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台灣史》(六):從驅逐外國資本到壟斷資本,日治時期米糖經濟與貿易活動發展

《典藏台灣史》(六):從驅逐外國資本到壟斷資本,日治時期米糖經濟與貿易活動發展
Photo Credit: 玉山社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此可知,台灣產業資本完全受到日本資本勢力之壟斷,這種「地方性」的獨佔,也進一步鞏固各企業在日本帝國中的壟斷地位。

文:何義麟

米糖經濟與貿易活動發展

如前所述,日治初期除了進行土地、人口與各種資源的大調查之外,同時也展開鐵路、公路、港口、郵電網絡等基礎建設與投資,這些都是台灣資本主義化的基礎事業。接著,日本資本家在台灣總督府的協助下,驅逐外國資本,並逐步從商業資本、產業資本,進一步發展到壟斷資本的金融資本階段。而其中米糖經濟的發展,更是値得我們注意。因為,台灣糖業的發展過程,就是獨佔壟斷資本形成的最佳例子。此外,台灣對外貿易的擴展,也改變了台灣的經濟活動樣貌,特別是各種農產品的輸出,相當令人矚目。其中,糧食作物的稻米變成經濟作物,成為輸日的重要商品,也是一項値得注意的發展。

壹、糖業獨佔壟斷的成立

殖民母國在尙未資本主義化的殖民地,首先會促使其生產商品化,進而發展資本家企業。然而,要讓何種產物商品化呢?這不是殖民地內部可以決定的,而是取決於母國市場與母國資本的要求。因此,殖民地主要商品大多是輸出型商品,特別是輸往母國的消費商品,這類輸出商品大多採用單一耕作(Monoculture)的模式。然而,單一作物化之後,由於經常受到價格波動與資本家剝削之影響,結果往往讓殖民地人民更加貧困。以台灣為例,其主要的產業為砂糖,雖非單一耕作,但也佔了大約一半。

1898年上任的兒玉源太郎總督與後藤新平民政長官,開始規劃振興資本主義經濟之發展,首先是由政府推動設立新式製糖會社。台灣製糖株式會社股份的募集,官方出力甚多,而且每年還給予補助金。自1902-1928年6月底,新式製糖會社已由台灣製糖會社一家成長為11家,總資本額與產能也大幅度提高。在資本累積與企業膨脹的過程中,逐漸形成幾家有力的製糖會社,如果從資本與資金系統來看,主要會社為:三井系(台灣、沙轆製糖)、三菱系(明治、鹽水港製糖)、藤山系(大日本、新高製糖),這三大系統約佔製糖業3/4的產量。甚至也可以說,台灣全部會社資本的半數、耕地面積的一半、所有的農家戶數,都在這三大資本家的糖業壟斷控制之下。

1926年,台灣糖業中新式製糖會社的資本為2億6001萬日圓,約佔全台株式會社(股份公司)資本額的一半。全台種植甘蔗的耕地總面積達13萬甲,蔗農戶數約為12萬戶,佔農家總戶數的30%,如過再加上三年輪一次種植甘蔗的耕地,所佔的農家戶數比例更高。1926年台灣出口到國外和日本的產品總値約2億5000萬日圓,其中砂糖佔了1億日圓,出口砂糖中約有九成八的產量是來自新式製糖會社,由此可知其壟斷地位之穩固。

斗六糖廠創始於1909_年,次年由日人收買並改組為「斗六製糖株式會社」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斗六糖廠創始於1909年,次年由日人收買並改組為「斗六製糖株式會社」,1914年合併於東洋製糖株式會社改為「東洋製糖株式會社斗六製糖所」

此外,1910年10月製糖業之卡特爾(Kartell)組織的「台灣糖業聯合會」正式成立。卡特爾是指為了達成市場壟斷而建立的一種機制,亦即透過內部成員的協議,共同控制價格或產量,或者是協議劃分市場範圍等。糖業聯合會就是典型的卡特爾組織,該會控制了販賣價格與原料生產,對外壟斷市場,而後內部逐漸由有力會社主導,故其獨佔地位日益穩固。新式製糖業在擴張事業時,必須投入巨額資金,需要財力雄厚會社投入,如此資金供給者即可控制企業,這是企業集中的必然公式。實際上,三井、三菱等日本金融家確實控制了製糖會社,使其成為日本金融資本主義之一環,所以台灣資本主義化的發展,也達到了金融資本壟斷的階段。

企業集中的過程不僅只在同一生產階段擴張,同時也會向各生產階段發展,形成混合企業。以糖業為例,從甘蔗原料栽種開始,再到製糖、運輸、販賣、糖果生產等過程中,製糖資本投入不同階段事業之經營,逐漸成為複合企業之型態,控制糖業的各種生產階段。此外,對於財力雄厚的資本家而言,其投資項目也不限於糖業,甚至會往其他產業擴張。例如,三井物產除了經營製糖業之外,在茶、米、鴉片、樟腦、礦業等各種產業,也都佔有一席之地,掌握了這些產業從生產到貿易的壟斷地位。由此可知,台灣產業資本完全受到日本資本勢力之壟斷,這種「地方性」的獨佔,也進一步鞏固各企業在日本帝國中的壟斷地位。

日本統治前,台灣屬於前資本主義的經濟型態。直到1895年以後,近代銀行與近代公司、工廠才逐漸設立,使台灣走上資本主義化之路。例如,1902年成立的台灣製糖會社的橋仔頭工廠,可算是第一家近代化工廠。而後台灣資本家企業激增,如此急速的發展,其根源不外乎日本資本與政府的力量所賜。

台灣主要產物茶、樟腦、米、糖,以及新興的鳳梨、香蕉產業等,都是以供給日本或外國市場為主的出口商品。由於外部市場的存在,再加上前述各項基礎建設完成、金融機構成立,資本家企業化才得以達成,這就是台灣資本主義化之過程。獨佔壟斷是由大資本的力量達成,但不少情況是來自國家權力直接或間接的援助。資本與權力相結合,才能達成眞正的獨佔之目標。在殖民地台灣,官方權力與政策創造資本家獨佔壟斷情況特別顯著。

就台灣5大農產品來看,除了茶葉主要是銷往外國之外;砂糖與香蕉主要是輸向日本,其增加率最大;而台灣人經常食用的米與甘薯,其產量增加的速度也相當驚人,主要也是輸往日本。然而,進一步分析後可以發現,米與甘薯的出口量超過增產之數量。由此可知,台灣農民並非先滿足自己的消費後,再將剩餘輸出,而是將自己生產價格較高的蓬萊米賣到日本,然後再買外來或本地生產的在來米甚是甘藷來補充,藉以滿足島內的糧食需求。

貳、驅逐外國資本勢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