奪走1600多人性命。果瑪是湖濱城市,人口約200萬,位在北基伍省首批病例爆發地點以南約350多公里處。

《時代雜誌》(Time)報導,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表示,剛果在去年1月,就已經出現伊波拉感染案例,但多數發生於偏鄉。

直到去年5月,一名確診病例出現於約有120萬人的都市姆班達卡(Mbandaka),只要病例發生在超過100萬人口的城市,疫情就可能變得難以阻擋,因此當時WHO也曾考慮是否發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過,當時剛果境內僅出現14起伊波拉確診。5月18日,WHO召開會議後決定,尚不符合「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根據WHO於7月17日發出的新聞稿記者會音檔,該委員會主席Robert Steffen教授在記者會中表示,造成此次伊波拉疫情擴散的原因很多,包括該地區人口稠密且移動頻繁,政治情勢複雜,許多醫療相關機構感染防疫控制不足,社區持續不願配合,以及不穩定治安造成兩名防疫工作人員死亡。此外,他也在記者會一開始就直言,「目前依舊是地區性緊急事情,絕對沒有全球威脅性。」

但是,緊急事件顧問委員會對於對抗伊波拉疫情的人力與資源援助緩不濟急感到失望。

世界衛生組織伊波拉疫情統計,自2018年8月1日至2019年7月15日,總共有2512起感染案例,1676人死亡,其中確認因伊波拉死亡人數為1582人,94人則是疑似因此喪生。

致死率最高可達90%,伊波拉病毒間曾造成西非1萬多人喪生

根據衛福部疾病管制署介紹,伊波拉疫情於1976年首次在鄰近赤道的蘇丹(Sudan)南部省份與離其約800公里遠之「薩伊共和國」(現剛果民主共和國)同時出現。至今在蘇丹、南非、烏干達(Uganda)等多個非洲國家,爆發過約26次規模不同的疫情,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2013至2016年間,在西非幾內亞(Guinea)、賴比瑞亞(Liberia)、獅子山(Sierra Leone)等國多爆發的疫情,造成超過1萬1300人喪生。

伊波拉病毒感染初期症狀為突然出現高燒、嚴重倦怠、肌肉痛、頭痛等,接著出現嘔吐、腹瀉、腹痛、皮膚斑點狀丘疹與出血現象。重症者常伴有肝臟受損、腎衰竭、中樞神經損傷、休克併發多重器官衰竭,過去疫情致死率在25%到90%間不等,平均約50%(2013至2016年間的疫情致死率約40%)。

而伊波拉病毒的傳染媒介,包括中間宿主之野生動物,例如受感染的猴、猿、果蝠等再傳染給人。而人與人之傳染是因為直接接觸到被感染者或其屍體的血液、分泌物、器官、精液,尤以破損皮膚與黏膜接觸感染風險更大;或是間接接觸被感染者體液污染的環境而感染。目前尚無已核可上市之疫苗可供預防,僅有實驗性疫苗尚待大規模使用確效。

對「白人」不信任,疫區民眾不只流傳著「防疫陰謀論」,還攻擊醫療中心

《時代雜誌》(Time)報導,但在網路普及率低於7%、對於白人心存芥蒂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眾多「防疫陰謀論」的流傳,讓民間組織在剛果的防疫工作寸步難行。

在疫情爆發的北基伍省,流傳著不同的「陰謀論」,比如北基伍省的貝尼市(Beni)和布滕博市(Butembo)曾有民眾因「健康風險」被禁止投票,因此有人懷疑,伊波拉病毒是中央政府有意傳播病毒,為的是藉此打壓反對派、獲得支持。

另一部分的人認為,國際救援組織是疫情爆發的幕後推手。果瑪市防疫人員,曾在疫情尚未傳入前召開會議,討論如何「反制謠言」,當時就有志工說,她曾聽說外國人會強迫人們進入伊波拉治療中心,即便沒有任何症狀也會宣稱人們感染伊波拉,「你們白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來,利用伊波拉賺錢。」還有謠言説,死於伊波拉感染的病人實際上是在醫療中心遭到殺害。

眾多謠言使得剛果人對醫務人員及當局的對應措施都不信任,謠言對於在剛果的前線工作者也造成悲劇性的影響,至今已經有超過130起針對醫療中心的攻擊行動,其中有數十位工作者遭到殺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