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目的不是拉下蔡英文,而是拿下總統府

柯文哲的目的不是拉下蔡英文,而是拿下總統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以為柯文哲能跨出台北市不成問題,柯觸伸全台行程也持續進行。又縱然網路族群的年齡或質性特定、地域性的選情有別,但若實際操兵演練,柯文哲戰力可能超過許多「專家」所想。

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底定,沉伏伺機的柯文哲位置更顯動瞻。這盤在藍綠票源之間、在和時力支持者高度重疊;在出手時機、組黨與否?更在一個結果論的選戰棋盤布局。

暫且從略前揭,就真正鐵綠選民角度而言,不可能成為一個柯粉,然則策略上看、痛毆柯文哲,罵街式的攻擊是永遠不會成效的。不客氣的說,就像幾年前部分基本教義獨派攻擊30年前所謂「周美青偷了大學圖書館報紙」一樣,非常愚蠢且傷不了對手,質言之,落點於情緒或價值觀差異的猛攻並不會奏效!

蔡英文主要對手是柯文哲,而非韓國瑜

操盤手或任何意欲助攻者,首要看清的應是真正能夠影響蔡英文的對手乃柯文哲而非韓。再又從基礎出發,我們應在通盤且「去情緒」的觀點下思考柯文哲在這場大選可能的位置。也就是說我們應該想的不只是「三腳督」選戰中柯勝出可能性,而是柯分別與國、民兩側關係消長,還有務必應將柯文哲揮軍與立委席次、特別是與時力、與年輕票源間競合納入察考,這樣環環相扣盤點方才上乘。

柯文哲兵法的三大特色

當然本文無法也不願心底真摯盡出,然而粗略觀察,我以為柯文哲始終的兵法不脫三套……謂「統計科學」、「順勢變形」,和毛澤東式的「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而現下看來,確也不少選民很是受用,這是數人頭決勝負下的現況事實,不容否認也應該正視。

柯文哲:沒獲同意就亂畫一定不對 塗鴉一定要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信奉科學統計的醫生政客

先說「統計科學」,醫生出身的柯文哲,每每以台大創傷醫學部經歷與聯考勝場封建思維說嘴自豪,柯文哲衡量與判斷人事的基準取樣科學方法當不令人意外。雖然事實上柯乃一不會開刀外科醫生,但求學與工作數十年醫學訓練讓他信奉統計科學的威力,而這套西方醫學界「檢查表」式醫務操作也就被他移植應用於政壇,具體操作於柯府體制外設立的「戰情室」。

要說戰情預想評估,柯文哲起用了許多四十歲上下政二代,他們通常受過完整高等教育、有漂亮學歷,甚或在做人處事和影舞選務都見優質。但柯拉拔提攜李嘉進和陳明文公子等成重要幕僚,背後所想,無非同於幾年前他帶著陳佩琪專程高鐵南下雲林,延請當時還小咖的落難韓國瑜為北市府顧問。也就是柯文哲想要連結韓國瑜背後之張榮味體系,想分別繫諸各方政治實力,預留可能轉圜,直白說就是一種企圖跨出自己原有領域的政治結盟,而結盟標的選擇則是統計數字篩選後柯文哲所缺那塊。

柯文哲的變形與急速

再言「順勢變形」。除了雍正和蔣渭水,人人皆知柯文哲心儀兵法取向毛澤東。前陣子才故意讓媒體拍到手拿一本《明治維新》的柯市長、號稱熟讀歷史但真實學術程度有限。惟若以合縱連橫手腕觀之,柯文哲出入對手叢間變形轉化相當迅速且存心。只要大環境態勢位移,柯市長箭頭所指或受訪所稱縱是急轉也絕不手軟,柯沒有面子包袱或死賴在一個錯誤不移的習慣,雖然早期常常失言,但後來漸次調整讓自己急速適應政壇,以「順勢而為」術穩定維繫全國支持度於三成上下。

而究其實,柯文哲決定,何時變形?怎麼變形?圭臬無非連結上點「統計科學」。柯文哲戰情室滾動式的不斷為其測定風向,了解網路聲量和特定族群支持度消長,崇奉數據的柯文哲再就此擬定做或不做改變。最具體的例子,不到十天前柯文哲突然軟話以向他久來敵對的民進黨新潮流系,而幾天後韓國瑜確定成為國民黨候選人,柯文哲又再扮演飽受委屈受害者,重砲抨擊民進黨。這些其實都是表面,是立基於審視民意的科學數據發微,說穿了就是本文所說的「順勢變形」。真正頭腦清楚的人會明白,柯文哲的目的不是拉下蔡英文,而是拿下總統府。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第三,關於本文上面提到的「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熟稔歷史的皆知此話出自毛澤東,然則這裡再提老毛,意義不同於上面二點所指井崗山式變陣。以毛澤東此話為引,係在點出柯文哲萬法歸宗於「效益」的結果論價值觀。於此再行延展,細細爬梳可見一個沒有核心價值、缺乏政治信仰的求勝面貌。換言之,游移藍綠、不願明白得罪中國或刻意模糊左右都只是種方法論,他的目標性唯一、就是獲勝!立場或方法至所不論。

植基於此、鑲嵌具體市政談,台北市府11樓每天清早決策會議,柯文哲指派副市長就水溝清理、電箱移置等瑣碎事列點研考,追蹤進度,那就不難理解。因為善於精算的柯文哲明瞭「美河市」和「大巨蛋」等所謂「五大弊案」他處理不了,柯很清楚落實解決貼近市民生活最最急切相關小事,就會有票。

