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主義寓言・當代華語電影》:《春光乍洩》愛慾關係轉成深深鄉愁

《溫情主義寓言・當代華語電影》:《春光乍洩》愛慾關係轉成深深鄉愁
《春光乍洩》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春光乍洩》片頭出現的黑白性愛場景,可以被解讀成原初的母子關係;寶榮總是央求輝「從頭開始」,意味著他渴望重返他所熟悉的這原初的家:母親的子宮。

文:周蕾(Rey Chow)

「讓我們從頭開始」:緬懷虛構的起源
“Let's Start Over Again”: Nostalgia for a Mythic Beginning

首先,筆者指出《春光乍洩》是一部懷舊電影,某些讀者或許會感到驚訝。由於懷舊往往被理解成一種鄉愁,傾向於追憶舊日與浪漫化業已無法挽回的過去;然而,就技術面來說,《春光乍洩》運用了前衛而充滿實驗性的影像、色彩、音效與剪接手法,從內容上來看,該片講的是1990年代的男男愛情故事。不論是從技術上或內容上來看,王家衛的作品都毫無疑問地是一部香港新浪潮電影的代表作。何況,王家衛的作品有別於其他當代華語電影,拍的不是鄉村生活、中國偏遠地區這些常常引發懷舊情緒的地點,也不是帶有意識形態壓迫但視覺畫面壯麗的中國文化傳統題材。這樣一部電影怎能稱之為懷舊電影呢?它和古老與過去本身究竟有什麼關係?

筆者認為,第一個線索來自電影片名。華語《春光乍洩》一詞的字面意義是「春天的景象意外洩漏」,暗指性愛場景意外曝光,同時也借用了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的電影Blow Up的華語譯名《春光乍洩》(該片劇本改編自阿根廷作家胡里奧.科塔薩爾〔Julio Cortázar〕的原著小說),曾於1960年代在香港上映。當然,由於王家衛的電影涉及男男情慾關係的刻畫,以《春光乍洩》為名,確實貼切地表達出該片的肉慾色彩。不過,筆者將於後文指出,強調性愛關係的華語片名,不如英語片名Happy Together(與副標A Story About Reunion),更能貼切傳達片中蘊含的懷舊情緒。

《春光乍洩》的劇本粗略改編自阿根廷作家曼努維爾.波伊格(Manuel Puig)鮮為人知的中篇小說《布宜諾斯艾利斯情事》(A Buenos Aires Affair)。事實上,《春光乍洩》的雙語片名與多種譯名,產生了一些有趣的問題:例如,這部電影究竟想表達什麼?性愛、春天的景象和「Happy Together」之間有什麼關係?如果在古典的希臘羅馬哲學當中,愛慾(eros)一詞通常被理解成「兩者合而為一」(或1+1 = 1),那麼,合而為一(oneness)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愛慾與快樂,究竟是相輔相成還是相互拒斥?

《春光乍洩》跟王家衛其他電影作品一樣,用了一首旋律優美,副歌動聽又好記的流行歌貫串整部片子,使電影劇情與配樂都環繞著「Happy Together」的主題。然而,從敘事觀點來看,這個主題卻反映出一個受挫的理想。電影藉由配樂的暗示與劇情的鋪陳,透露兩人要「Happy Together」根本是不可能實現的理想。儘管歌詞聽起來相當普通,事實上卻是一個缺乏指涉對象的空洞能指;我們越容易辨識「Happy Together」這首歌的旋律,似乎就越容易感受到介於配樂與敘事之間的落差與斷裂。

《春光乍洩》的故事從黎耀輝的旁白開始說起,告訴我們當時他跟何寶榮之間的關係。這對戀人一路從香港飛到阿根廷,希望能親眼看看有名的伊瓜蘇大瀑布(Iguazu Falls)。輝和寶榮跟很多情侶一樣,不斷分分合合,但是每當兩人分開一段時間,寶榮總會提議:「讓我們從頭開始。」兩人之間的關係就這樣斷斷續續地維持下去。

從劇情結構來看,「從頭開始」的要求,表達出對於新起點的渴望。然而,寶榮看似簡單而天真的要求卻是自相矛盾的。這種要求隱藏著一種「彷彿」的期望:不如重新開始吧,彷彿之前的一切都沒發生過。如果把1視為新的開始,那麼,正是這種「彷彿」的期望使1成為新的起點,而這個新起點的內部也受到來自過去的他者(1+)所糾纏。雖然1是一種清除/忘懷過去的手段,還是無可避免地陷入過去的羈絆。所謂「從頭」總已是一種重複(repetition)與過剩(excess)。   

起源的曖昧本質,是《春光乍洩》與《風月》共同的主題,《春光乍洩》透過愛慾來表現這種曖昧。輝的旁白開始不久,隨即出現他和寶榮在旅館房間性交的黑白畫面。這是兩人在整部電影裡唯一縱情歡愛的場景,他們似乎同時達到性高潮。我們當然可以把這一幕解釋成過去的回憶,也就是原本已被遺忘的記憶片段再度浮現。不過,如果只是歸納出舊時回憶引發懷舊情緒,這個結論卻過於薄弱。筆者將在後文指出,《春光乍洩》中所摻雜的懷舊情緒,使純粹追憶過去本身的時序意義更為複雜。

這對戀人肉體交纏的黑白影像,與片中其他場景形成強烈的對比。沒錯,這的確是一個情慾高漲的時刻,但是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尚未分化(indifferentiation)的時刻:這種完美的結合,既是兩人過去的經驗,也可能發生在兩人出現分歧與分手之前。這樣的時刻出現在片頭,不禁令人浮想聯翩,想起伊甸園的亞當和夏娃等關於人類起源的神話。然而,這些激情纏綿的畫面真的是往事的回憶嗎?抑或只是一些根本沒有發生過的性幻想?沒有人知道。從敘事結構來看,這些性愛場景不只反映了兩人之間的激情記憶,更重要的是,呈現出另一個時空與超越現實的神祕起源。嚴格來說,這些畫面之所以令人難忘,乃是因為它們本身難以定位。

不論這些原初場景是否真的發生過,輝與寶榮似乎都很明顯地沉溺於他們自己幻想中的現實。筆者認為,在《春光乍洩》投射出來的懷舊情緒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對於重返另一種時空的渴望,這種渴望表現在很久以前,兩人曾經合為一體的幻想之上:在這部電影當中,懷舊不再是追憶確實發生過的歷歷往事,而是關於兩人合為一體、兩人緊密結合而尚未分化之際的幻想,透過刻骨銘心的狂亂回憶呈現出來。由此可見,王家衛電影的懷舊風格迥然異於其他當代華語導演。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