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民調與期中選舉勝利,「滿手好牌」的杜特蒂下周國情咨文可能會談什麼?

高民調與期中選舉勝利,「滿手好牌」的杜特蒂下周國情咨文可能會談什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毒品戰爭在杜特蒂過去3次國情咨文當中一直是個廣被提及的議題,這次應該也會占一定篇幅。據BBC引述警方的數據,相關行動已經造成至少6600名毒販、施用者等殞命,但另有倡議者認為實際死亡人數可能高達2.7萬人以上。

根據菲律賓民調機構「社會氣象站(SWS)」4月底民調資料顯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支持率目前仍是超過7成的高檔表現,而5月時菲律賓期中選舉中盟友的大獲全勝,亦證明杜特蒂擁有強力民望支持。在杜特蒂執政任期逐漸邁入下半場的此時,國內外輿論皆相當關注杜特蒂接下來的施政要點為何,因此下周一(22日)的國情咨文演講相當受到國內外矚目。

菲律賓經濟成長降速,經濟變革勢在必行

根據1987年菲律賓憲法規範,菲律賓總統每年需於菲律賓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講(State of the Nation Address),向全體國民暢談當前國家的經濟、政治與社會前景,並表述自身政府成績與未來的政策藍圖。國情咨文的雛型自美國殖民時期即已經存在,是菲律賓非常具象徵意義的政治傳統,在通訊科技日益發達的現在亦持續獲得眾多菲律賓民眾的矚目。自2016年7月發布第一次年度國情咨文演講以來,杜特蒂已經發布過3次國情咨文,在下周一(22日)則即將再發布第4次、亦最新一次的國情咨文。國情咨文的內容總受到不少國內外觀眾注意,希望由此來觀察杜特蒂的最新施政重點,及杜特蒂希望向菲律賓一般民眾傳達的政治訊息。

a50u146hbi9seapmg89ukobmompslb
Photo Credit: Liz CC BY ND 2.0
菲律賓馬卡蒂市

菲律賓總統府方先前表示,杜特蒂此次國情咨文希望多談過去幾年執政的成果,並會有篇幅關注扶貧計畫、「建設、建設、再建設(Build, Build, Build)」的基礎建設進度、終結與共產黨武裝衝突的方案規劃等主題。杜特蒂亦應該會連續3年在國情咨文呼籲推動《國土使用法》(National Land Use Act),希望透過土地使用規範修整來平衡經濟發展、環境保護以及地方社群權利。

在去年經歷因稅制變革產生的不小通貨膨脹危機後,目前菲律賓相關經濟數據雖然已逐步回歸穩定,杜特蒂應該仍會多談些經濟以回應民眾憂心。杜特蒂預期可能將於此次國情咨文中談及下一階段的稅務改革方案,要如何讓民眾信服不會再次有通膨危機亦會是談話重點。而菲律賓經濟年成長率在2016年是6.9%,在2017年是6.7%,在2018則跌至6.2%,在今年第一季則已經下探到5.6%,整體經濟趨勢不容樂觀,中美貿易戰亦未對菲律賓產生明顯正面影響。

在經過過去數十年的混亂經濟後,菲律賓禁不起讓近年終於活潑上揚的經濟發展趨勢再度被逆轉,杜特蒂政府必需嚴肅看待當前國家的總體經濟情勢。面對這樣的挑戰,除透過大規模基礎建設推動經濟成長外,菲律賓總統府先前亦表示,總統積極希望推動修憲來自由化外國參股經營某些產業的規範,吸引更多外國資金來菲律賓。菲律賓近來亦開放設立一人公司,外國投資人終於不再受限菲律賓股東須占股60%的規定,大幅增加外國投資便利度。

毒品戰爭續獲國內外關注,菲國面臨冰島提案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調查

毒品戰爭在杜特蒂過去3次國情咨文當中一直是個廣被提及的議題,這次應該也會占一定篇幅。據BBC引述警方的數據,相關行動已經造成至少6600名毒販、施用者等殞命,但另有倡議者認為實際死亡人數可能高達2.7萬人以上。儘管面臨國內外輿論批評,甚至警政單位操作毒品戰爭的醜聞,杜特蒂政府仍沒有減緩毒品戰爭的意思,近日甚至為冰島近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案調查,而威脅與該國斷交。

儘管國際媒體關於毒品戰爭的報導幅度近來相對減少,甚至是外國讀者可能已經有所麻木,毒品戰爭在菲律賓社會仍是一高度爭議性的現實議題,杜特蒂的執政正當性亦有相當部分定錨於解決毒品問題的承諾上面,國情咨文會很難迴避要談及相關進度。

RTX4YON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8年2月,一名天主教修女和學生在參加「為生命而走」遊行時展示了一張標語,反對政府對於死刑及強化毒品戰爭的計劃。
菲律賓南部和平進程,外界疑慮多於希望?

