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台灣史》(七):1945年日本投降後,蔣介石如何認知台灣歸屬問題?

《典藏台灣史》(七):1945年日本投降後,蔣介石如何認知台灣歸屬問題?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願意投降後,梅津美治郎在停泊於東京灣的密蘇里號戰艦上簽屬《降伏文書》,自此正式宣告日本願意無條件投降|Photo Credit: U.S. National Archives@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的相關文書,則並不主張台灣就此歸屬中華民國,甚至蔣介石在1949年1月都曾經明白指示台灣省主席陳誠,對此必須有所體認。

文:薛化元

舊金山和約、台北和約與台灣歸屬

壹、1945年之前同盟國的台灣處置主張

在二次大戰期間,盟軍曾經發表兩次有關台灣地位的重要宣言,包括1943年12月1日發表的「開羅宣言」及1945年7月26日由美國總統杜魯門、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與大英聯合王國首相邱吉爾具名發表的「波茨坦宣言」,二者都是體制內歷史教學說明戰後台灣地位歸屬問題的「標準答案」,也是中華民國統治台灣正當性論述的基礎。

就其實而言,所謂的「開羅宣言」,是類似一般「聲明」(statement)的性質,檔案的標題也有「新聞公報」(press communique)的字眼。而「波茨坦宣言」則在標題中明示其「公吿」(proclamation)的意涵,二者都不具備條約的性質。近年來,國內質疑「開羅宣言」效力的聲音日漸提高,其並沒有由美國、英國、中國「領袖」簽署的問題也日漸受到各方矚目。

而馬英九曾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表示:「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吿」和「日本降書」(「降伏文書」更表明接受「波茨坦公吿(宣言)」)收入美、日政府出版的條約彙編,「日本降書」更收入聯合國出版的《聯合國條約集》,證明三項文件均具國際法效力。

但是,收入條約彙編或條約集就一定具有國際法上條約的效力嗎?以美國為例,正式的國際條約固然必須有有權者簽署,而且事後還必須經過國會審查通過。(「中華民國憲法」中也有類似的規定)在歷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凡爾賽和約」,威爾遜總統雖然在台灣歷史課本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和會重要主導者,但是由於國會沒有批准,美國不是「凡爾賽和約」的簽約國也一直是台灣中學歷史考題的標準答案。

就此而言,「開羅宣言」沒有簽署當然是一個重要的歷史事實,然而更重要的是,其中沒有當事國日本的參與,以美國為例,縱使當時眞有簽署,沒有國會批准,也不具正式條約的效力。至於「波茨坦宣言」雖然有簽署(邱吉爾與蔣介石當時都在自己的國內,不在波茨坦,而是同意杜魯門代為署名),就美國而言,一樣沒有經過國會批准,不具條約的要件。

類似「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不具條約效力的宣言,基本上便不能提供戰後台灣、澎湖地位歸屬的國際法效力。

雖然如此,由於在開羅會議中取得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支持,在日本投降以後可以取得台灣及澎湖,國民政府便以戰後將接收台灣為由,於次年4月17日,在中央設計局內設立由陳儀擔任主任委員的台灣調查委員會,進行接收台灣的準備工作,這也是國民政府對台政策轉趨積極的重要開端。

問題是,當時作為中華民國元首的蔣介石,對於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他派陳儀接收以後,台灣歸屬問題的認知又是什麼?此一問題,我們將在下一節中討論。

貳、舊金山和約及國際情勢的變化

日治時期很多台灣人還有一個想像的祖國,一種想像的漢族血緣式的民族主義。因而在二次大戰結束,除了廖文奎(廖文毅兄)等少數人明白表示陳儀奉派接收台灣只是戰勝國的接收而不是台灣主權的轉移外,基本都在期待「祖國」接收。但是國際的相關文書,則並不主張台灣就此歸屬中華民國,甚至蔣介石在1949年1月都曾經明白指示台灣省主席陳誠,對此必須有所體認。

一、日本宣布投降與陳儀接收台灣

就台灣而言,陳儀接收台灣的依據,最原始的依據是聯合國(聯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接受日本投降之後,發布的第一號命令。過去所謂日本在南京向中國投降,實際上則是日本在中國戰區的投降。就降書的內容來看,1945年9月9日,日本帝國由岡村寧次大將向聯合國中國戰區統帥蔣介石委員長的代表何應欽投降。

在降書中明白指出,此一投降行動係根據聯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第一號命令,展現了根據降書所進行的接收,具有濃厚的軍事行動色彩。而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派員接收中國的日本佔領區(但不含東三省)、台灣及北緯16度以北的越南,並不意味著即因此擁有台灣及北緯16度以北的越南主權,此點與蘇聯接收中國東北的性質相似。

至於1945年10月25日,中國戰區台灣受降典禮在台北市中山堂擧行,在現實上,台灣從此歸中華民國國內法統治,卻未必意味著中華民國從此擁有台灣主權。

二、所謂國籍回復與蔣介石對台灣地位的認知

1946年1月20日,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根據1月12日行政院的命令,公吿台灣省省民自1945年10月25日以後回復中國國籍。國民政府進行此一國籍的宣吿之後,國際上便引起英國、美國等國的反對。英國更直接指出,台灣的主權還沒有根據條約做正式移轉,反對國民政府此一措施。時任外交部長的王世杰更為此與台籍民意代表黃國書有書信討論,而蔣介石也有所認識。

1949年1月陳誠就任台灣省主席,對外宣稱,「台灣是剿共最後的堡壘與民族復興之基地」。蔣介石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連續發電報指示陳誠治台的方針,特別批評前述陳誠的說法是不對的,因為「台灣在對日和約未成立前,不過是我國一託管地帶性質」,要求陳誠改正,陳誠並將蔣介石的指示記入日記。

三、杜魯門「台灣海峽中立化宣言」

1950年美國對台灣的政策也有相當劇烈的改變,繼國務院於1949年8月發表了「對華政策白皮書」後,1950年1月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進一步表明對中國內戰發展的「袖手旁觀」(hand-off)政策。韓戰爆發,他於6月27日下令美軍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遏止中共政權對台灣的任何攻擊,並且要求中華民國政府不要攻擊中國大陸,使台灣海峽中立化。為了建立其軍事介入的正當性,他以國際法為依據,明白「台灣將來的地位,必須等到太平洋的安全回復,及對日本的和平條約成立之後,或者聯合國有所決定之後,才能確定」。