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對「淡定安倍」的怒吼:日韓貿易戰為何快速升溫?

文在寅對「淡定安倍」的怒吼:日韓貿易戰為何快速升溫?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前有日本媒體報導,韓國疑似將這些材料偷偷運給北韓與敘利亞,讓他們製作相關武器,日本政府出於疑慮才決定禁運,但消息從未獲得證實。日韓的外交關係為何再度出現裂痕?原因必須要追溯二戰前的一起徵用工風波。

文在寅對日怒吼

「這根本就等同在妨害韓國的經濟成長!」韓國總統文在寅,在7月15日的首席秘書官・輔佐官會議上罕見高分貝批判,對象正是日本政府。從4日開始,日本政府決定對韓國實施半導體材料的輸出管理強化後,造成韓國經融界與電子業界相當大的衝擊。根據日本的聲明,將對出口韓國的氟化聚醯亞胺、光阻劑、高純度氟化氫等三項材料實施管制,輸入審查期延長到90天,而且每申請一次都「個案審查」。

這三項材料在韓國的庫存僅僅不過數個月,如果等到90天後日本政府批審,對於韓國科技業來說,將是不可承受之重。根據韓國貿易委員會資料,韓國對日本在三樣材料的依存度上,氟化聚醯亞胺高到93.7%、光阻劑則是91.9%、高純度氟化氫也有近半的43.9%。這些都是OLED面板與半導體生產不可或缺之物,韓國的各大家電品牌幾乎都跟日本進口這些材料,瞬時間面臨三個月後恐斷炊的危機。

文在寅15日持續批評:「警告日本,這樣下去的話對日本經濟來說也會有莫大的傷害」,並將研擬讓韓國企業未來不要過度依存日本的手段。此外,文在寅也質疑日本對韓國輸出限制是破壞南北韓關係和平發展,對於賣力走向和平的韓國政府是一大挑戰。先前有日本媒體報導,韓國疑似將這些材料偷偷運給北韓與敘利亞,讓他們製作相關武器,日本政府出於疑慮才決定禁運,但消息從未獲得證實。

另一方面,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則在16日持續回應,有關從韓國輸出到第三國的具體條件一事,並非日本所關切之事項,認為文在寅的指控是不正確的。世耕弘成並認為,兩國關係走到如此,日方也感到意外:「兩國間的信賴關係出現損傷,我甚感遺憾,這樣子的狀況下兩邊如何展開政策對話。」日韓的外交關係為何再度出現裂痕?原因必須要追溯二戰前的一起徵用工風波。

過去徵用工恩怨

就在2018年10月30日,韓國的最高法院判決,當時日本統治時代下的新日本製鐵公司(現新日鐵住金),從1938年開始以《國家總動員法》的名義,對當時的朝鮮半島徵召許多朝鮮人去當勞工。戰後這些人被韓國政府認定是「強制勞動被害者」,因此經過長年的訴訟下,最後判定新日鐵住金必須要賠償在世的四人一人一億韓元(約台幣287萬)。

但日本政府則認為,在1965年日韓邦交正常化時,日本就已經就二戰時的對朝鮮半島的損失上,提供五億美金援助(三億無償、兩億是要分期還),此外民間也集體集資三億美金,官民總共提供八億美金給韓國做補償。兩國的協約上第三條也說,明定兩國間的歷史紛爭因該協約締結而解決,日本政府因此主張,兩國的歷史恩怨已經在1965年當時一筆勾消。

八億美金大概是多少?當年的韓國政府年度預算是3.5億美金,日本的外匯存底約為18億美金左右,因此日本等同可以養當時的韓國兩年。韓國當時在軍事強人朴正熙主政下,拿著美國與日本的援助,迅速展開各項基礎建設,包括高速道路、水利設施等,往後被稱為「漢江奇蹟」的一切,讓韓國在朴正熙任期內有了飛躍的發展,也就在那時韓國經濟正式超車北韓,使得南北韓差距愈來愈大。

日方始終主張,當年的國家恩怨已經在日韓恢復邦交後獲得解決,不過對韓國一些人來說,那只是「國家間的恩怨」,並非「個人的正義」,個人請求權該被重視。一直以來韓國的民間組織就不斷地想替這些過去的徵用工與家屬們爭取個人的賠償,也有不少組織轉而向韓國政府求償,認為當年徵用工自己的賠償金應該在「那筆三億美金」中。長年以來,日本始終堅持賠償已完成,即使韓國最高法院做出判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仍認為「賠償已經解決,還要再訴諸國際法等是無法接受的判斷。」

AP_19191225351859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韓國掀反日潮

也因此,日本政府在4日時發動半導體材料輸出管理強化時,很多人都會連想到是跟過去徵用工是有所關聯。由於先前判決出來後,韓國地方法院就已經先扣押這些日本相關企業在韓國分公司的資產,並威嚇如果不繼續談判就要出售這些資產,預料這些動作可能觸到日本底線。不過日方則一律表示管制輸出是基於「安全保障」的疑慮,並表示不影響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既有規範。

日本發動輸出管制強化後,引起許多韓國人的不滿,15日在韓國首爾,就有許多人發起「不買日貨運動」,他們剪破日本製的衣服、將日本製的飲料隨地亂倒,來象徵對於日本貨的不悅。超市也因為民族情緒高漲,自主下架許多日本製的貨品。韓國也是僅次於中國的赴日旅遊大國,每年753萬人次的旅遊潮,未來預計將受到影響。

韓國民調機構蓋洛普也在12日發表民調,韓國民眾對日本的好感降到1991開始調查以來的最低點,只有12%,另一方面「沒有好感」則是飆升到77%。不過相較於對日本這個「國家」,韓國人對日本人的好感則仍有41%,沒有好感則是43%,顯示對於國家與民族,韓國人還是有自己一套客觀判斷標準。值得一提的是,回答有效樣本的1001人中,20-29歲的年輕世代,對日本好感度則高到51%,年紀愈大則好感度愈低,顯示世代差距。

韓國過熱反應?

但對於日韓對立事件本身,該調查也顯示61%韓國人認為是日本政府責任、17%認為是韓國政府責任,13%認為是兩邊都有責任。67%的韓國人支持「不買日貨運動」、27%的人不會支持。而相較起來,日本政府的對應始終在相當淡定的階段,日本商工會議所長三村會頭就表示,日本在這個時候務必要冷靜,不要在韓國的情緒上再添加「過剩的情感」,否則日韓關係會出現不可逆的狀況。

韓國的下一步,就是在WTO於23日與24日的日內瓦一般理事會上提出抗議,日本對此則持續淡定表示「指責日本違反WTO貿易精神是不對的。」而日本《朝日新聞》報導也指出,在這一系列的事情上,韓國總統文在寅發言有愈來愈激烈的趨勢,連帶地韓國媒體報導風格上也開始變得尖銳,如果造成對日評價「惡性循環」,對兩國都不是好事。

該報採訪韓國亞洲大學教授,也是文在寅政策企劃委員的金興圭,他則表示「總統說『會朝外交解決的方向持續努力』,這應該是總統當前心情的寫照吧」,感受到文在寅對此的迫切感。而文在寅在上任後,對北韓頻釋善意,甚至謀合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板門店見面,穿梭於川金兩人間可說是不遺餘力。但與此同時,跟美國在東亞的最大盟友日本卻愈來愈水火不容,恩怨也延燒到韓國民間,雖然日本民間尚未有表面的反韓聲浪,但隨著戰線愈拖愈長,如果兩國沒有在適當時機解決,爭議將愈燒愈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