菲律賓南方的民答那峨島(Mindanao)和平進程亦是杜特蒂過去3次國情咨文的談話重點,這次應該亦可能會有篇幅提及。民答那峨島部分地區自1960年代開始爆發暴力衝突,武裝政治組織如莫洛民族解放陣線(MNLF)、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ILF)相繼成立,亦有共產黨武裝影響著當地的動盪局勢。在多年和平進程推動的過程中,菲律賓政府曾與相關組織成功簽署和平協議,在1996年先成立民答那峨穆斯林自治區(ARMM),後於2014年3月簽訂目標取代前者的《莫洛國綜合協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Bangsamoro),就是希望可以透過一個新的莫洛國自治區(Bangsamoro Autonomous Region in Muslim Mindanao)來替區域帶來最終的安定和平。

在2016年與2017年的國情咨文當中,杜特蒂分別倡議推動《莫洛國組織法》(Bangsamoro Organic Law)並捍衛自身在馬拉威(Marawi)恐怖攻擊後於宣布戒嚴的相關決議。在2018年杜特蒂則承諾簽署《莫洛國組織法》並宣布將加大補助民答那峨島地區的發展計畫。《莫洛國組織法》目前已經於今年1月由杜特蒂簽署,並在月底公投後正式成立,然至少到今年年底前民答那峨島全境都仍會在戒嚴狀態當中,而終於成立、近來轉型速度卻較預期緩慢的莫洛國自治區未來前路會如何?這些外界疑慮杜特蒂都必須要有所回應。

Ph_locator_bangsamoro
Photo Credit: MrHope CC BY SA 3.0
「莫洛國自治區」位置
杜特蒂加強菲中關係,南海問題卻仍不斷來挑戰?

儘管過去杜特蒂的國情咨文少談國家安全議題,菲律賓-中國關係與南海議題這次很有可能會在國情咨文中被提及,因為杜特蒂先前公開表示要利用國情咨文來「教育(educate)」為何其主張讓中國漁民進入菲律賓海域捕魚是符合國家憲法的。在6月9日時一艘菲律賓漁船疑似遭到中國船隻撞沉,船上22名菲律賓漁民在海中漂浮一段時間後才被越南船隻幸運救上船。面對此一重大事件總統菲律賓國內輿論沸騰,然杜特蒂卻反應冷淡並避談多日,後來終於出面時選擇呼應中國外交部「普通的海上交通事故」的說法,稱這起事故僅是一起「海事事件」,希望外界不要過度解讀。杜特蒂並進一步表示,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於2016年達成協議,允許中國在菲律賓的南海專屬經濟海域進行捕魚作業,說「我是主人,我只是給予(中國)捕魚權利」,爭議性言詞再度引起外界輿論譁然。

針對杜特蒂政府的說法,菲律賓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奧(Antonio Carpio)先前受訪時表示政府相關說詞已經違反菲律賓憲法,因為根據菲律賓憲法「菲律賓擁有利用專屬經濟海域內所有魚類、石油、天然氣和其他礦產資源的專屬主權。這項主權屬於菲律賓人民,未經他們同意,任何政府官員都不能放棄菲律賓人民的這項主權。」卡皮奧因此強調,菲律賓政府是不可以允許中國漁民在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捕魚的。除卡皮奧外,眾多反對黨人士、學者與媒體界人士亦對杜特蒂政府的相關發言提出批評。

菲獨立節前夕  青年團體中國領事館前唱國歌抗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今年6月12日菲律賓獨立節,數個青年團體11日集結中國領事館前唱菲律賓國歌,要求北京當局停止占領西菲律賓海(南海),終止中國債務陷阱貸款,並停止對菲國政壇施加影響力。

自開始執政以來,為求與中國關係推展並歡迎來菲投資,杜特蒂多數時候願意對中國負面舉措寬鬆看待,並長期呼籲菲中關係加強的必要性。在2017年國情咨文時,杜特蒂提到暖化的雙邊關係如何讓南海議題的談判氛圍有所進步,而在該年與隔年國情咨文中,杜特蒂亦多次提及雙方在基礎建設、打擊毒品犯罪等領域的合作。但至於關鍵性的2016年南海仲裁案結果,杜特蒂在2016年後就再也沒有於國情咨文中提過。同樣的,儘管面對6菲律賓漁船撞沉事件後續持續沸騰的輿論,若杜特蒂這次要談菲律賓-中國關係與南海議題,杜特蒂的發言預計亦可能是以捍衛自身立場,而非舒緩解釋為目的。

杜特蒂執政下半場,開始思索想留下的政治遺產?

在總統府媒體辦公室主任馬丁.安達納爾(Martin Andanar)的16日的最新訪問中,安達納爾表示杜特蒂第四次國情咨文會扣緊他未來將留下的「遺產(legacy)」,而杜特蒂總統的執政表現已經為下一任菲律賓總統設出相當高標準的門檻。安達納爾表示,杜特蒂會談在剩下3年執政任期當中,他要如何在縮減貧富差距方面留下如讓貧窮率自21%減少至14%、提振上層中產階級數量站比的成就。此外,無論是基礎建設規劃的完成進度,與共產黨武裝勢力的談判議程,或運用獨立外交政策加大力度吸引外資,杜特蒂都會希望未來三年能在上述這些項目做出重要成績。

面對任期開始邁入下半場,杜特蒂會開始思索想留下的政治遺產是必然的事。而作為近年少數可以有效維持高民調支持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亦盟友主導的國會可以協助他推動接下來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政策議程,說他「滿手好牌」是一點也不超過的比喻。

然而比起大談新項目,菲律賓仍有許多潛藏危機需要杜特蒂政府繼續預防並規劃應對方案,如儘管基礎建設規劃持續出爐,要如何確保完成率與完成速度?要如何提振經濟成長數據,並且在避免稅制改革衝擊總體經濟、通貨膨脹促發民眾負面感受?莫洛國自治區要如何保持穩健運作,要如何避免菲律賓南方成為恐怖主義基地?面對中美關係持續緊繃,菲律賓是否需要調整區域戰略?況且還有眾多的社會經濟變革議程卡在半路,正等待著杜特蒂政府執行完畢。和暢談可能的燦爛未來相比,確保現有正面成果不崩壞的重要性可是一點也沒有比較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