柯文哲不在意可長可久的市政藍圖或首都風格擘劃,他要的是浮淺人心所向還有「現在就贏」!這類做法頗類似當年舉債破表來修橋補路的宋省長,宋楚瑜高舉「人民小事情,政府大代誌」的蔣經國式口號,正是柯文哲用以博取民心的威權遺緒迷陣,只是柯市府的包裝行銷更為精緻新穎,不為發見。

沒有價值觀也無法光譜歸類的結果論

小結來說,我們不該以價值觀或是政治光譜的角度來看柯文哲,因為他心中沒有也不在乎這些東西,所謂「白色力量」只是他聚眾往上再拿高位的軍隊,是統計科學基礎下出招維繫的範疇,這幾百萬柯文哲支持者內聚的基準不是傳統政治分類;柯文哲剛當選時在市長室那層樓、私下穿著馬褂學蔣渭水,或在議處市政重要房間掛上雍正所設軍機處裡牌匾「一堂和氣」,這都不是價值取向,而是柯文哲自我催眠或想要對外投射形象而已。

從而當年甫入政壇的柯文哲每每開口「這個時代是快的打慢的」,這樣兵貴神速、只求每一次眼前戰勝來累積長久勝籌的邏輯,就是柯文哲核心兵法之三。

遠雄大巨蛋敗訴 柯文哲:意料之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柯氏戰法的可能射程

延此而外的問題是,柯文哲的影響力侷限於網路和年輕人嗎?又他能跨出北市、南攻濁水溪嗎?問題的解答或許需要縝密的實證、調查和政治判斷力,但竊想直接跳到結論述陳:我以為他能跨出台北市不成問題,柯觸伸全台行程也持續進行。又縱然網路族群的年齡或質性特定、地域性的選情有別,但若實際操兵演練,柯文哲戰力可能超過許多「專家」所想。

這就像2000年大選時,許多老輩或「選情觀察家」都認為連戰不可能落居第三,「一旦國民黨發起組織動員」,一切就會不一樣云云……。當時筆者年紀幼微就斷定不是這般,更且我以為要不是老謀深算李登輝出手「興票案」,獨立參選的宋楚瑜必將勝出!而事實上老宋也真的只輸了三十萬票,一步之遙。

這裡無由分述如何拆解柯文哲兵法策略,只能就綠營首發該調整心態而論。本文以為民進黨不該再抱持柯文哲可能不選或能夠結盟的幻想,此前北門屈膝或市長選前夜派人密訪都不妥當;不管可能性大否、我們不要企盼國民黨分裂,也別低估柯粉黏著性強度。再最最重要的、蔡營應該析明柯文哲支持者能否位移才是民進黨勝選與否關鍵。

「看清」不一定要徹底從眾或媚俗,但至少知道自己所處大環境如何這很重要,不要一味堅持力推自己信仰、理念,然後自怨自艾「這社會有病」之類。

從《新君王論》出發

Dick. Morris在他的《新君王論》中曾寫道:「政治是政治人物認為該走的路,和選民期待他走的路之間的拉鋸戰」,誠哉斯言!不過這個套路不見得代表政治人物必有理念、有想法什麼是「該走的路」。在聲光影音奏效、外星人和「西屏你怎麼看?」流行當耳,若只痛恨或排拒柯氏戰法並沒有用,我們應該了解甚至貼近北市府選戰運作,畢竟義和團式的韓家軍是光年以外永遠和綠營無關的選票。

飄風難終朝,假亞斯伯格也難持續

《老子》有言:「飄風不終朝,暴雨不終晝」,狂烈的現象必定不會持久,政治尤然。所以當下我們不用急切,急切當然也無助於大局。「面對現實」柯文哲坐擁不小實力、可能勝選,同時在選戰中努力操兵極大化自己,才能算是個基礎打底。

除此以外,柯文哲和諸多財團關係曖昧,他和超有錢百億身價「師父」妙天、也就是「國會政黨聯盟」的關係,值得查清楚;又柯透過台東政壇千金和知名台商對口中國的連結怎麼運作?除了「雙城論壇」以外,和習家軍政法大咖應勇的溝通基礎在哪?這也啟人疑竇;再者當年雜牌成軍,人事更迭速度不下川普政府的北市府,局處來來去去下並非密不透風,這都可以徹底下點功夫。

美國史上偉大總統林肯名言:「你可以欺騙所有人於一時,可以欺騙一部分人於永遠,但你無法欺騙所有人於永遠」,似可適用人類政治場域不分東西之大多情境。仔細思來,柯粉熱雖難簡概而括,但大致不外立足台灣人對醫生菁英崇拜,病症建諸於人們對藍綠鬥爭的厭惡、許多公民自詡「就事論事,超越意識形態」,還有不少人心中投射公僕以宵衣旰食理想樣貌的想像,每天早上七點半準時嗡嗡嗡的柯文哲正是符合。

不要幻想也別低估,柯軍隙縫就見光線

總言之,柯文哲就頭腦、手段,乃至身邊策士和後決優勢都勝過韓國瑜,柯文哲崛起雖也時勢但能坐大運氣成分遠小於韓,更且如上不斷重述,柯軍所擁支持者與綠營連結性高,他們是一群理性和程度高於韓粉、但政治忠誠度也略顯瘋狂的族群,綠營操盤絕對絕對不能迴避。

稍稍注意網路風向者即可知,具柯營官方色彩臉書粉專至少有二、屬性分別藍綠,而且版主受命市府還能各自節制粉專粉絲不互相攻擊並配合動員。這在台灣政治史與政治科學研究都是令人興味例子,而我以為取勝柯文哲秘辛也就身藏這樣態勢其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